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作家网>>评论>>作品评论

汪兆骞:发现朴素情感的诗意之美

2017年04月21日09:04 来源:光明日报 汪兆骞

近来读了两本梁晓声新出版的随笔集:一曰《中国人的人性与人生》,一曰《此心未歇最关情》。读罢,想起“凌云健笔意纵横”的老年庾信,如今梁晓声“文章老更成”,总能给人以警戒思索与温馨感动,如闻暮鼓晨钟。

《中国人的人性与人生》,是以充满人文理性的文字,对当代中国人的文化心理状态、中国人的人生境遇,以及关于中国的文化与文化人,给出了自己的观察和评述。这本书犀利、凝重,体现了知识分子的良知与道义。《此心未歇最关情》(重庆出版社2017年3月出版)却是一部“温柔书写世间情”的散文集。由金刚怒目变为柔情似水,看似悖反的味道,其实这恰好证明一位成熟作家精神世界的丰富性和艺术风格的多样性。王蒙曾说:“我身上有两种倾向或两种走向都非常鲜明,比如一种是幽默,一种是伤感。”梁晓声亦然。早年,他以《今夜有暴风雪》傲然走上文坛。土地和理想构成了他的小说叙述,其作品跳动着青春的激情,浸润着诗性的倾诉,鼓荡着一种英雄情绪,感动了千万读者。那时,他的不少作品围绕着物化现实,以洞幽烛微的反叛姿态,固守文学的道德意识,开展对社会不公的批判和人性的探索,充满着理想主义精神。这与《中国人的人性与人生》一脉相承。

《此心未歇最关情》则重在一个“情”字上,发乎于心、诉之以情、以情聚合、以情动人。他以对平凡众生心灵世界的开掘,以内在力量的情感来打动人心,并力图概括当下芸芸众生的世态风景。在关乎“情”的叙事中,可以感受到梁晓声的襟怀、气度与精神。

“亲情回望”一辑是一组写亲情的文字。梁晓声写了对本色父亲的崇敬,与患病兄长的动人股肱深情,在人间烟火中,我们发现人间大爱,同时从中感悟到,人可以平凡,可以普通,但人的心灵和精神并不由此卑贱,依然乐意活得有尊严。书中大量的生活细节,都是梁晓声亲身经历的。正是这些人生阅历,让作为作家的他发现了人世间朴素情感的诗意之美,自己也在充溢爱心情感的沐浴濡染下,领悟人生,升华人生。

“泪和光”一辑中的《烛的泪》,写一对进城弹棉花的夫妻,在艰难的生存状态下,安贫乐道,相濡以沫,生命和情感呈现出诗性状态。《玉顺嫂的股》写的是一个农妇,在物欲的诱惑下,炒股赔得血本无归的悲剧。《一盆面》写农村一个新媳妇,为了一盆面杀人,锒铛入狱。《离乡》写一美丽的乡下少女,要到城里讨幸福生活前,将自己的身子交给一个陌生男人的故事。借助这些人物的故事,让我们看到人性人情的复杂。一切文艺其实都是人们“物态化”的存在,文学的关照只不过是为了认识人的生存和人性而已。梁晓声的老到在于他以平实甚至略带率真的笔触,把我们带入人物情感命运的深处。他对笔下人们似曾相识人物的人生经历、心灵世界和精神矛盾的描绘是到位的,也是出色的。越是挖掘普通人的精神底蕴,就越能表现出时代生活的深层流动。此外,应该注意,梁晓声对普通人灵魂之壳中的人性丑陋所进行的揭示和道义拷问,与他作品讴歌人情人性之美及对苍生的悲悯情怀相互映衬,构成了他散文的文学肌理和品质,也形成了他散文独特的美学趣味。

“问世间,情为何物?”与元好问“直教人生死相许”的爱情相比,梁晓声的《此心未歇最关情》,写出了人世间更博大、更本真的感情,也就是普通人的情感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