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录

中国作家协会主办

陈世旭:文学还是要少一些“门户之见”

来源:文艺报 | 陈世旭  2016年10月28日09:05

没事偶翻历代笔记,其中有关于宋朝王安石与司马光朋党之间的恩恩怨怨,往往褒司马之过而贬王之甚。在他们笔下,王安石托经术以坏天下,为学不正,人品不端,打击君子,庇护小人。此外,衣冠不整,蓬头垢面,邋里邋遢。

王安石跟司马光的纠结,是政见的不同,跟外在形象、穿衣戴帽没有半毛钱关系。拿这些细枝末节说事,反而模糊了事情的严肃性,也露出了说事者门户之见的“小”。

门户之见古已有之,于今未绝。

我对关于文学的种种议论少有了解。最近为花城出版社选编2016年散文年选,方知道小说家对散文写作的介入,曾经是一个问题。有的散文家认为是“非专业”搅了“专业”的局,弄得散文门户失了纯洁。

“散文专业作者”的说法,让我颇感困惑。就写作而言,小说、散文乃至各类文学体裁都不过是一种文字的操练。非要画出圈子,除去想要占山为王,毫无实质意义。说写小说的不可以写散文,等于说卖白菜的不可以卖萝卜。因此就要清理门户,这在市场上叫欺行霸市。俄国契诃夫咏叹的《草原》、中国沈从文描绘的湘西,无论看作小说还是看作散文,谁能说不是最佳的范本?“有了小感触,就写些短文……得到较整齐的材料,则还是做小说”,这只是鲁迅使用写作材料的一种做法,很难说是区别散文和小说的界限。至于“小说帮助我们理解世界,散文则帮助我们拓展人生”这样的话,就更让人费解了。试问,举凡文学,哪种样式的优秀作品不可以帮助我们“理解世界”“拓展人生”呢?

放眼文坛,我们看到的事实是,小说家、学者以及其他非散文专业作者的散文风生水起,与“散文专业作者”争芳斗艳。

这一类的门户之见,让我想起一位早年的书法家朋友,他因为是书法家社团的会员,又在书法家社团工作,便对其他各行各业的书法家或书法爱好者颇为不屑:作家书法叫“文人字”、干部书法叫“官员字”、将军书法叫“军人字”……总之是非我族类,算不得书法。我于是请教:晋朝王羲之如何?他的《兰亭集序》进了《古文观止》,是作家;他当过会稽内史,是官员;晋朝的中军、右军之类虽通常为虚衔,但多少跟军人沾着边儿,后人直接就叫他“王右军”。朋友白我一眼,说:你这叫抬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