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录投稿

中国作家协会主管

格尔木的守望
来源:解放军报 | 周庆荣  2020年09月17日06:43

沙漠胡杨

在格尔木,死去的胡杨是沙漠上的烈士。没有倒下的身躯,诉说着它们没有完成的愿望。

惊疑不定的白云,携着雨水投奔到山峰上的雪,天空,死命地蓝。

蓝出怀念与纯粹,不染风尘。

活着的生命,来看烈士的有:藏羚羊、骆驼和雄鹰。它们的祖先见过炽热的阳光照亮胡杨青春的脸庞。

平安无事的格尔木。

往事不追,只祭奠。

我踩过人间三千里起伏,站在死去的胡杨身旁。我说它是真正的烈士,在荒凉的原野,在高寒的气候中,它努力生长的事迹,就是今天我们人世间最需要的鼓舞。

我的身份可能是这样的两种:

一位将军找到了士兵的骨殖;

烈士终于等来了他后继有人的人。

认真地活,勇敢地死。然后,自己是自己的碑!

在沙漠,对烈士的忽视甚至遗忘,是永远不能被原谅的。

察尔汗盐湖

这才是汗水应该占据的地形。

昆仑山崛起的脊梁意味着赞美。当所有的汗水被集中在这个盐湖,劳动者的精神被高原下午五点钟的阳光照亮。

上一分钟,一捧湖水仿佛挥汗如雨。下一分钟,坚硬的盐粒总结了劳动者创造出的成果。

盐的味道不同于香水。日常的朴素坐在舞台的下方,它观看时尚香气四溢的表演。

而酸是感伤的,甜是大众化的理想,苦为人所警惕。辣,则是盐永远学不会的霸气。珍惜各种情况下流出的泪水,它是人间最含蓄的热爱。

“我是察尔汗,是各种味道最后的检验者。”

八月末,土地即将进入收获季。

漫不经心或者神情肃穆,我来到察尔汗盐湖。我把手伸进湖水。

一阵风过,我的手掌盐粒密布。

握成拳头,俨如腌制后可以过冬的劳动者的力量。

察尔汗盐湖,你收集了汗水全部的词汇。泪水也咸,但只有劳动的味道才能真正结晶,并且永恒!

可可西里的守护人

不允许枪口的硝烟表达收获猎物时的喜悦。

让枪口对准偷猎者自己。

残阳的眼神也是藏羚羊的眼神。大漠恰巧无风,一朵惊恐的云迟滞成可可西里天空的污染。

藏羚羊的犄角早已放弃斗争的坚硬,柔软的唇吻只献给可可西里匍匐的草。

虎狼之心环伺左右。

守护人确实没有找来玫瑰。他采摘小兰花、小红花和野莓,安详的下午时光证明了人、羚羊与可可西里的和谐。

后来,他死于一次对冲突的制止。

高原的夕阳哭红了眼睛。

雕像塑起英雄的图腾,英雄是一位普通的善良人。

经常有将要老死的羚羊,把身体趴成最后的祭祀。

好人终于能够在死后光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