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录

中国作家协会主办

《寻找张展》:摆渡灵魂的自我救赎

来源:《人民文学》 | 袁姣素  2017年09月21日08:56

从孙惠芬的长篇小说《寻找张展》中,我还是头一次听说“交换妈妈”这个角色,正是这个新鲜的词汇吸引我一口气读完这个长篇。我很想知道什么是交换妈妈,而交换妈妈又是干什么的,难道妈妈可以交换,又或者是一种职业?

待我读完这个小说,从寻找张展的过程中,我看到一个90后的孩子左突右冲的成长上的精神磨难,里面错综复杂的关系学说令人头皮发麻,就连“妈妈”这个血浓于水的称呼,都可以用上“交换妈妈”,都可以从关系中被二次利用,真的是让人目瞪口呆的。作为90后独生子女的代表,张展又是以权力倾轧、以爱被伤害的典型。所谓的交换妈妈,也就是相互把自己的孩子送到交换妈妈那里去读书,在另一个陌生的城市有交换妈妈照顾生活,包括以后在这个城市以交换妈妈的社会资源安置工作,等同于一种权力与利益的交易。在这个光怪陆离的世界中,我们看到各种问题的发生,解析生活的真相,时刻准备着接受精神裂变。

小说的叙述简单,作者擅长场景中的心理描摹与性格塑造。小说上部是寻找张展的动机,下部以张展的书信为心灵独白,以一个空难事故与自己作品的机缘巧合为契机,以儿子托“我”寻找他的高中同学张展为线索,以发现张展居然还有个“交换妈妈”为悬念……推动故事情节,让我们一步步走近张展,走进他的内心世界,然后发现一场令人震撼的精神自救,以及两代人之间的矛盾冲突和命运遭际。

张展出生于干部家庭,从小就被权力欲望绑架,妈妈林小放,又是个终生向往和追求权力的虚荣女人。譬如,张展在家里烙了土豆饼,被妈妈指责为乡村人留恋穷日子、穷滋味。尤其过分的是:他的小表姐梦梅遭遇车祸死亡,却被他家人残忍地掩盖真相,大人们编造谎言,要求大家统一口径,对外必须说“是梦梅走错了路自己撞的车”,之所以要这样隐瞒真相,就因为“出事的车上拉的是咱县最大的官儿,他直接管着你的爸妈,你爸妈都是政府干部。”在张展的童年里,只有梦梅照亮他灰暗的心灵,给他温暖和力量。现在梦梅死了,他还被要求撒谎,这对张展的幼小心灵来说,是血淋淋、无法愈合的伤口。于是,他开始逃学、叛逆、反抗,厌恶父母的官论做派。他认识了小偷月月,他看黄色录像带,他跟流浪儿一起混。后来,他被送到了交换妈妈那里的城市上学,拒绝她给联系的工业大学而去学美术,甚至还竟然与大他八岁的发廊妹斯琴鬼混……在交换妈妈眼里,张展就是个无可救药的混混。张展毕业后,交换妈妈又动用关系把他弄到建筑设计院,他还是不去,自己选择了智障学校。张展身体已经发育成熟,“眉眼不但开阔,还有一个蒜头鼻子,鼻子下方厚厚的嘴唇向外翻翘,有一种原始的野性——”生活中的不断失去:梦梅、月月、黑脸男孩……让张展开始反思自己的生命轨迹。

按照个性的发展,张展的成长经历足以让他坠入堕落的深渊,而难能可贵的是,他终究获得了自我救赎。父亲的空难离去,勾起了他对父亲的强烈思念。他开始画水草、小鱼和小虾,用这些生命的征象祈求父亲的灵魂有所归宿。他去医院做了一名大学生志愿者,零距离接触那些濒临死亡的绝症患者,最终,他跳出了精神崩溃与价值坍塌的泥潭,在颠沛流离的人生中开始了新的起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