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录

中国作家协会主管

老神树下的年

来源:中国文化报 | 王忠范  2019年02月12日07:58

巍巍大兴安岭东麓峰岩下的鄂温克民族乡,因山上山下生长着亭亭玉立的白桦树,故名“查巴奇”,语意是白桦丛生的地方。乡政府北边大石砬子的南边,有一棵三百年的老神树,苍劲挺拔,独擎云空,像闭目养神的老者。老神树虽被风雨冲刷出树洞,但树干粗壮敦实,皱褶深黑,像山地上条条长垄。遮天蔽日、蓬蓬勃勃的树冠,东北枝叶尖尖细细,层层密密,翠绿清纯,如薄雾曼舞;西南枝壮叶大,重重叠叠,粗犷豪爽,似绿云生风。一棵树两样枝叶,令人惊讶!曾任乡长的那显峰告诉我们,最早流落到这里的鄂温克人发现了这棵神树,当作“白那查”山神来敬仰,并在神树下用石头堆砌起象征天地神灵的敖包。

禁猎以后,大山里的鄂温克人种地打粮、养羊养牛,搞山产品加工,收入增加,住进了楼房,日子过得像山上的柳兰花红红火火。每当过年和民族节日,人们都会在老神树下举行活动,那是一种幸福的表达。

刚进腊月,外出打工的、做买卖的、采山的、跑运输的都陆续回来了,家家户户开始忙年,民族乡里热热闹闹、喜气洋洋。各家各户宰牛宰羊,过年必吃手把肉,凿冰打捞冰河鱼,图的是年年有鱼(余)。做象征团圆的年糕、象征心心相连的套环面果。做灯笼、写对联、刻绘桦皮画、剪彩花,打年纸、办年货,忙得不亦乐乎。大人小孩一拨拨地出来进去,说说笑笑。很多人结伴来到老神树下,充满虔诚地往敖包的石头堆上添加石块。年轻人在老神树的枝条间系挂祭火的红绸条、祭地的黄绸条和祭天的蓝绸条,多姿多彩,飘飘闪闪。上了年纪的人点燃名叫“刚格”的香蒿草,以缕缕香烟净坛、净场、净身,然后将糖果、奶制品摆放在老神树前,祈愿新的一年风调雨顺。

腊月二十三送火神升天,接着拜北斗七星,年的气氛越来越浓。鄂温克民族自古以来热爱、崇拜大自然,不允许毁坏生态环境,人们在老神树前拜石、拜水、拜火、拜树,祈祷平安、降福,人畜两旺,并在老神树下放灯,玻璃灯、冰灯、电池灯……一片冰天雪地之间,一盏盏红彤彤的灯首尾相连,闪闪烁烁,给年带来美好的意境,让人满怀憧憬……

除夕之夜,家家户户屋里屋外插春枝、挂彩灯,红红火火,一派光明;供奉祖宗神、财神、护畜神,香烛点点。从此时起,女人不再动针线剪子,男人不打骂牛马,不能把东西扔到院外。家家吃团圆饭,喝春酒,放鞭炮,唱年歌,给长辈磕头拜年,欢乐中飞扬着声声祝福。

新春的第一天,大兴安岭上的太阳喷洒着金子般的光芒,云朵奶汁一样在蔚蓝的天空飘来游去,冰雪反射着雪白的亮光。面带笑容的山里人来到老神树下,互相施礼问候,抱拳拜年,欢欢乐乐,亲亲热热。老人们穿着民族服装环绕老神树跳起熊斗舞、野猪舞,呼喊着:“扎嘿扎,扎嘿扎……”姑娘小伙相邀而来,手拉手跳着集体舞,唱起鄂温克情歌、民谣,孩子们像撒欢儿的小梅花鹿,追追赶赶玩着游戏。

哦,又一个朝气蓬勃的鄂温克的春天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