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网首页
  十月文学院“名家讲经典”系列文学讲座,每期将从古今中外文学经典中,精选出雅俗共赏的名作经典,邀请一位在专业领域卓有建树的大家,以深入浅出的方式,为公众细腻解读作家和作品的艺术成就和精神内涵。此项活动将作为“北京十月文学月”和十月文学院的常设品牌活动长期开展,2017全年计划举办20场,平均每月2-3场,并在“北京十月文学月”期间形成高潮和集中展示。
  “名家讲经典”的宗旨,是为了深入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在文艺工作座谈会和第十次文代会、第九次作代会上的重要讲话精神,充分发挥文学对于提升全民文学素养与文明素质的作用。这是一项公益性文学品牌活动,也是十月文学院践行开门办院、普及文学的宗旨,更好地履行社会文化责任、树立“十月”文学品牌形象、扩大品牌影响的重点活动。

标题标题更多>>


李山:《诗经》,我们的文化底蕴

第七讲丨李山:《诗经》,我们的文化底蕴

给一部书定义是一般教科书都会做的事,比如打开文学教科书就会看到:《诗经》是我国第一部诗歌总集。这样的定义指向的是什么呢?是一本书,是像李白、杜甫等文人的诗集那样的集子。我们知道中国文人的出现是从汉代开始的,从那时开始编撰屈原的文集、诗歌集,然后张衡、曹植等都开始自编文集。但《诗经》不是某些作家为了抒发个人主观情感写的,用集子的概念定义是不太恰当的。李山老师为观众详细解读了《诗经》中隐含的礼乐精神之德。李山老师认为,“诗三百”中所展现的是我们中华民族在创建属于自己的精神传统时的所思所想,追求和崇尚,对自己在世界中生存的理解感悟。总之,《诗经》的内涵,也是中华民族精神的重要组成部分……[详细]


陈晓明解《哈吉穆拉特》:不朽的“放纵”之作

第六讲丨陈晓明解《哈吉穆拉特》:不朽的“放纵”之作

 《哈吉穆拉特》是俄国作家托尔斯泰晚年写作的一部中篇小说,写作时间为1896—1904年。为写此作,托翁曾广泛研读有关高加索战争的历史文献,历经九年,十易其稿,足见作者所耗费的心血与郑重态度。1912年,托翁去世两年后,小说才作为遗作发表。比起《战争与和平》《复活》等人们耳熟能详的作品,托尔斯泰的遗作《哈吉穆拉特》或许略显冷僻,然而对于托翁这一历经九年,十易其稿的创作,文学评论家、北京大学中文系主任陈晓明说,它以自然的呈现,写出了英雄的人生,“托尔斯泰认为这是自己的放纵之作,在其中他背离了曾经的几乎所有艺术道德准则”……[详细]


张清华讲《水浒传》:英雄,美酒与蒙汗药

第五讲丨张清华讲《水浒传》:英雄,美酒与蒙汗药

   小说发展到明代,形成了四种典范的类型,一个是讲史小说,代表就是《三国演义》;一个是神魔小说,代表是《西游记》;世情小说代表是《金瓶梅》;侠义小说代表是《水浒传》。可见中国白话小说的类型化是很明显的。《水浒传》的优点其实有很多,在我看来,它既是侠义小说,同时又是世情小说,其中相当大的一部分在讲市井生活的悲欢离合。它也有许多讲史的元素,比如历史上宋江确有其人其事;同时它也有神魔的气息,《水浒传》开篇就是洪太尉误走妖魔,中间出场的很多人都能呼风唤雨。所以《水浒传》既是一部侠义小说,同时又融合了神魔、世情、讲史等各种小说元素,它其实也是一部百科全书式的小说……[详细]


孟繁华讲《三国演义》:古今事,谈笑间

第四讲丨孟繁华讲《三国演义》:古今事,谈笑间

   今天我来谈 《三国演义》真是很冒昧,同时也很冒险。我是一个做当代文学批评的人,《三国演义》是古代文学的范畴,而且大家都特别熟悉。我自己对《三国演义》的兴趣来自我的童年记忆。我小学三年级,初识几个字就去小人书店里看,四大名著基本是通过小人书了解的。有读书能力的时候《三国演义》我也常读,我在公众号预告的文章里讲,这是一部经世治国之书,是一部有情有义之书,也是一部男人必读的大书。《三国演义》我们都很熟悉,但是它和历史之间的关系很含糊,这涉及到另一个问题……[详细]


阿来:马尔克斯与《百年孤独》

第三讲丨阿来:马尔克斯与《百年孤独》

   在中国文坛上,不能不谈马尔克斯,不能不谈《百年孤独》,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马尔克斯在当年的出现就和福克纳一样,的确在叙事学和小说观念等方面对中国作家影响很大。 今天我主要想分成两部分谈《百年孤独》。第一个是我怎么看待马尔克斯和《百年孤独》的,或者说我怎样看待《百年孤独》背后的“拉美文学大爆炸”这样一个深刻的文学现象的。马尔克斯的出现,在我看来是这次文学运动的高峰。第二个,如果说拉美魔幻现实主义影响了一些中国作家,那么这种影响是在什么样的层面发生的。经常有人挖苦说,看了《百年孤独》就学会了一个句式——“多年以后” ……[详细]


施战军讲《西游记》:作妖史与捉妖记

第二讲丨施战军讲《西游记》:作妖史与捉妖记

  从过去的《三打白骨精》、《大闹天宫》,到《大圣归来》中国际化的审美,反映出个人对经典作品的诠释方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不再是过去千人一面的循规蹈矩,而是将它艺术化、形象化、动感化。 像《大圣归来》,就把师傅、孙悟空之间的顺序做了重置。江流儿是一个小孩,特别可爱的卡通形象,唐僧从一个本来古板规矩的人,变成活泼的小屁孩儿。如今动画片的形象改编能到这样的程度,很让人欣喜,可爱程度让人难忘。同期刚好有部电影叫《捉妖记》,这两部片子都有一个共同的关键词——“妖”。人们心中那种捉妖的感觉,对于怪的好奇、头脑中妖娆的想象力,是人类永恒的主题 ……[详细]


李敬泽:《红楼梦》的几个读者

第一讲丨李敬泽:《红楼梦》的几个读者

   为什么要说《红楼梦》的读者?文学史上有些作品是伟大的作品,有些诗人是伟大的诗人,何以它就成了伟大的作品,何以他就成了伟大的诗人?首先它确实写得好,但作品好不好,除了取决于作者自己之外,还取决于另外一个人,这个人就是读者。 伟大的作品,往往是一个伟大的作者和无数伟大的读者共同完成的作品。《红楼梦》毫无争议地在我国最光辉的文学经典中占据重要位置,除了曹雪芹文采卓绝之外,还有一点很重要,那就是读者对《红楼梦》的阅读和理解。自曹雪芹去世之后至今,《红楼梦》涌现出无数好的读者,是无数伟大的读者将这部曹雪芹的未竟之书,变成了一部在时光中不断焕发出新光芒的作品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