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录

中国作家协会主办

过于奇葩的科幻剧情

来源:文艺报 | 星 河  2018年03月14日16:49

演员的老去是自然规律,但故事的老套对科幻电影却是一个致命伤,这在科幻影片《人类办事处》中表现得尤为明显。

首先是背景设定的老套。又是资源匮乏的地球,又是不同阶层的对立,尤其是对立之后的相关举措:凭借一种简单的方式来决定人们的生活方式——假如某个自由生活的家庭不能为社会带来效益,那么它就会被要求前往某地过群居生活,比如影片中提到的“新伊甸园”。

能否为社会带来效益由谁来评判?假如不能为社会带来效益又由谁来要求这些人前往聚居地?是一个被称为“人类办事处”的机构。由尼古拉斯·凯奇饰演的诺亚就是这个机构中的一名成员。

诺亚工作认真,尽职尽责,但他同时又是一个非常善良的人。他在调查一对母子雷切尔和卢卡斯生活状况的时候,十分认真地向孩子解释了之所以这样做的原因——尽管讲述的也都是一些空泛的大道理。遗憾的是雷切尔母子属于那种不能为社会带来效益的人,所以需要搬迁。作为一名忠于职守的人类办事处成员,基于职责所在,诺亚不得不将此事告知雷切尔,而在愤怒的对方失手打了他之后依旧保持冷静。

截至于此故事还算正常,下面无外乎就是自由与不太自由之间的种种矛盾,虽说老套但还属逻辑无误。然后接下来诺亚就开始了解真相,据说那些被送往“新伊甸园”的人再也没有消息了——这就有些令人惊诧了。不管怎样,从某种渠道获得的磁盘里的资料一定让诺亚非常震惊,尽管他还不十分确定,但一个具有正义感的人怎么能忍心看到孤儿寡母陷入这种境地呢?于是诺亚开始擅自行动,毅然出手相救,在前来强制执行的人类办事处其他成员的眼皮底下,生生劫走了这对母子。

至此故事已经有些走样了,从对矛盾冲突的精心设计变成了逃亡与追杀。当然除了主线表达,还保留了诸多的经典套路,比如:一定会有旅途上的回忆与哲思,一定会回忆主人公快乐幸福的童年时光,以及随意插入的一些无聊话语。总之,历经坎坷,逃难成功,来到了不受控制的边缘之地。他们的最终目的,是逃往渺无人烟的北方,那里有诺亚童年的记忆。为此他们还得到一些隐居游民的帮助。

令人难以接受的是,毫无道理的机缘巧合总是屡屡出现,但其中一个实在是太大了一点——男孩卢卡斯,竟然是诺亚多年前失散的儿子!

卢卡斯竟然是诺亚的亲生儿子!而那名母亲雷切尔却不是卢卡斯真正的母亲!这点被诺亚识破了。随后假“雷切尔”道出真相:原来,她本来与真正的雷切尔相伴为邻,当卢卡斯两岁的时候,雷切尔甚至要卖掉他——据说那时的人们为了果腹,恨不得易子而食。接着雷切尔不幸离世,于是她就顶替了雷切尔的名字,成了“雷切尔”——看到这里,基本上可以给出这样一句评价: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

据说很多观众都是慕名而来,慕科幻之名,慕尼古拉斯·凯奇之名,但看罢影片都相当失望。有人甚至悲哀地声称:我爱凯奇如初恋,凯奇伤我千百遍。其实这实在不能怨演员,毕竟是编剧的问题。

奇葩的剧情还没有结束:最终诺亚和母子俩被抓获,雷切尔被当场射杀,而诺亚以自己的性命换取了卢卡斯的逃亡,以便让他把那个重要的磁盘送出去。不料那孩子在目睹了母亲被杀之后听从诺亚的指令跑掉了,而在目睹了诺亚被杀之后却又折返回来了——用小石头袭击那些追杀他们的人。

当然结局又奇迹般地变得十分美好:抵抗力量从天而降,孩子被救,资料公开,如纳粹集中营般的“新伊甸园”真相终于大白于天下……

总之,这简直是一部糟糕得不能再糟糕的科幻影片,联想到近年来好莱坞一些同样不尽人意的科幻片,不禁令人悲哀地担心:假若长此以往,驰骋西方影坛的科幻牌恐怕真的要打到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