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录

中国作家协会主办

一个美国资深图书经纪人的童书市场观察 

来源: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微信公众号) |   2018年06月29日12:26

好的童书能够改变孩子的一生。这也是为什么童书写作和出版拥有巨大的吸引力的原因。

多少女孩子读了《小鲁的池塘》而感动落泪,渴望拥有那样的友谊;多少男孩子翻烂了《哈利·波特》,因为读中文版不够过瘾,还要翻着词典去读英文版。《精灵鼠小弟》《夏洛特的网》《窗边的小豆豆》……

这些好的童书陪伴着一代又一代的孩子,帮助孩子认识友谊,了解生活,不断“雕刻”着孩子们的模样。

本文选摘自《童书写作指南》,作者是美国资深图书经纪人玛丽•科尔,她在书中分享了她在童书写作方面的专业知识。

孩子们的阅读习惯是怎样的?

如饥似渴,不眠不休。孩子们会在一个晚上狼吞虎咽下一整本书。他们是打着手电筒,钻进被窝,也要一口气读完的那一类读者。

群体阅读,口口相传。他们会把一本书传阅给周围所有的朋友。这对于市场来说,是股强大的力量。正如安德烈亚·布朗团队所发现的,杰伊·艾夏所著的《汉娜的遗言》发行整整一年,才登上《纽约时报》畅销书榜,所依靠的便是一点一滴积累起的良好口碑,以及它的铁杆追随者。

社会交往,不逊同伴。对于孩子来说,有着不逊于同伴的想象力非常重要。孩子们想要和其他伙伴们一样,天马行空,想象力丰富。所以,他们会凑在一起读故事,讨论书中的人物和内容。

珍藏故事,建立联系。孩子们读故事,是为了寻求与书中人物的伙伴关系与情感联系。他们渴望与书中人物建立起长久的情感纽带,随时在故事中穿梭(系列故事可以使这种关系更为强烈)。

美国童书市场面面观

今天,我们所熟知的商业儿童读物,是美国出版界在20世纪50年代的一大创新,主要归功于哈珀 & 罗,也就是现在的哈珀柯林斯出版集团的编辑厄休拉·诺德斯特隆。

诺德斯特隆慧眼识珠,出版了现在被人们称之为童书经典的《精灵鼠小弟》《逃家小兔》《夏洛特的网》《晚安,月亮》《人行道的尽头》《野兽国》《哈罗德和他的紫色蜡笔》等众多作品。

当提到她的编辑工作还有她的小读者们时,诺德斯特隆喜欢说的是:出版“给坏孩子看的好书”。她这样说并不是对读者有所怠慢或心存轻蔑,事实恰恰相反。

在那个时代,很多儿童读物表现出一副盛气凌人的说教姿态,目的是得到成人世界的认可,而并非带给小读者们共鸣。诺德斯特隆看到的是浩如烟海的道德故事——这些故事太过心惊胆战,惧怕忠于现实生活(因为,现实生活的翻版可能会引起争议)。

因此,她着手改变这一现状。她坚信,相较于成人对他们的认可,儿童有着比成年人认为的更宽广的想象力,以及对这个世界更多的洞察与理解。

诺德斯特隆曾经这样写道:书写现实世界的作者,必须深入挖掘,讲出真实。

现今,大多数成功的童书作者都清楚:儿童或青少年与成人的唯一区别是前者缺乏生活经历,但这不是我们应该责备孩子们的理由。

青春期是一个情境的问题,当孩子还不太真的懂得成人的世界时,却做起了成人的样子。写写这样的经历,这没什么问题。实际上,这正是我们在此讨论的原因。

诺德斯特隆专注于为年轻的读者打造好作品,从连环画到一些儿童小说。而青少年读物市场,如今才出现,并不是她当时能够预测到的。

在20世纪60、70、及80年代,甚至90年代,书店的青少年区域仍旧是一个与众不同、非同凡响的地方。这里,有一些既受大众欢迎、而又直言坦率的故事,例如,《去问爱丽丝》,以及朱迪·布鲁姆的作品。

但是,在那个年代,大部分人脑海中的儿童读物,还是大众市场中的连载故事,诸如《甜蜜高谷》《保姆俱乐部》,或者克里斯托弗·派克那些粗制滥造的恐怖小说。这些都未能历经时间的淘沥。

然后,来了一个前额上有一条闪电状疤痕的魔法师:他就是哈利·波特,“那个活下来的男孩”。在J.K.罗琳的《哈利·波特与魔法石》1998年上架并崭露头角前,儿童读物一直是学校和图书馆的宠儿,而非图书市场上的一支劲旅(一般意义上的零售业)。

哈利·波特系列向世界以及出版业大亨展示了:童书也可以成为重磅炸弹,大规模占领市场,跨越原有读者群(阅读童书不再只是儿童的“特权”!),并带来十分可观的经济效益。

根据图书市场咨询公司Codex Group在《纽约时报》上的报道,47%年龄在18~24岁的读者阅读青少年读物,大约25%的年龄在25~44岁之间的读者也在关注和探索这一市场。

儿童文学凭借哈利·波特系列电影,迅速占领好莱坞高地。在童书市场荷枪实弹,为迎接另一轮冲击波做准备的时候,碰巧爱德华·卡伦来袭。斯蒂芬妮·梅尔的《暮光之城》是可以和哈利·波特系列相比肩的青少年架上图书,掀起了一股狂热的超自然恋爱创作风潮,时至今日,仍然暗潮涌动。反乌托邦小说也因苏珊·柯林斯《饥饿游戏》的大热而生机勃勃。

大片思维与童书创作

由这种现象影响诸多。首先,在当今儿童和青少年两大图书市场上,最热销的类别都是奇幻文学系列小说。童书登上新闻媒体,走近戏院剧场,让书店曾黯淡荒芜的角落重焕光彩,引得家长和孩子们驻足流连。

大片思维在好莱坞盛行,之后又漫际于成人小说、非虚构文学,最后终于蔓延到到童书出版。

现在我们已经看到,童书具有市场价值,能够创造经济效益,所以,出版社和图书代理都期待着作者们具有这种大片思维,使其图书向畅销书榜进军。

童书作者们务必要留意这种发展变化。童书会继续依靠学校与图书馆这样的内置式市场,继续平稳发展。而且,儿童是童书市场中唯一被要求阅读这些书籍的读者群体。

最后,童书的受众如源头活水,不断更新。每年,大量新生代小读者涌入书店,挑选适合自己年龄的书目类别。并且,如果你足够幸运,能够出版系列作品,那么其中每一部连载的上市,都会伴随着日益攀升的广泛读者群。

诚然,童书出版市场并不能确保人人皆胜券在握、万无一失。读者和出版商期待风靡全球的作品问世,创意无限、冲上云霄的高概念,以及易于改编、搬上荧幕,后劲强劲、长线发展的系列产品。这些已然决定了你能否进入市场、形成自己的故事创意想法。

并不是每部小说都能如《饥饿游戏》一样,但是,毋庸置疑,具有一定商业倾斜度的小说,在今天的图书市场更被人们所期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