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录

中国作家协会主办

初夏的味道

来源:人民日报 | 彭国华  2018年07月09日07:37

北国之春是绚烂而仓促的:迟来的一场春雪中,桃李枝头的花团锦簇就已零落成泥;在接下来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内,樱花、丁香花、海棠花、槐花、牡丹、芍药、紫藤花……那么多值得人流连和吟咏的花儿迫不及待地扎堆儿怒放,又毫不留情地扎堆儿凋零。面对满地残红,人们也只有平添几分叹息和惆怅。

伤春的情绪尚未平复,不经意间,空气中已经充满了初夏的味道。

初夏的味道是什么?在流水线一般的生活节奏中,它只在人们分神的一刹那触动一下人们的心扉,随即就淹没在浮躁的洪流中了。是的,在物欲喧嚣躁动的时候,有谁会去留意和体会时令的意味呢?或许只有当心真正沉静下来,真正开始感知身周万物的时候,时令的意味才会缓缓地浸润到人们的身心之中,甚至与人们融为一体。宋儒程颢有言:万物静观皆自得,四时佳兴与人同。这的确是深谙其中三昧的切身之语。若真如此,就让我们追寻身心的感受,来体验一下初夏的味道吧!

初夏是绿叶的季节。残红尚未褪尽的枝头,绿叶已接替了主角的位置,在尽情展示着生命的风采。高大挺拔的白杨、婀娜多姿的垂柳、低矮茁壮的冬青……一丛丛、一簇簇绿叶在竞相伸展,如盖、如云、如缕、如毯,如火如荼。初夏时节的绿叶,已褪却春天初生发时的青涩与稚嫩,显得舒展和挺括。那种闪烁着油亮光泽和蓬勃生机的翠绿,是初夏绿叶特有的风采。徜徉在这种绿意中,怎不让人感受到生命的强劲脉动,怎不让人身心为之振作奋发呢?

初夏时节的北国,在正午时分的阳光下行走,已经有了几分炙热的感觉。而在清晨和薄暮,气温却非常适宜。此时漫步于林阴道上,是最惬意不过的一件事了。刚刚褪下长袖的春装,袒露在阳光和空气的每一寸肌肤、每一个毛孔都是那么敏感。一阵风儿拂过,微微有些凉意,却让人感到分外清爽,如沐浴于清凉的泉水中。古人喜欢用的“清风”一词,用来描述此时的感觉,真可谓曲尽其妙。随风而至的,还有那大自然特有的气息。仔细分辨一下,其中有叶的甘冽、草的浸润、花的馥郁……气息是如此丰富多样,却毫无违和之感。它们伴随着初夏高远的蓝天和微凉的空气,一阵阵清冽冽地渗透到人的心脾中去,让人心旷神怡。陶渊明曾有“山气日夕佳”的诗句。他所谓的“山气”,莫非就是这种清冽而甘醇的气息?

也许是受了绿叶和清风的感染,那林间的鸟儿,也变得格外欢快起来。一声声啼啭,或清脆,或浑厚,或婉转,或悠扬,如一串串跳跃的音符,流动在初夏时节清凉而通透的空气中。“别院深深夏簟清,石榴开遍透帘明。树阴满地日当午,梦觉流莺时一声。”宋人苏舜钦的这首诗,描写的是仲夏的意味。在初夏时节,人们固然不能体味榴花照眼的明丽,但感受这沁人心脾的清凉,却也无需通过深深的别院、光滑的簟席和满地的浓荫,乃是一件触手可及的事了。

这样来说,如果要用一个词来描述初夏的味道,我会选择“清凉”。在我看来,由清凉而得自在,这就是初夏时节对我们的馈赠。不过,初夏的味道是丰厚和个性化的,不仅存在地域和时间差异,而且人言人殊、见仁见智。就像故都的秋一样,在郁达夫的笔下是清静悲凉的,在老舍先生的笔下却色香味俱全。也许正因为如此,它才值得反复体味和感受吧!

与春天一样,北国的初夏也是短暂的,如露亦如电。杜宇声声尚在耳边萦回,那灼目的骄阳和扑面的热浪,已在宣告着盛夏的登场了。纵浪于大化中的游子们,且莫再为“不知春去几多时”而伤感,也莫对于“赤日炎炎似火烧”而心生恐惧,就沉入这初夏时节,尽享这生命的清凉自在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