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录

中国作家协会主管

五问《时间都知道》

来源:文艺报 | 曾庆瑞  2019年08月14日07:58

今年暑期档播出的44集电视剧《时间都知道》,一路走来,观众在网上吐槽不止——“人设一塌糊涂”,“时简整个儿一花痴”,“接受不了女主疯疯癫癫的言行”,“一个抢人男朋友抢人工作的女主”,“女主为什么堂而皇之地去追名草有主的叶珈成?”“男主你不喜欢女朋友倒是和她分手啊,这样一边和女朋友谈着,一边又和女主见面啥意思?”“烂俗的故事情节实在厌恶至极”,“很挑战观众的三观”,“太令人失望”……

不料,播完头一天,网上蹦出来一篇2380字的“捧杀”文章,题目是《题材新颖,价值观正能量,〈时间都知道〉温情传递“珍惜当下”的思想》!拜读后,不难察觉,文章通篇指鹿为马,涂脂抹粉,罔顾事实、竭力吹捧。

在这里,我对电视剧《时间都知道》,也连带着对“捧杀的文章”,提出五问。

一问,剧中“人物设定温暖真实”吗?

女一号时简在10年前后梦幻和真实的两个时空里,除了对母亲的爱,全部角色的使命就是图说她怎样“爱情至上”,爱男人就是她人生的唯一要义;演绎她怎样先后横刀从女四号宋晓京和女二号易碧雅身边夺爱,怎样痴情爱恋她一再插足抢过来的男一号叶珈成,爱他所爱的一切,甚至他车祸丧生她就要割腕自杀。从董事长易霈“特别助理”变成项目部“时总”,也只是为了做完叶珈成生前要做的项目,还有特别设计的他们两个人的家。她还肩负着一个角色使命,就是让男二号易霈为她神魂颠倒,为她跟女三号赵雯雯解除婚约。另外就是站在易霈一边,参与“易茂”还有“易茂”跟“易东”的房地产公司、家族内部外甥和舅舅之间,以及公司背后不同财团参与的“职场恶斗”,还被恶势力的舅舅易钦东非法绑架用做了跟易霈恶斗的砝码。男一号叶珈成在剧中的角色使命在于怎样做一个有名的高级建筑设计师。研究生毕业作品“灵鸟”被他见异思迁、决然背弃的前女友宋晓京伙同另一个男人报复性窃取,他痛苦万分而至酒吧买醉,倒卧街头,碰到女二号易碧雅危难中伸出援手,不仅在伦敦街头把他捡回了家,还出重金赎回了“灵鸟专利”,又陪他回国,帮他在自己亲哥哥易钦东的“易东地产”把“灵鸟”做了出来。智商情商都不低的叶珈成当然知道易碧雅对他暗生情愫,而且要他配合,当着4年后归来的时简演示男女肌肤之亲。只是,时简紧追不舍,还是从易碧雅身边把他抢夺回来,易碧雅说得难听一点是落得“人财两空”。当然,叶珈成也就免不了“见利忘义”和“忘恩负义”的过错了。然后,“有志青年”叶珈成就不再有所作为,只是离开易钦东不跟他同流合污堕入犯罪深渊还算有点血性。男二号易霈的人设就是一个“好男人”,除苦斗勇斗智斗易钦东保住了易茂之外,故事使命就是保全易茂投资伙伴赵家名声,在赵雯雯出轨李亨利怀孕时自愿戴了“绿帽子”,一直痴情爱恋时简,充当护花使者,还在时简割腕自杀的一瞬间把她抢救了回来。其他,易家老外公、大女儿易碧君、小女儿易碧雅的角色使命就是和易霈并肩作战打败了败家子易钦东。宋晓京的角色使命就是被时简撬走了男友叶珈成之后给叶珈成制造灾难。女三号赵雯雯的角色使命在于,除了被时简无意中夺走了未婚夫易霈,还让她开车,无意中撞了正在走进婚姻殿堂的叶珈成的车,致他车祸丧生,给了时简一个致命的悲剧。最后再给她一个修女的使命,开导时简不要轻生。

二问,剧情“充满现实主义质感”吗?

这样的人设和角色使命,还能说明剧情“充满现实主义质感”吗?当然不能。这是一台标配的“职场恶斗”加“情场争风”、暴露了人性中各种假恶丑的“伪现实”的戏,也是一台五个男人与五个女人的情场游戏。这样的“职场恶斗”加“情场争风”戏同我们现在提倡的文艺作品要记录、书写、讴歌的新时代风马牛不相及,哪里有资格说什么“充满现实主义质感”?

三问,叙事“流畅紧凑高潮迭起”吗?

当剧中所有人物的叙事使命都是给女主制造一个空难,营造10年梦境两个时空,再给男主制造一个车祸致他非命,在梦幻和臆想之中敷衍男欢女爱或者悲欢离合的故事的时候,这种所谓的“奇幻、浪漫的元素”,全剧叙事就不留余地地背离了现实主义叙事必须写真实的根本法则。

还有故弄玄虚的“灵鸟”被窃取,包括贴上了聪明绝顶的标签的叶珈成、时简,还有精明强干的以易霈为首的这一阵线上所有的人,甚至连同戏里伦敦竞赛场上全体评委在内,居然智商都不在线,没有一个人想到,只要请叶珈成母校证明是他的毕业设计,就顺利解决问题了。遗憾的是,这样设置叙事桥段,全然把观众当成了傻瓜。

这样的叙事,既违背生活的事理逻辑,又和故事的叙事逻辑相悖谬,根本谈不上“流畅紧凑高潮迭起”。

四问,为什么有观众“会大饱眼福”?

在铺天盖地的搬演男女情爱故事的同时,竭尽全力展示豪华的家居和衣食物质生活,而且大篇幅地不厌其烦地反复闪回展示、咀嚼、品味,自鸣得意地陈说,当然可以送给一些观众某种传播学上所谓的“物欲奢望的替代性满足”,“情欲追求的替代性满足”,还有就是“疲惫心理的替代性的安抚”,“社会情绪的替代性宣泄”,“精神信仰的替代性填补”。

五问,真的有“正能量的积极意义”?

不说这个所谓“珍惜当下”的戏台上唱的“职场恶斗”和“情场争风”是怎样暴露了人性的假恶丑,当爱情至上,为爱活着,也要为爱去死,几乎是走火入魔神经兮兮、妮妮喃喃自言自语的女一号,人生就是咀嚼这一己悲欢的时候,她所展示的价值观“正能量的积极意义”不知在哪里。

这种价值观倒是布热津斯基的“奶嘴”战略需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