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录

中国作家协会主管

丁玉兰的幸福梦

来源:中国建设报 | 敏海彤  2020年05月22日15:44

四月的甘南高原,春雪总是不期然的降临。又是一个下雪的日子,雪花一片催着一片,旋转着飞舞下坠。往日静谧的临潭县古战镇拉直村显得更加娴静。

远山上的新绿倔强地抵抗着春雪的袭击,加上地气的助攻,雪花一落地便疾速融入泥土,不见了,嫩芽傲娇地挺立着。平整的村道上,飘扬乱舞的雪花簇拥着已经化为雪水的同伴,安详地躺着,等待着融化,等待着蒸发……一串活泼的小脚印打破了这份宁静,撒着欢消失在巷子尽头的红色大门口。

朱红色的不锈钢大门被女主人丁玉兰擦得锃亮,院子里红色的地砖经过雪水的洗礼,清新中带着透亮。南墙根上那一片未融化的雪,在此刻显得那么落寞且格格不入。

上房暖廊的玻璃同样纤尘不染,丁玉兰的小儿子和几个小伙伴们坐在白瓷砖铺就的暖廊里开心地玩着。旁边是一颗与新房同龄的葡萄树。在修建新房时,丁玉兰特意让工匠给留了一块软地用来种植葡萄。

有了玻璃暖廊的保温,葡萄树没有受到高原严寒的侵害,新发的嫩叶翠艳欲滴,虬曲的藤蔓沿着支架努力地攀爬着,伸展自如。看长势,今年就能吃到自家的葡萄了。对于丁玉兰来说能不能吃到葡萄倒在其次,能像电视上演的,在夏天坐在葡萄架下纳凉,做针线,才是她一直以来的梦想。

葡萄树旁边的栏杆上挂着丈夫马尔沙的两个鸟笼。分别饲养着红雀。夫妻俩虽然困难,但都是有生活情调的。妻子的绿茵,丈夫的鸟笼。这一动一静间,是夫妻二人对生活的热爱与满足。

门窗同样是红色的不锈钢材质做的,整个布局看起来大气,上档次。在窗台下的角落里整齐地码放着几袋去年地里产的油菜籽。

此刻,女主人丁玉兰正安闲地坐在炕上做刺绣。这种传承了600多年的洮绣,是临潭女人独有的一门手艺。在她们还是一个情窦初开的女孩子时,便开始在绣布上学描画样,刺绣自己的嫁妆。婚嫁以后还可以用自己的手艺做些针线补贴家用。丁玉兰的手艺无疑是很精湛的。家里的门帘、炕帷、枕套……都是丁玉兰自己亲手绣的。这些绿草红花的绣品让这个家显得更加温馨,更有诗意。

烤箱上,水壶里的水开了,水汽拍打着壶盖,啪啪作响。丁玉兰放下手里的活计,赶忙下炕。灌水、添火、换壶,一气呵成。或许是为了让眼睛放松一下,或许是为了看看孩子们在干什么,丁玉兰没有返回炕上,而是倚在房间门口朝外看,眼角和嘴角满是甜甜的笑意。

前几年的丁玉兰做梦也没想到,自己能住上这么宽敞明亮的大新房。偶尔去县城的亲戚家,看着别人家的新房,自己只有羡慕的份,哪敢去想有一天自己也能住上那么好的房子。如今的幸福生活来的那么快,这让丁玉兰总有一种做梦的错觉。而这场美梦的织梦者是党的一系列扶贫惠民政策。

由于丈夫马而沙于2015年发生意外造成二级残疾,妻子丁玉兰既要照顾丈夫,又要养育两个孩子,无法外出务工,致使他们家一直徘徊在贫困的边缘。2017年,丁玉兰家的房子被县住建局定为D级危房,需要拆除重建。

一开春,县上便落实危房改造资金4万元用于修建新房。镇上、村里的干部们都来帮忙拆旧房。没几天功夫旧房拆除了,新房的工程也动工了。修建的时候除了材料以及大工需要付钱外,所有小工都由亲戚邻居、村镇干部换着当。

眼看着修建一新的房子,丁玉兰心里跟抹了蜜一样甜。做梦都不敢想的新房、暖廊、硬化院子,如今都一一实现了。要在以前,遇到这样的雨雪天气,丁玉兰往往是欲哭无泪。院子里泥泞倒能克服,但是即下即消融的春雪让本来就破旧的房子,到处漏水。一场春雪过后,房梁上、檐椽上就跟小孩的尿渍一样,一坨压着一坨。

如今,新房上有了彩钢的保护,不管是下雨下雪,都不用愁了。水流顺着下水管直接通到地上,不用扫雪,更不怕漏水。自己也可以安坐在炕上做针线,而不用担心用什么去盛漏下的水,不用焦虑怎么跳着走,才能不把院子踩翻浆……

丁玉兰收回了目光,回到房间,沏好了一杯浓茶,等待着丈夫从牛舍回来。2018年初,丁玉兰家落实精准扶贫贷款5万元,同年又得到县上产业扶持资金2万元,共买了8头牛来饲养。每年能出栏2至3头,一年下来固定收入就有2万多元。加上种地以及自己做针线的收入,一家人的日子在一天天变好,生活水平也在一步步提高。

高原的天气好似善变的姑娘,窗外春雪已停,阳光刺破云层洒向大地。孩子们的嬉闹声中偶尔伴着红雀的鸣叫,葡萄树绿意盎然。丁玉兰的幸福梦亦渐渐实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