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录

中国作家协会主办

《天堂向左》:人心之大与人性之小

来源:《小说月报》 | 尹学芸  2018年05月31日09:00

这篇小说起名《天堂向左》,讲的是有关诚信和背叛的故事。这应该是人类永恒的主题,可以说,这样的故事在人生的舞台上反复上演,永远都不会谢幕。我们稍稍留意,在生活中随时都能捕捉到。

人生的许多事故属于“意外”。而意外是个中性词,对小说中的“我”足够温柔,而对主人公朱千叶来说则是把锋利的刀,切断了她对美好生活的所有向往。我们熟悉生活中的朱千叶们,她们热情、善良,有着飞蛾扑火般的孤注一掷。当然也狡黠、任性,很多时候,世界在她们面前没有屏障。只不过,那不是恒定而久远的,就像月亮盈亏,天气晴雨,亦像生命一样无常。有人得到了想得到的,有人失去了不想失去的。当一个人变得贫病交加,是些什么元素植入生活,构成了命运属相,这就是值得探讨的事。

荣格说性格决定命运。那又是什么决定性格?

有些人令人难忘,一定是在某些方面有所作为的。比如,几年前有位朋友领来了她的朋友在我办公室小坐,通共没坐十分钟,但我一直忘不了她。微胖,难说漂亮好看。但神情中有种东西别人没有。朋友介绍说,她为姐妹们争取权益领导罢工,那真是一呼百应啊。然后呢?我当然关心然后。朋友说,然后大家都复工了,厂方把她开除了。而且她上了黑名单,各家工厂都不再聘用她。这样的情节好熟悉,过去经常在电影里看到,没想到生活中也有。而眼下的她,应该是种跌落的情态,眉宇间有种东西难以释怀。

我们能说什么呢?

人性是个复杂的东西,条分缕析的时候可能看得很清楚。但很多时候,就不像结晶体那样透明,更别说有许多微妙不能对人言之处。千叶有千叶的微妙,老聂有老聂的微妙,主任有主任的微妙。三种微妙呈阶梯状,千叶无疑是在下风,如果说安全有隐患,这是否是原因之一呢?

就是在小说里,也用了犹抱琵琶这个法术。很多事情说不清,很多事情不需要说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