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录

中国作家协会主管

我说这一年

来源:文艺报 | 董建华  2020年01月22日05:53

2020年元旦已经来临,一次班会课上,我询问同学们:“这一年,在学校生活,还有没有吃不饱饭、穿不暖衣的同学?”

大家声音洪亮、异口同声地答道:“没有啦!”

回头看看过去了的一年,国家对贫困生的救助力度越来越大了。

刚刚送走的2019届高三毕业班,有十几名学生不仅不需缴纳学费,而且另外还能获得少则1500多则6000的各类救助,全班61名孩子通过高考,个个上了大学,无一人因为家庭贫困而失去上大学的机会。

刚刚接手的这一级高一新生,刚报名时,还有部分家长向我反映家庭经济困难,供孩子读书艰难,报名后,其中14人免去了学费,共有20名同学少则获得1500元的生活补助,多则3000元,极少数家庭极度困难的学生,各类救助加起来超过了6000元,在学校读书,生活不仅不困难,甚至比一般的学生还宽裕,现在,没有一名家长向我反映“无钱供孩子读书。”

十几年前当班主任,经常为学生无钱上学而担忧,为了不让学生辍学,还常常从自己微博的工资中,拿出一部分补贴学生,但杯水车薪,一些学生还是因为家庭困难而辍学了,让老师痛心不已。

现在当班主任,再没为学生的学费和生活费担忧过,家庭越是困难的学生,国家救助的力度越大。

曾记得有位亲戚上初中二年级的时候,父母去世了,跟着伯伯生活。那一年开学报名,伯伯带着他到我们家借钱,让孩子去读书。我对他伯伯说:“供孩子读书,借点钱没问题,虽然我们是亲戚,从初中到大学,年年借钱给你,确实力不从心,现在国家政策这么好,可以到民政部门去问问。”

他伯伯胆战心惊地说:“我见到村干部手脚都发抖,哪敢去找那么大的官!”

我笑着说:“民政有专门负责管理学生救助的工作人员,帮助你们是他们的职责,你们去找他们,他们一定不会为难你们的!”

孩子的伯伯带着孩子,按照我指点的地方,半信半疑地找到民政部门,回来后高兴地对我说:“里面的干部态度可好了,还安慰孩子好好读书,费用的问题不是你们操心的问题,我们一定想方设法解决!”

这孩子非常争气,从初中一路读到大学,成绩非常优秀,在国家的大力救助下,他从没为学费和生活费而担忧过。孩子现在已经参加了工作,他伯伯经常与人聊天说:“如果他父母在世,肯定舍不得拿出那么多钱供他读书,这孩子沾了国家的光,是国家培养了他。”

我曾经教过一名孤儿,不专门打听,无人会发现他是一名孤儿,吃的、用的、玩的,与父母健在的孩子几乎无区别。一次,他还写了一篇《孤儿不孤》的作文,在文章中他说:“我在学校的所有费用全免了,每个月还有生活补助,与其他学生比较起来,国家救助金、爱心人士给我的生活补助,超过了很多父母健在的孩子,我一定要好好学习,珍惜读书的机会,用优异的成绩回报国家对我的爱!”

仅我们这所普通高中,去年一年,国家给贫困生救助的资金就达135万多元,另外还有其他单位和个人对贫困生进行数额不等的救助,学校才有充分的底气大声承诺:“绝对不让孩子因为家庭贫困而辍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