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录

中国作家协会主管

花灯(节选)

来源:《小说界》2019年3期 | 庞羽  2019年06月27日08:50

《花灯》是一个关于存在与不存在的小说,一堵墙壁分割了你我。然而,我希望我的文字,也能穿过厚重的砖石,至于后面是什么,这需要读者的再次创造。

——庞羽

有人要来了。于嬛对着镜子说。镜子里也有一个于嬛。这是一种很奇怪的现象。把这面镜子折叠,折叠,再折叠,里面会有多少个于嬛呢?多少个于嬛,都会对着镜子说同样一句话。于嬛可算明白了,来的人不止一个,而且全都是自己。

毕业以后,于嬛一直待在南京。这里挺好,人,灯,车。饿了,地铁站能管饱。无聊了,有新百,德基,金鹰。寂寞了,还有个说话的人。于嬛不知道,要不要称他为“男朋友”。他叫孙成,在浦口工作,是一家生物研究所。地球上的生物太多了,他研究得没完。确实嘛。于嬛对自己说。天上飞的,水里游的,地上走的,都值得被细细研究。蚯蚓吃了微生物,鱼吃了蚯蚓,猫吃了鱼,微生物吃了猫,这个世界如此奇妙。于嬛能理解这点。有一次,孙成来新街口办事,他们俩一起吃了顿牛肉拉面。于嬛吃了一半,孙成吃了个整数。两人坐着,静静地看着对方。孙成的胡须长了点,脸上的肉也多了点。但于嬛不想说。不是怕孙成不高兴,而是没有说这些的必要。孙成坐了一会,问于嬛:你知道我们会被什么吃掉吗?

有可能是非洲的猎豹,有可能是海里的巨鲨。不过这些都太遥远。你去了非洲,不一定见得到豹子。你跑上了轮船,人家鲨鱼也不一定对你有兴趣。于嬛想了想,没吭声。要是被狗被猫被微生物吃了,活着还有什么期待。孙成看着她,看得于嬛有点热。要是把她点着了,加料,烹煮,盛锅,孙成会从哪个地方开始吃?这是一个问题。于嬛觉得自己没有看着那样好吃。

孙成并没有告诉于嬛,他们会被什么吃掉。于嬛也没问下去。两个人在牛肉面旁坐了一会。面汤冷了,漂着五色的油花。于嬛搅了搅汤,孙成打了个喷嚏。打完喷嚏后,孙成问她去不去看烟花。于嬛说,可以。烟花像拉面一样延展着。于嬛觉得无趣,但还是说好看。孙成说,下次我们去吃咖喱饭吧。于嬛点点头。

咖喱饭有点咸。于嬛也没说,把自己碗里的鸡肉挑给了孙成。后来一段时间,他们又去吃了米线、酸菜鱼、麻辣香锅。于嬛觉得酸菜鱼很酸,麻辣香锅很辣。到底怎么酸,怎么辣,于嬛没法和孙成说。好在,孙成也不问,默默地舀一勺鱼汤,滋滋地啜吸着。孙成的咂嘴声让于嬛觉得很安全。要是听一辈子的咂嘴声,于嬛觉得也无妨。孙成会咂嘴,她也会咂嘴。真是一段稀松平常的好时光。

前几天,孙成告诉于嬛,有人要来了。于嬛“嗯”了一声。她没问是谁。每天都会有人来,有人走。孙成又说,元宵节要到了,让她和他一起带那个人看花灯。于嬛又“嗯”了一声。电话那头的孙成似乎很满意。这也奇怪,人和人相处久了,就能远距离听到他的微笑。

于嬛再次看向镜子里的自己。这里是嘴,这里是胳膊。这些器官让她感到陌生。难道这些真的是自己的吗?也许她只是这个身体的宿主。她可以相信,她的所有意识,不过是寄居在这些人体器官上的光子信息而已。她可以在这儿,也可以在那儿,她可以在这个地方,也可以不完全在这个地方。就像把这些镜子折叠,谁能分清哪个才是于嬛呢?即使分清了,谁能证明这一切?所以,那个来的人又是谁呢?

到了元宵节,夫子庙热闹异常。人们拥簇在路口,举起手机。路牙边贴着二维码标签。只有扫了二维码,报名成功,才有资格进入夫子庙。于嬛扫着,却愣在了人群中央。她感觉自己就像待宰的肥猪,盖上了“检疫合格,准予屠宰”的水印后,便可以参加一场缤纷红火的盛宴了。孙成用胳膊肘捅了捅她。她知道他要说啥。不过孙成没说,他也知道她知道他要说啥。“叮”,手机程序完成了。孙成在前面走着,于嬛在后面跟着。要是他们身后多了个小人儿,也不是什么麻烦的事。男孩走得快些,女孩走得稳些。于嬛看向马路对面。那里有无数头猪,大猪,小猪,公猪,母猪。猪尾巴后面,串着一圈的猪仔。于嬛闭上了眼睛,深吸一口气,感受着血水淋满全身。

你知道,神州5号飞上太空时,杨利伟听见了敲门声吗?咚咚咚。于嬛勾着食指,敲打空气。

那不挺正常。人家总要串串门的。孙成说。

我说的是在太空,地球外面。

那更正常了。孙成停下脚步,看着于嬛。你说,把你抛在地球外边,你不都寂寞疯了吗?正巧杨利伟上来了,瞅对眼了,过来知会一声,日后好相见啊。

于嬛觉得孙成说得对。一个人在外漂泊,多一个熟人多一条路,哪怕不是老乡,也四海之内皆兄弟啊。于嬛点点头,挽住了孙成的胳膊。两个人并排走着,像飞行器某种成对的器件。

到了夫子庙正门口,警察要他们出示门票条形码。于嬛和孙成掏出了手机。

他们在等谁呢?站着半天。于嬛问。

等坏人。孙成说。

坏人?怎样的坏人?

非法地从事一些侵害他人利益活动的人类,就是坏人。

于嬛若有所思地点点头:那你在等谁呢?

我在等我们都在等待的一个人。孙成从传送带上拿走了背包。

那我们在等谁呢?于嬛又问。

我们在等一个人物。我写的书里的,一个很重要的人物。

孙成的这本书,于嬛也听他说过。玄幻吗?武侠吗?现实题材?先锋小说?孙成都只是摇头。于嬛想,每个男人,都会需要一本自己写的书,一本不被他身边人所了解的书。孙成写完了,她不会和他要的。要是孙成签上了他的大名,送到她手里,那她也只会客客气气地摆在床头柜,再添一个小夜灯。深夜,他们俩都睡了,小夜灯静静地发光,将孙成的书每一页都照亮。

那我们在哪里等那个人?于嬛问。

孙成没有回答她,急匆匆地涌入人群中。

……

庞羽,女,1993年3月生,江苏省作家协会签约作家。2015年7月毕业于南京大学戏剧影视文学系,现为南京大学文学院创意写作研究生。曾在《人民文学》《收获》《十月》《花城》《钟山》《天涯》《大家》《作家》《北京文学》《上海文学》《山花》《青年文学》《芙蓉》等刊发表小说40万字,小说《佛罗伦萨的狗》《福禄寿》《步入风尘》《我不是尹丽川》《操场》《退潮》被《小说选刊》《小说月报》《长江文艺·好小说》选载。并有作品入选《2015年中国短篇小说》《2016中国好小说》《21世纪短篇小说选》《2017年中国短篇小说》等年选。获得过第四届“紫金·人民文学之星”短篇小说奖、第六届紫金山文学奖、《小说选刊》奖等奖项。入选21世纪文学之星丛书2017年卷。已经出版短篇小说集《一只胳膊的拳击》(译林出版社),即将出版《我们驰骋的悲伤》(作家出版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