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录

中国作家协会主管

韶华逝,未敢忘忧国

来源:人民日报海外版 | 叶小文  2019年05月09日06:18

我在共和国的怀抱里长大,比共和国的年龄小一岁。共和国七十诞辰即将到来,梳理国家发展,就想到个人成长。

当过农民。在中国,人多不过农民、艰难不过农民。当过农民,了解中国最基层的状况,才明白农民一滴汗摔八瓣、一分钱掰两半的艰辛,才练就了咬着牙扛、豁出命干的坚韧,才能时时随遇而安,事事尽心尽力。

嗜好读书。大学才上一年,就考上了研究生。改革开放之初,邓小平同志说,社会科学研究要加强,法学、政治学、社会学也要恢复。但社会学已停顿30年,后继乏人。于是由费孝通主持,把世界几位著名的社会学教授请到北京,每省选一名学员,集中培训。我是贵州的人选。经过40天高密度填鸭式培训、如饥似渴地吸纳汲取,初生牛犊不怕虎,我决心对中国社会学的历程、为什么要复兴社会学进行理论反思,写了长篇论文投给《中国社会科学》杂志。半年过去,音讯全无。看着我老往传达室跑,同事们忍俊不禁:你还想在那里登文章?一年后,喜从天降,文章发表在1982年的《中国社会科学》杂志上,题目为《社会学否定之否定的进程及其内在矛盾》。那种喜出望外的心情,有点像“范进中举”。两年后,中国社会科学院评选出7篇青年优秀论文,此文中选。随后,我又在《中国社会科学》杂志发表了两篇论文,在其他社科杂志发表多篇论文,今年还在《文史哲》发表了《建设马克思主义宗教学探析》。

爱好音乐。60岁开始学琴。来自社会各界并非专业文艺工作者的“爱乐人”组成的“满天星业余交响乐团”,我是团长兼首席大提琴。近年来足迹踏遍祖国大地,5年来演出130场。我们的理念是:新时代民族复兴乘风破浪前行的巨轮上,每一分力量都不可或缺。人人都浸润在文化之中,人人都有责以文化人。既使韶华逝,青丝华发,未敢忘忧国。

我的一个感觉是,和祖国在一起,就有无穷力量。

习近平总书记说:“江河之所以能冲开绝壁夺隘而出,是因其积聚了千里奔涌、万壑归流的洪荒伟力。”“今天,中国人民和中华民族在历史进程中积累的强大能量已经充分爆发出来了,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提供了势不可挡的磅礴力量。”

作为共和国近14亿成员中的一员,作为沧海之一滴水珠,我也是这磅礴力量的一份子。

(作者为全国政协文化文史和学习委员会副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