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录

中国作家协会主管

笑语与歌声

来源:中国青年作家报 | 汤治平  2019年12月03日08:08

1

那是两年前的秋天,万山红遍、果实累累的秋天。

我所在的新城区文联和团区委一道,响应团市委和市文联号召,组织开展青年志愿者活动。活动的主题是赴四川地震灾区支教送文艺。志愿人员有团区委组织的区属中小学优秀青年老师,区文联组织的青年作家艺术家,共12人,8男4女。

志愿者们拉杆箱里满装着课本、备课本、书籍、笔记本电脑、相机、换洗衣物等一应物品,在组长带领下,乘坐高铁,向西进发。

大家都清楚此次前往地震重灾区青川县的任务:老师们的任务是到灾后重建的中小学支教,观摩教学,讲授优质课。作家艺术家们的任务是为灾后重建的中小学送文化,为学生送课外读物,培育发现文学艺术苗子。

2

听了青川县教育局领导的介绍,我们获知,一些偏远小学没有图书室,课外读物十分缺乏。我们连夜召开碰头会,决定为距离县城较远的曲河乡几所村小各设立一个图书室或读书角。

考虑到我们随身携带的图书有限,加起来还不到一百册,当即联系区文联刊物《新城文艺》编辑部人员,快递近期刊物和文集200册。同时,每人捐出稿费600元,当天晚上前往县新华书店,选购了一批适合少年儿童阅读的文学艺术图书,打包扛回入住的宾馆。

第二天,我们租了一辆小货车,在教育局团队辅导员带领下,装上自带的书籍和购买的10件500余册图书,向曲河乡开去。

里坪小学坐落在群山环抱的山坳里,漫山遍岭的红叶似火,潺潺流淌的小溪岸边,茂密的树林披上一抹抹金黄艳红的彩妆,仿佛进入一个与世隔绝的童话世界,美极了。

校长带领老师学生们在操场热情地迎接我们。我们从车上抬下沉甸甸的一捆捆书,孩子们欢呼雀跃、前呼后拥地把它们抬到教室去了。打开包书的牛皮纸,崭新的图书露了出来,孩子们争先恐后,围上前去,伸出小手,从老师手里获取新书,迫不及待地翻看起来——《绘图唐诗三百首》《安徒生童话选集》《闪闪的红星》《草原英雄小姐妹》《草房子》《淘气包马小跳》《少儿绘画入门》《儿童音乐》《爱的教育》《尼尔斯骑鹅历险记》……

学校举行了一个简单的捐赠仪式。我代表几位作家讲了一番话,然后把早年出版的诗集《花开向故园》、新出版的散文集《记忆巴渝》、同行作家出版的文集以及《新城文艺》《新城作家作品年选》等自带书刊交给校长。受赠学生代表是一位扎着羊角辫、脸蛋红扑扑的小姑娘,她用带着川西口音的普通话发言致谢。

在孩子们的欢声笑语里,我们和手拿新书、满面笑容的孩子们合影留念……

3

时间过得真快,为期半个月的志愿活动一转眼结束了。我们恋恋不舍地离别已经熟悉了的几所灾区新建学校。大家握着校长的手,握着老师的手,拉着眼含热泪的学生们的手,紧紧拥抱,依依话别,手挥了又挥,久久不忍离去……

活动结束时离国庆假期还有两天,大部队在组长带领下返回江城。我和文友阿宁向组长说明情况,决定趁此机会前往川西旅游一次,顺便收集一些资料,为创作计划中的一部扶贫帮教纪实作品做些准备。

四川文友阿锋驾驶着他的越野车,载着我们翻山越岭,一路西行,一直开到甘孜藏族自治州的高原小城石渠。这里海拔4300多米,昼夜温差极大,早晚只有两三摄氏度,冷得够呛,白天阳光灿烂,又热得难受。

我们都是第一次来到高原,明显有些不适应。我在老家大巴山生活了十多年,那里海拔2000多米,多少有一点高海拔适应能力。阿宁则完全不行。我们忍受着头痛眼胀、呼吸困难的高原反应,联系上在县政府当领导的朋友。下午四点多钟,我们来到县疾控中心收集完资料,副县长带领我们来到县广播电视台。这是一幢老式楼房,上了楼梯,来到二楼,穿过办公室、演播室,来到编辑室。

几位藏族美女正在电脑前忙碌,见县长到来,忙起身打招呼。美女们听说我们是到地震灾区学校支教送文化的志愿者,又是作家艺术家,十分热情地接待我们。

中等身量、脸膛黑红的台长让一位叫拥青青措的美女给我们拷扶贫支教资料。电脑屏幕上铺满了近百个视频文件。她熟练地操作,建好文件夹,开始拷贝。文件容量太大,显示需要90多分钟。我们让县长和陪同人员回去,跟文友留下来等候。

一位头扎马尾,穿半长呢绒大衣的美女给我们倒上了茶水。我边喝茶边打量四壁,正墙贴着台长室、总编室职责,节目审查制度,影像文字资料档案管理制度。后墙悬挂着获得县、州、省各级荣誉奖牌。两侧是装满各种文件视频的资料柜。五台电脑和编辑设备有条不紊地运行着。

身材高挑,脸容红润的女孩停下手头的工作,拿起一册资料翻阅起来。我向她询问自治州和县里青年志愿者工作开展情况,女孩打开资料柜,找出两本杂志和一叠报纸递给我,并简要做了介绍。

我边翻看杂志边问她:“你们台里有几位播音人员?”

“我们有四个人,两男两女,汉语两个,藏语两个。”美女回答。

“都会汉藏双语吧?”

“那必须的!”

“没看到播音主持人?”我有点好奇。

“我们就是啊!”美女面带自信的微笑,“我们既播音,又编辑。”

“没看出来,你们都是复合型人才啊。”我心底不由升起三分敬意。

我正在阅读美女找给我的州报。看着上面美丽的藏文,不禁想起几年前让维吾尔族小伙沙力江给我写维吾尔文名字的事。

于是我向美女提出请求,藏族姑娘性情十分豪爽,她欣然提笔,非常认真地用藏文写下了我的名字。

我说:“把你的名字也写在旁边好吗?”

美女未加思索,写下四个字:白玛曲吉。白玛写字的时候,她的几个美女同事围过来,看她一笔一划地写字,互相打闹着,编辑室响起了藏族姑娘们欢快的笑声……

见姑娘们如此爽快,我又提出跟她们合影的要求。

白玛拉着同事青措,把我带到演播室。我有些紧张,说:“在这里照不怕领导批评吗?”

“没事儿,你是远方来的客人,这是对我们的最好宣传。”白玛和拥青站在我身边,另一位同事卓玛举着相机,面露灿烂的笑容,留下了这幅汉藏团结的珍贵合影。

4

到了下班时间,资料还没拷完,拥青和达娃留下来等。我们心里很过意不去。两位姑娘连连摆手:没关系!没关系!

为了让这段等待时间过得有意义,我请两位姑娘教我们学几句藏语。我会说日语、韩语、维吾尔语、蒙古语的“我爱你”,还不会藏语怎么说,于是说:“先学个‘我爱你’吧。”

拥青脱口而出:安却拿呷。

我又说了几个词,拥青一一回答。

我跟着念了两遍,转眼又忘了,便拿了一页纸,请她写下来。拥青一一写了,笔迹苍劲有力,俨然男孩子的字。

见资料还没完,白玛问:“想听藏语歌吗?”

“好啊!”我和朋友高兴得跳起来。

“我用藏语唱一首《喜欢你》吧。”

白玛于是唱起了《喜欢你》,拥青情不自禁地合着节拍跳起了舞蹈——

却森却吉参米穷仲张朗朗(细雨带风湿透黄昏的街道)

米尼其尼亚吉南拉雅吉德(抹去雨水双眼无故地仰望)

洛吉真美同提(望向孤单的晚灯)

森囊觉瓦丁尼杰索(是那伤感的记忆)

……

宁都啦(喜欢你)

查中米尼杰(那双眼动人)

松杰居木扎(笑声更迷人)

以旺秀宁都啦(愿再可轻抚你)

嘎谢达娃扎(那可爱面容)

那尼拉唐杰(挽手说梦话)

宁都啦(像昨天)

森囊真(你共我)

六点半,资料终于好了。我们现学现用,嘴里念着“次仁洛加”(再见),和两位藏族美女挥手道别。

走出大楼,才发现外面下起了雪雨。我们冒着雪雨前行,身虽寒冷,心却热乎乎的。我们耳边回响起藏族姑娘热情的话语、欢乐的笑声,脑海萦绕着地震灾区孩子们清脆的笑语、嘹亮的歌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