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录

中国作家协会主办

百川汇海·作家大讲堂 第五期|柳建伟:从文学到影视

来源:中国作家网 |   2018年03月28日18:01

主持人杜杜:

乘着十九大的东风我们迎来今天第五期作家大讲堂,我是今天的主持人杜东彦,今天我们作家大讲堂邀请到的主讲嘉宾是,来自八一电影制片厂的副厂长,同时他也是著名的作家和影视作品的剧作家,他的作品用不计其数来形容也不为过,因为我想相信大家在座,如果经常看央视的军旅作品的电视连续剧的话,不会对柳建伟这个名字感到陌生。

柳建伟短片简介:

河南南阳人。中共党员。1979年入伍,先后毕业于解放军信息工程大学、解放军艺术学院、北京师范大学、鲁迅文学院,获工学学士、文学硕士学位。曾任解放军成都军区某部助理工程师、文化干事,成都军区政治部文艺创作室创作员,八一电影制片厂文学部编剧、副主任、主任。现任八一电影制片厂副厂长。中国作协第六届全委会委员、第七、八届主席团委员。1985年开始发表作品。1995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著有小说《北方城郭》《突出重围》《英雄时代》《石破天惊》《寂寞英雄》《百日危机》《苍茫冬日》《上校的婚姻》《一个老兵的黄昏情绪》,评论集《永垂不朽的声音》,报告文学《红太阳白太阳》《日出东方》《纵横天下》《血祭太阳旗》,电影剧作选《七兄弟》《天堂的桥》等各类体裁作品800多万字。担任电影《惊涛骇浪》《惊天动地》、《飞天》、《兰辉》、《守望天山》、《天河》、《生命处方》,电视剧《突出重围》、《英雄时代》、《石破天惊》、《爱在战火纷飞时》、《桐柏英雄》、《开国》等多部影视剧作编剧。作品曾获第六届茅盾文学奖、第六届夏衍电影文学奖一等奖、首届冯牧文学奖、第九届庄重文文学奖、中国人民解放军文艺奖、中宣部“五个一工程”奖图书奖、中国影协杯优秀剧本奖、人民文学奖优秀作品奖、四川省文学奖、俄罗斯国际军事电影节最佳剧本奖。以编剧身份参与创作的影视作品曾获中宣部“五个一工程”奖、世界知识产权组织版权金奖、金鸡奖、华表奖、百花奖、飞天奖、金鹰奖。

柳建伟:

各位朋友,大家下午好,我首先觉得我们这个大讲堂,能够吸引这么多的人来参加,我觉得这就是文学它的意义和价值所在。所以我说,在这里面不管是你现在是中小学学生,或者你现在在各个不同的工作岗位在这个工作,或者说你在做着作家梦,文学它始终是一个每一个人都需要从中汲取力量,要把它当成源泉来对待的一门学问。我觉得更主要的是做人的基本的素养,所以在这里我就说,给我们今天来听的年轻的朋友们推荐几本对读文学作品有帮助的书;还有一个对于鉴赏文学作品有帮助的书;还有一个我当年初学写作的时候,对我帮助很大的几本书。有一个现在从人民文学杂志社退休多年的,可能他现在应该有80多岁的叫崔道怡的先生,他原来有一个叫《创作技巧谈》,一个很薄的小册子,前年他又给它扩写了,可能有20万字的,就是崔道怡的。你们可以上网查一下,这个书非常有实战的这样一种意义,而且读完之后你就会觉得好。我认为对这种比如说初中和高中生,中考或者高考都会有价值,崔道怡这样一个《创作技巧谈》。还有一个差不多多年前,教育家也是作家叶圣陶先生和夏丏尊,他们俩个合写的一本叫《文心》,这个比较难找一点,我看到我们海淀也有图书馆,不知道里面有没有,这个书也值得看一看。还有前苏联的一个作家叫巴乌斯托夫斯基,写的一个关于文学和人生的,还有创作的,就是怎么样创作的,书名叫《金蔷薇》,所以我先给大家分享一点关于文学的心得。

今天我要给大家交流的是从文学到影视。现在,比如我们说有几种说法,叫影视算是第七、第八种艺术,文学也算一种。在这样一种情况下,比如说我可以在这给大家分享,最早的时候,为什么大家都是各个国家的都是诗歌,比较早的产生,诗歌产生是因为当时劳动比较累,完了之后就是要喊号子,从劳动的号子慢慢地演变成诗歌。文学最早是要记我们远祖故事的,在这样一个情况下,现在就是说写远祖的故事的就是史诗,史诗比较有名的像古希腊的,《荷马诗史》里头有《奥德赛》、《伊利亚特》,《荷马诗史》里头有《奥德赛》、《伊利亚特》,这两个在西方比较有名。我们中国是个多民族国家,像西藏的也有诗史《格萨尔王传》,有蒙古族的诗史《江格尔》,还有我们的壮族等等的诗史。这是诗史我给大家说我的心得体会,它是写我们人类远祖故事的。接着就出现了戏剧,戏剧是写我们近祖,近代的传说中人的故事的,这个里边你去看看像莎士比亚的作品你就知道,像古希腊时期有三大悲剧家,我们中国的戏剧生发的比较晚。我们现在一般一说就是,唐诗宋词元曲,到了元朝之后,我们关汉卿、王实甫他们弄起来的。

我的意思就是说,小说是人类在有诗史和戏剧之后,然后觉得我们自己的生活也很精彩,所以说又创造了这样一个文学体裁,就是小说。小说有长的短的之分,在这样一个情况下,人类慢慢慢慢发展,发展到了年,人类就发明了电影,那么发明了电影之后呢?电影在过去的一百多年,它这样的一种用影像来讲故事的方式,又被运用到了电视里面,所以现在又变成了一个电视剧的这个方式传播,所以现在为啥这么梳理,也就是电影和电视剧,现在是随着人类发展的这个进程,然后人逐步地对于原有的这样一种传播方式、记录方式、讲述方式,有一些不满足,再加上技术创新。然后你比如说胶片的这种发明,比如说这样一种可以拷贝,现在有拷贝之说,就是电影之后,是一个外来语,所以就是有这些技术支撑,再加上人类的需求,然后有了这个影视。现在电影在全世界的话是不成问题,但是对于中国来讲的话,现在电影在人们的感觉当中,已经基本上认为它是一门比较高级的一种艺术了。当然现在对于中国人在这个普遍的认识当中,对于电视剧还有一些疑义,总觉得这个电视剧是快餐文化等等的,对于它用的好词不多,但我觉得这个里面是种误读。所以我刚才讲,就现在电影,电视剧,也是成为我们当代,我们地球上的人最不可或缺的这样一种文化消费的。这样一种手段或者给你提供的方式,可以说没有任何人,能够逃出文学和现在我就说在加上电影电视剧的影响。在这样一个情况下,我觉得在这个里面,为什么我说我把文学和影视放在一起来讲,诗史是一种大型文学体裁,多幕的话剧和戏剧也是一门大型的文学体裁,这是两种。还有长篇小说也算一种大型文学体裁,接着我就要给大家说,实际上电影文学剧本也是一门大型文学体裁,电视剧剧本也是一门大型文学体裁。所以说在这样一种情况下,我刚才说文学包括影视,对于我们每个人的生活意义和价值是很大的。它对你的影响,有的时候是逃脱不了的,就是你不去创作文学作品,你就不去写影视剧本,或者说是你去从事影视的这个门类,你都应该对于文学和影视有一个基本的了解,有一个基本的鉴赏力。把这个培养出来,会使你的人生就更加精彩,确实你这个人生不仅仅是你自己,或者你这个家庭来设计的或者影响的,它与这个大事关联非常大。

我13岁那一年就上了高中,15岁多不到16岁,那时候是高中和初中都是两年制,所以我不到16岁就上了大学。上了大学之后,我的温饱等等没有问题了,但是在这个时候又赶一个上个世纪80年代,我们改革开放初期那样一个现在很多人,都开始怀念的一个美好的1980年代,在1980年代,在这个时候,你每个人可以在这样一个基本的生活无忧的情况下,可以考虑你去实现自我价值,所以我就选择了这个文学。那时候文学热,你要说征婚启示里面就要有一个爱好文学,像《非诚勿扰》里面要炫炫富,说我家有多少房产,有多少车等等,那时候叫炫文学。所以在那个时候我就跟着这样一个大形势,就开始了小说的写作的训练,所以在17岁那年要立志做一个作家。我们还有好多作家,他们都有个很会讲故事的姥姥或者说是奶奶等等的,我的姥姥和奶奶没有这方面天分。但是在这个里面就是说基础的东西,在民间的这些东西,还是对我有很大的影响,我是说我是在当年那样一个氛围当中,我觉得这个文学挺有意思的,所以开始往那做。做了之后,因为我原来第一个上大学是工科,学的是计算机专业,我读计算机的时候,正好读那一年就是现在微软公司创始人比尔盖茨,他也是学计算机专业,他从大学辍学和艾伦去办了现在的微软公司,所以在那个时候,我就改变了,来学这个,就是来这写作,实际上是放弃一个日后成为亿万富翁的这样一种可能性。

后来我就发现影视也很重要,我觉得我们要进入一个影视的时代,在这我就顺便给大家说一下,比如月号公映的一个电影叫《战狼2》,《战狼2》肯定在座的大部分都看过,贡献过票房,它现在是56.81亿人民币的票房。电视剧和长篇小说都不是让你一口气看完的东西,它都可以看看放下,以前没有指尖阅读的时候,电视剧跟小说还有一个区别,小说呢你可以早上起来,大方便的时候看个书,那时候电视剧只能在电视上放,然后你没办法在卫生间那边也放个这个玩意,所以我说这里面跟小说有所区别。但是在指尖阅读有了之后,现在长篇小说和长篇电视剧,从接受环节上没什么区别了,所以在那个时候,我就觉得应该学一学电视剧怎么写,所以我就在1996、1997年的时候也开始写。写长篇小说休息的时候,去学习写电视剧剧本,后来又学写了电影剧本,所以后来我就写了刚才说的我的第一个,这样一个电视连续剧叫《突出重围》,也是根据我的小说改编的。想让文学改变我原来一个工科学生的这样一个身份,就是从事的职业,我努力奋斗了十多年,然后没能够达成目的。后来之后我写了一部电视剧,我的身份终于有所改变,变成了一个专业作家。

就刚才说的,我从原来当过助理工程师等等,后来终于我大学毕业年后,我就变成了成都军区的专业作家,《惊涛骇浪》是我现在供职的单位的前任的厂长,那个时候他们就说1998年抗洪过去两三年了,我们一定要给他拍成电影,说是《突出重围》那小子,然后让他试一下,写一写剧本。我原来在文学部的前任主任就到成都跟我商量,商量之前他了给明振江厂长就讲,如果柳建伟他不写怎么办,明厂长就说你给他诱惑一下,重赏之下必有勇夫,说你把这个写成了就给你调到八一厂。他这个承诺,就迎合了我的一个伟大梦想,我们是中国梦,我个人的梦还有一个没实现就是来北京,所以我就靠了《惊涛骇浪》电影剧本,然后就实现我另外一个人生梦想,就是说我在我们中国的首都搞我的文化创造,就是这样的一个梦想。因为我看了像巴尔扎克,雨果,像陀思妥耶夫斯基等等,你就包括我们古代的伟大的曹雪芹,包括唐朝的李白,杜甫,你说哪一个没在他们当年的首都混过,肯定都是在那地方混过,所以他们的伟大一定是沾染了或者借助首都这样一种大的地气,所以说我就这样到了八一厂。一晃14年过去了,这14年多半是用在影视剧作方面的。

我觉得在这里面讲几点,你要写文学作品的话,我认为你首先要看看谁能做你的师傅,就是说要找大作家。你看看他,你这个里面不是说你每个人,你什么样的文学作品,什么风格样式,什么题材的你都能写,你看看你这个行不行,所以我说找老师非常关键。我到最后,给自己找了个老师,中国的我找了俩,一个是曹雪芹,一个是鲁迅,外国找了仨,一个就是刚才说的英国的莎士比亚,还有法国的巴尔扎克,前俄罗斯的陀思妥耶夫斯基,因为这个里面你要想找老师的这个过程,这个不是说你爸妈或者谁给你选一下,选这个老师,你必须要去广泛的阅读,所以我说在这个问题上你必须把人类到现在为止,大家都公认为的这些名著,文学名著你基本上都得涉猎,除非你看这个人的作品你怎么着也看不下去,打死你都看不下去,那是另个个案。我觉得就是你不太喜欢的,你也得硬着头皮把它看下去。所以我说不管你现在写到什么程度或者刚起步,文学我说是找老师,你自己选好老师是非常非常重要。

第二个我刚才说,影视是什么呢,影视你要找,你要看你适合哪种类型,你要看类型。我给大家说一下,像我们的电视剧,现在中国电视剧我认为是比外国的,包括美国的都要发达,因为它更丰富一些,就是我们电视剧有一些承载着,像好莱坞大片的那个作用。电视剧包括电影,这里面基本上有这么几类,你要看豆瓣网或者等等上面,或者外国舶来的,叫剧情的、警匪的等等的,我认为还不是这个类。我给大家交流一个这么个分类。我认为呢,你用《诗经》的方法来分。《诗经》里面分三部分,三个品种的诗组成的“风”、“雅”、“颂”。

我们先从“颂”讲起,“颂”就是说原来是什么呢,为了国家祭祀或者是什么大典,然后在里面唱的那种歌。在西方这个里面也有对应的一些东西,比如说教堂里面唱的赞美诗等等的,也都是这个路数。这个“颂”它也有它独立存在的价值。

“雅”也记录了我们生活主体生活的一部分,但是它有一些限制,“风”是各个地方的普通老百姓的。所以我说按《诗经》来算,我就说比如说影视,主题和你做的这个东西,这个大的你能不能把握,比如说我们党史,我们现在所谓的《雅》和《颂》这一部分,就是我们党史、国史、军史,还有我们中国的历史,这些你能不能做,你喜不喜欢,这是一种。“雅”是哪种呢?你比如像《闯关东》等等,有一些这种大的背景事件,像这些你喜不喜欢,能不能做,还有一些。

我说“风”相当于哪种呢,你比如说有一些个人化的电影,比如说还有一些小切口的等等的,像我们有一些导演,包括冯小刚,你比如说他说是拍个《唐山大地震》,按理说是挺大,但是他问题名挺大的,但它实际上还是一个“风”的作品。你比如说像管虎,弄的《老炮》,这里面你要看一下。

我说在座的各位,文学我刚才说了,你要找一个好老师或者几个,影视必须把自己看看归归类。第二文学和影视你怎么样选择,你的突破或者爆破,一个是你的起点,还有一个就是你的爆破点,到底在哪?你这几个问题解决好了,就非常的顺。我原来是学理工出身的,所以几年这样一个工科的学习,使我逻辑思维能力和抽象思维能力,和归纳演绎的能力要略强一些,我总觉得这里面要有规律可寻。

我刚才讲的这些是适合资质大路的,随大流的都可以做,当然有一些天才是除外,我今天讲的这些不适合天才,我们适合一般的,资质中等,甚至中平都可以的,往这个地方做,坚持久了必然能成事。在那个时候我就觉得,比如电影电视剧都有它内在的规律,所以为什么我做电影电视剧也好,或者作文学作品得奖或者成功率要高一些,也是与我刚才说的这个有关。你要想对文学感兴趣或者说正在写的话,我说你前期必须要把风景都看过了,这个老师你得听过课了,你不能说那个老师课没听,你就说这个老师不适合你,你一定要把所有的听全了。现在我这么说,所有的写出伟大作品或者经典作品的,都是好老师,但是这个老师不一定适合你,所以你得要听听课再说,所以我说这里面阅读和选老师的问题。

文学是这样,那么影视我刚才给你们讲了,你得要看看你要弄哪个类型,还有这个影视它和文学还有一些重大区别,就是说文学它是一个个人的事,你有十平米八平米的房子,一个桌子,现在有个电脑,我现在都不会用电脑,我就有笔有纸就行了,再有个脑子就可以了。所以,我说在这个问题上,电视剧和电影它是一个团队合作的产物,这两者不一样。文学就相当于王国维说的主观性诗人,不用多阅事,“躲进小楼成一统”,就把事给干了。但是你要作为一个要搞这种影视的话,你必须要多阅事,你阅事越多完了朋友遍天下,你到最后才可以把这个事做的更漂亮一些。

第三个方面,我单独讲长篇小说和电影剧本,和长篇电视连续剧,它这个里面我认为它要命的有哪些东西?第一个长篇小说是一门结构的艺术。你不要想什么主题等等的,先不要管那个,你先搭建结构。再有一个我告诉大家第二点,这个长篇小说,最经典的中外长篇小说,它成功的结构都能够归为两大类型。按结构来说,这个结构就相当于一个时空关系,系统当中的人与人之间的关系,这就是结构。所有伟大的作品,中外伟大长篇小说,要么就是一个广场结构。这个广场结构这里面我给你们说一下,就是像《红楼梦》就是一个典型广场结构,它这里面搭了跟舞台一样的,荣宁二府,边上有几家,然后人就在里面折腾来折腾去。还有一种叫道路结构,道路结构就是——像《唐吉可德》,就是一个典型的道路结构。把结构弄好了,然后你说你想写什么人物,这个人物一定在你脑子里面。不是光一个人物,你想出来像阿Q这么牛的人物,当然写他一个,但是阿Q二万多字,里面也不只阿Q这一个形象,他还有什么小弟,吴妈,赵老太爷什么等等的,还有这么多的典型人物。所以我说在这里面第二个你要写小说的话,刚才我说的先想好这个结构问题;第二个人物搞好;第三个你再想把现实当中或者什么的,这些生活的积淀,把它作为一个什么样的东西,就是说零件一样,你把它做做往里面塞、组装。

还有我再说电视剧和电影,一部电影比如现在按一个半小时到两个小时左右的,我们就按二个小时来算,现在一部电影的量,相当于一个15万字到20万字这个长度,我是说一般长度的长篇小说的容量.为什么我说电影可不是压缩的,或者缩短的电视剧,电影就是电影,电视剧就是电视剧,小说就是小说。我刚才说的意思就说,我说的是个容量,一个电影就二小时的,你从长度上,它按我们现在的情况来看,因为电视剧现在每个国家还不一样,美国的公司做的电视剧他们是一个小时一集,跟我们不一样,我们现在是内容42分钟,就是纯内容是42分钟,要是42分钟的话,一部电影我们就按两小时的话是集,但又不是,一个电影应该能顶到集电视剧8到10集的内容。所以在这里面把这几个,我说从内容先给它搞清楚,在电视剧在这个里面,因为现在我们这几年网剧,网上电视剧,还有网大电影,现在这两年也是风生水起,包括张一山为什么他火了。因为最近我们这几年都是每年网剧加上之后,估计超过一千部了。原来产量,网剧不算的时候我们是第三,每年加上长的纪录片也算上,可能有七百六七十部,七百六七十部,再加上现在网络大电影,我估计可能每年至少有七八十部要有,加在一起可能我们快九百。所以电影,我说现在说还是大有可为的。

我刚才说的一个是内容长度,但是长篇小说它可以不讲故事,它以一种别的方式就行。电影当然也有像伯格曼那些不太讲故事的电影,但是我认为在中国来讲,不管你写小说或者搞影视,你必须解决你的故事能力。你的故事能力不够强的话,你也走不远。在这个里面,电影电视剧这一块,我就先用电影来说的话,现在是这样的一个好时机,电视剧也是一个好时机。我总体判断,就是说我们文学,现在不管传播方式等等,有这样那样的一些变化,然后我们这样一种文化消费的形式也多种多样。但是文学永远不死,特别是长篇小说。它现在的生命力你越发不能低估。因为现在,为什么短篇小说,和一些散文等等的有点式微,原因在于就是咱们的手机,你拿着在那看,有的几千字,有的上万字东西,上面随时都可以看到,这个就影响到那个。但是像电影也好,电视剧也好,包括指尖阅读,这样一种新的传播方式的冲击也好,都没办法取代真正优秀的大部头的长篇小说,它的这样一种的丰厚,它的这种凝重,它的这样一种历史的厚重感,它的诗史性,它的人物,百科全书式的这种感觉。所以现在这几年,我们优秀长篇小说的销量反而增加了,所以我说文学不死,长篇小说还是处于一个黄金时代。

影视我认为对于中国来讲,我们现在,电影还远远没有到像美国好莱坞,有六七个这样一种传统的强的公司,也就是说我们现在属于战国时期。所以在座的各位,你们对于电影,电视剧也一样,还是个朝阳的门类,你要往这地方做的话,可以按二十年人生的这样一个来设计,在20年内还是要往上走,不管你现在多大。在座的有的还是小学生,十来岁,十一二岁,你二三十年设计都行。在座的年轻的,跟我这么大的朋友去做,也不晚,你现在50出头,还有20年的朝阳期。我认为不管是搞影视还是搞文学,在当今中国都是非常有前景的这样一种项目。但是2020年的时候我们要实现小康。在这样一种情况下,我说我们中国在过去,就是说从改革开放以后,甚至包括前面的文革以来,也就是说我们中国在这么长的时间段,是处于3000年未遇之大变局时代,每一遇这种大变局的时代,不管中外都应该能够孕育出伟大的文学,现在也能够孕育出伟大的影视作品,这就看你努力不努力,所以说在这地方,我希望在座的各位,也能够别辜负这个时代,里面能够将来出现伟大的作家,伟大的影视剧作家或者是导演等等的,谢谢大家!

相关链接:

百川汇海·作家大讲堂第六期|王宏甲:文学的意义

百川汇海·作家大讲堂第四期|陆天明:怎么样才能为人民发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