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录

中国作家协会主管

追逐一条溪流

来源:中国文化报 | 张恒  2019年07月11日07:53

雨后的井冈山明显有些潮湿。南方热带气息蓄积已久的能量被一场雨激活了,于是缱绻在深壑里的潮气以及植被的色香味,沿着高高的岩壁弥漫,随着长长的峡谷流淌。

天被两边的山峰撑成狭窄的一片,显得愈加高远,云彩瞬间就飘过了。峡谷也被映衬得狭窄和幽深,石阶小路蜿蜒在山涧里像一条陷在石缝里的葛藤。那条溪流就是在一个山岩拐弯处,和这条葛藤靠到一起的。

溪流也是从山上来,起点在哪里不清楚。井冈山的溪流很多,几乎每个山涧都有。尤其是这个多雨的六月,一面山坡就可能成为一条溪流的源头。那些从树根下、草丛里、石头缝和洞穴中渗出来的涓涓细流,三两处汇集到一起,就在山涧里奔涌起来。

一边是壁立的山崖,一边是陡峭的山坡,压抑得很,不仅视线被屏蔽了,思维也被屏蔽。幸好遇上这条溪流,心情忽然开朗起来,便追逐着溪流行走。

山崖太陡,山坡太凸,把溪流挤得很瘦。山的力量太大了,所有的物象都随着它的意志而改变。山崖往外随意那么一伸,路就歪了,差一点就跌到溪流里。幸亏溪流避让得及时,拐个弯钻进一处灌木丛里。山坡也时常往这边一突,溪水爬不过,就迂回地流,走了许多的弯路。好在溪水矢志不渝,无论费多大的事,依旧往下流。

一条溪流,因为山涧里的许多障碍,给了人很多想象。

平原上也有溪流,但没有那么多规矩束缚。平原上的溪流从不为自己预设路径,顺势而走,想流到哪里就去哪里,也没有多少障碍,遇不到山崖挤压,遇不到巨石拦堵,顺顺当当地流,一路欢笑一路歌。没经过什么艰辛就汇入了大河、汇入了大海。

但是,山涧里的溪流就不同了,要坎坷得多、曲折得多。想不到怎么会有那么多的石头要去拦堵它们,有那么多的岩坝要去拦截它们,有那么多的草丛和灌木丛要去缠住它们。还有许多的水潭截留溪水,许多的洞穴和支汊分流溪水,许多的陡坎造成溪流落差,命悬一线。

不过这些也成为风景。因为有了石头的阻堵,溪流就有了跌宕、有了漩涡、有了湍急、有了潆洄。跌宕的溪流顿挫波折,富于变化,更具表象美;蕴含漩涡的溪流,也蕴含了一种力量、一种能量、一种希望;湍急的溪流充满着激情、斗志,不畏惧任何艰难险阻;溪流在潆洄中具有不气馁、不言败的英雄主义胸襟和闲庭信步的浪漫主义情怀。

石头只能改变溪流的走向而不能改变溪流的志向,岩坝只能一时拦截溪流,而堵不住溪流的走势,草丛和灌木丛只能缠住溪流的水花而不能缠住溪流的奔涌,洞穴和支汊只能分走溪流的一股而不能分走溪流的全部,陡坎只能弯曲溪流的身体造成高低落差,却不能截断溪流、消灭它的生命。

山涧渐渐沉下去,溪流也渐渐变得丰腴。就在某个关隘,溪流不辞而别,钻入了植被深处,不见了踪影。而此时,一阵由远及近的轰鸣声传来,水口彩虹瀑布悬挂在前面的山崖。

两块天然巨石合成一张大大的嘴,一股湍急的水流从口中猛烈溢出,沿着悬崖峭壁喷注而下,声震山涧。腾起的水雾弥漫如雨,扬扬洒洒,四周一片湿意。无始无终的水流形成了高近百米、宽约十米的梯形大瀑布,蔚为壮观。

震撼!这是一个瀑布带来的震撼。

视线伴着水流跳跃,脉搏随着瀑布颤动。想象中,那狂泻而下的不再是瀑布,而是一群群奋不顾身的人,朝着深涧跳下去,前仆后继,视死如归,完成一次生命的绝唱。

忽然想起,这瀑布的源头不正是一路追逐的那条溪流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