用户登录

中国作家协会主办

《噗噜噗噜蜜》:理想主义者的童话表达

来源:中华读书报 | 李利芳  2018年07月11日09:37

安武林对儿童文学多种文体的驾驭都很自如。他在童话、少年小说、童诗、散文等多个领域均卓有建树。但毫无疑问首先而且主要是“童话”成就他成为了一名儿童文学作家,童话赋予了他对儿童文学最本质纯粹的理解与表达。

安武林有一篇童话叫《童话饼》,他曾在这篇作品中说,童话饼是用白花的花粉和花瓣上的露珠做成的,吃了它会使人们保持心地善良的品格。这个比喻把童话的质地具象化了。安武林有大量优秀的童话,其中不乏《老蜘蛛的一百张床》这样的经典之作。新作长篇童话《噗噜噗噜蜜》再一次演绎了安武林自然而本真的童话艺术能力。

这个作品中有三个主要人物,熊宝宝、汪汪狗和老巫婆。熊宝宝和汪汪狗是一对好朋友。可是某一天他们遇到了老巫婆,这是一个脾气古怪、法力无边、又想收个徒弟的怪婆婆。她给熊宝宝和汪汪狗的生活制造了很多混乱,不过两个好朋友始终能够经受得住考验,最终他们“合体”成为了怪婆婆的徒弟,共同以“噗噜噗噜蜜”的口诀实现了快乐的飞翔。这个童话的面貌一如安武林此前的作品,写得干净利落,人物与故事都信手拈来,浑然天成,不着刻意经营的痕迹。从语言到叙事,都浸润着童话文体固有的温馨、奇趣,以及安武林作为男性作家的幽默、通透与爽朗。

童话的本质是从平凡的日常生活中发现奇迹,创造惊喜。童话精神是一种“肯定性”的生命态度,它不甘平庸,努力从大地内部生长能量。所以童话的入口处往往看似很平常,多见生活化场景,但往里走,事件与意蕴却内呈“奇崛”气象,是一个逐步为生活注入“力量”与呈现生活“奇观”的过程。于是,童话的“创造性”大概主要就在于它的“理想性”,它是一种典型的对世界持有“理想主义”精神的文学文体。而“理想性”,我以为大概又是“儿童文学”的灵魂。

经常性、持续性地对生活持有“理想性”的关怀,实非易事,这就是我们对童话作家致敬的终极理由。从安武林长期对童话的坚守来看,他的童话情结与理想主义精神实属难能可贵。因为从当前原创儿童文学事业整体繁荣发展的背景看,童话文体的重振发展恰又成了一个艰巨的时代课题。

《噗噜噗噜蜜》是从生活细微处切入的。故事从熊宝宝与汪汪狗的日常见面开始,有一个细节值得注意,熊宝宝是戴着爸爸为他用榛子穿成的项链去找汪汪狗的。熊爸爸在穿这个项链时,对熊宝宝说:“嘿,宝贝,你瞧,整个森林都穿在一起了,想想看,把森林挂在脖子上的感觉,是不是很奇妙?”一个榛子项链将熊爸爸最朴素真诚的生活态度完整地呈现了出来。生命的乐趣就在于我们在这个世界中。从榛子到森林,熊爸爸在不经意间传递给孩子的是最深奥最明亮的生活哲学。

儿童人格的成长取决于他的环境,成人形象始终是儿童文学作家在作品中渗入其价值理念的逻辑前提。熊爸爸在作品中着墨非常少,但他的存在至为关键。儿童文学是成人与儿童对话的文学,是成人与儿童两个主体共在的文学,安武林对此一直非常自觉,他作品中的成人形象一直很耐琢磨与品味,《噗噜噗噜蜜》的成人形象处理更显智慧。老巫婆是这部作品中另一个关键的成人形象,她的性格魅力突出表现在其“表象”与“内涵”的距离,以及由此造成的审美张力上。老巫婆是一个很容易让孩子“惧怕”但又颇具吸引力的人物,于是这个过程中,有趣的故事便源源不断发生了。最重要的是,经由这个过程,最终老巫婆“蜕变”出她的“真相”,其实她并不是坏婆婆,她所有的“怪”都源自于一个善良而珍贵的愿望,她想让熊宝宝学会魔法,但更要让他明白:“要想学会魔法,离不开你最关心、最在乎的人——你的好朋友的帮助……真正的友谊,就是真正的魔法。”

熊宝宝、汪汪狗与老巫婆的交往过程是曲折的,但富有深刻的意味。孩子在阅读中会潜移默化接受一种影响,我们对世界的掌握需要透过现象去了然本质。表象与内涵往往会有很大的距离。老巫婆是一个引领孩子成长的大人。孩子们通常会反感大人的说教,不去认同大人表象上所呈现的类似老巫婆的怪异,但经历了成长的过程后,最终往往又可以理解同情大人的良苦用心。

这部童话的主旨是关于友谊的。安武林在众多童话与小说中都力图弘扬这个主题。这是因为他深深意识到,孩子的社会化其实就是与环境、与他者建立关系的过程,一份纯净、牢固、透明的友谊对他们有效融入社会至关重要。在这部童话中,安武林将珍贵的友谊幻化为一个魔法口诀——“噗噜噗噜蜜”,发音随性简单,充满童趣天真,寓意在“提纯”“精华”“甜蜜”等有关于“童话”内核的质素,与其“童话饼”的思路一脉相承,显示出一个理想主义者对儿童文学最自然真切的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