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录

中国作家协会主管

诗中日月长

来源:天津日报 | 王本道  2019年02月12日08:01

“寒犹尽北峭,风渐向东生”,新的一年已经拉开了帷幕。流光如白驹过隙,追忆逝水年华时,难免会让人带上一些淡淡的流连,悠悠的怅惋。尽管这样,每逢年初岁尾,我还是习惯于独自去选购一册日历,迎接新一年的开始。今年亦如此,年初时走了两家书店,蓦然感觉日历市场较之往年海阔天空起来。与过去功能单一,形式老套的日历不同,如今的日历俨然变身为“日历书”了──不仅仅是一个查看日期的工具,还具备了一定的欣赏甚至收藏的价值。

由于自幼养成的喜欢古典诗词的习惯,岁月交替之际,我选购日历时,总是刻意搜寻古典文化的元素,而对那些眼花缭乱忸怩作态的明星、美女的玉照,印刷粗糙的山水画,推销保健品广告等类日历兴味索然。但以往多年,即便偶尔遇有名人书法、绘画一类的挂历,也属凤毛麟角,寥若晨星。记得1988年岁末,我应邀到一位校友府上拜访,闲聊时见他案头摆放着一册蓝色封面的小台历,每页印有一首古诗,遂拿来翻阅。那是上海古籍出版社印制的1988年版的《古诗台历》,蓝色的塑料封面还印有“龙”的暗花图案(那年系龙年),内中,每页不单印有一首七言绝句古诗,并附注释,阅后爱不释手。校友见状,当即慷慨馈赠并戏言:“眼见就到年底了,没想到我这本老黄历竟还送了个顺水人情呢!”就是这样的一本早已“失效”的日历,至今仍然摆在我的案头──心中早已期盼有本像样的诗词日历面世了。

中国是一个诗歌的国度,中华民族是一个充满诗意的民族。从秦到清,我们的祖先留下了极其丰富的诗歌遗产,现存的古典诗词数量可以说是浩如烟海,更不用说还有散佚的。当年孔子编《诗经》,为当时诗之集大成者。他说过:“《诗》三百,一言以蔽之。曰:思无邪。”“不学诗,无以言”。固然,每一个中国人,未必都去当诗人,但是改革开放几十年来,随着国人生活水平、生活质量的日益提高,诗意地生存却是众多人的向往。一位学者兼中医药专家也曾说:“唯有诗,可以让你与众不同。”“读诗和写诗,可以让你成为一个真人,一个性情的人,一个对这个世界的美充满感觉的人。”岁月如歌,人生苦短,作为一个普通人,既没有必要,也不可能通读数不胜数的诗词典籍,但若能按一年四季,二十四节气,三百六十多天,每天读着应景的古诗,三百多首诗串起一整年,便可集腋成裘,善莫大焉。而聪明的古人,恰恰是以农耕为本,在自然界的四个季节、二十四节气、七十二候、十二个月、干支计年,每一个日子里,都用诗歌刻下了印痕,留下了最美的语言。

在书店中徜徉,我欣喜地看到,如今名诗加名画,是诗词类日历最经典的编排方式,而且为古诗词选配的画作多为著名博物院、馆的藏品。能在一天之内,品味诗韵词情之外,又能纵览名家画作,让人每日里都沉浸在风光雅韵之中,岂不心旷神怡?其中有一册《每日读诗日历》显得独具匠心,每日所选古诗词都是诗人历史上那个日子所作,相似的物候风景,拉近了古今距离,极易唤醒现代人诗性的共鸣。另有一册设计精良,经典诗词与传统名画完美结合的唐诗宋词日历,我稍加浏览便思绪缱绻。内中所选诗词多为表现行旅思念,离家出仕,归隐入山等人之常情,其书写的种种境遇,大多分解在一年四季之中。如开篇为唐人张起的《春情》:“画阁余寒在,新年旧燕归。梅花犹带雪,未得试春衣。”苏轼的《江城子·东武雪中送客》:“相从不觉又初寒。对樽前,惜流年。风紧离亭,冰结泪珠圆。雪意留君君不住,从此去,少清欢……”陈羽的《送灵一上人》:“十年劳远别,一笑喜相逢。又上青山去,青山千万重。”如此等等,日历中所选的184首经典诗词,多数虽早已耳熟能详,但是由于选配的190幅中国传统画作,使得诗境画意配合默契,更让人赏心悦目,由衷感叹中国传统文化之博大精深。日历取名为“一年灯火要人归”,是诗人姜夔当年回家过年途中所作,让我打眼儿一看竟心生酸楚,情不自禁想起父母健在时自己回家过年的情景。如今,父母已仙逝多年,但是二老在年关将至之时,倚门翘首盼望孩子早日归来的拳拳之情,总让我“中心藏之,何日忘之?”念及此,我当即买下两册同样的日历,除自己留用一册外,将另一册寄给旅居异国他乡的大姐,想必那一首首情意深长、温婉细腻的古典诗词,定会让她重温全家人以往那笑语欢腾、雍雍乐乐的美好生活吧……

冬至已过,正值一年当中最为严酷的寒冬。因为“冬”与“年”相接续,人们在冬日里往往会不期然想到“及时当勉励,岁月不待人”的古训。走在冬日的街巷,看寒风中步履匆匆的行人,赶着上班,赶着工作,赶着千姿百态的生计,通衢大道之上更是车水马龙,熙来攘往。倥偬之中,每个家庭中崭新的日历都已掀过了几十页,或许是受诗词类综艺节目的影响,加之多家出版机构的匠心独运,各美其美,使得用“古诗词日历书”的人愈来愈多了起来。我思忖着,行色匆匆的人流中,一定会有不少人,每天清晨掀动日历的一刻,都会受经典诗句的感动,不由自主地在心底漾起一丝快乐,这无疑是冬日里一种别样的温暖与动人。

时光如逝水,诗中日月长。中国的诗歌其情感价值延宕了三千余年,应属天籁之声,如鸟鸣青谷,声和田野,星耀银河。诗和远方代表着我们对美好生活的憧憬与梦想,新的一年开始之际,每一个人,每一个群体,都满怀憧憬与梦想,蓄势待发。我们要发扬中华民族的光荣传统,付出辛劳、智慧、坚韧和勇气,以改革开放的姿态接力奋斗,续写奋斗者的新篇章,与伟大祖国共同前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