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录

中国作家协会主管

谁是我们的朋友

来源:文艺报 | 申弓  2019年05月15日07:37

朋友

李春当上了局长。

当上了局长的李春,让人产生了许多的想法。

刘南就首先想到了他。

刘南是李春的朋友。刘南自小就同李春一起长大,儿时同李春一起到坡上放牛,到河里摸虾,到山里去捉鹧鸪,又一起入学读书,只是李春比刘南聪明得多。这不,李春都当上局长了,刘南还是普通一兵。

普通一兵不打紧,偏偏他所在的工厂也不景气,第一批下岗工人名单中就有他。而且他老婆比他还提前半年多待业在家了。两个能打得死老虎的人待在家里,这么下去,怎么是好?最近听说某公司要招收一名财务。这个公司是个国企,正好又是李春局长管着的,刘南便觉得有了一线的希望。想着同李春的这种密切关系,便自告奋勇去找李春。

进了门,正遇上李春一家人吃饭,没说的,刘南便不由分说地被按在饭桌边坐了下来。虽然刘南一个劲地说自己已经吃过了,或推不过这一家人的热情,端起的碗里,被夹来的菜肴顶到了鼻尖上。

刘南越吃越激动,越吃越觉得他们的亲密。可吃完饭,当刘南一提出安排老婆做事的事,李春便一口回绝了:那是不可能的,再另想办法吧,相信天无绝人之路!

好你个李春,我还有什么办法好想的?刘南气呼呼地走了:当了官就不认人了!

不是朋友

城北有个林青,也与李春一般年纪,可他们开始并不认识,是公布了李春当了局长,才知道这个城里有个叫李春的人,而且成为他们的局长。

林青所在的企业也不景气,只是他的景况要比刘南好。林青是两年前便出来自己干了。那时提倡下海,林青牵头成立了一家贸易公司,生意做得也算红火,虽然不能成为首富,可也比上班时宽余。只是他老婆最近也下了岗。下岗便下岗吧,凭我一个公司的老总,养个老婆还不行?不想他想错了,他老婆是个挺要强的人,每天在家里闲着没事,见着他就闹着要做工,要上班,炒得他心好烦。林青也听说某国企公司要招收一名财务人员,林青自然也想到了自己老婆正适合这个岗位。

林青找到了李春,向李春表达了这个意思。

李春看了看林青,说,这么吧,你先将你老婆的简历送来。

林青一看有门儿,便回家连夜拟好了一份简历,和着三瓶茅台酒两条大中华一个微波炉送到了李春的家里。

李春看过简历说,不要客气,我明天带到局里跟其他同志研究研究吧。

可一研究就是半个月。见没消息,林青便又主动上门,请李春及局里的三位副局长和一位秘书两位科长,上了鸿宾楼吃喝跳完后,又是打保龄球又是桑拿泡足,闹了半夜,耗费了3000多。

送林青出来,得到的答复是:你回去叫你夫人做好准备,后天到局里来面试答辩。

还要经过这么复杂的程序吗?

要啊,到今天为止,报名的已超过了100人,只能是公开答辩再择优录用了。

完了。林青知道他老婆的底细,小学还没上完,又怎么能在100多人中脱颖而出呢。这个李春,白白地让我绕了一圈,你要是一开始就说不行不就结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