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录

中国作家协会主办

阿西莫夫对2019年的世界做的预言,哪些对了哪些错了

来源:澎湃新闻 | 程千千 编译  2019年01月01日08:25

1983年底,《多伦多星报》邀请美国著名科幻小说家艾萨克·阿西莫夫(Isaac Asimov)对2019年的世界做出预言。当时的阿西莫夫精准地预言了计算机化(computerization)的发展,但是他对教育和空间应用的预测过于乐观。作为一名极其精敏且富有想象力的科幻大师,阿西莫夫的预言证明了,预测未来技术的发展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

阿西莫夫对于2019年的预测,刊于1983年12月31日的《多伦多星报》

艾萨克·阿西莫夫是世界上最具盛名的科幻小说家之一。他与儒勒·凡尔纳、H·G·威尔斯并称为科幻史上的三巨头,同时还与罗伯特·海因莱因、亚瑟·克拉克并列为科幻小说的三巨头。在40多年的职业生涯中,他创作和编辑的书籍超过500册。阿西莫夫的作品中,以“基地系列”最为人称道,其他主要著作还有“银河帝国三部曲”和“机器人系列”,三大系列最后在“基地系列”的架空宇宙中合归一统,被誉为“科幻圣经”。

在阿西莫夫的作品中,包含了大量关于未来社会与科技的预言。其中一些预言的确实现了,例如“视听交流”(sight-sound communication)技术,能让你联系到地球上的任何一个人;但其他的一些,比如一台能够将酵母、藻类和水转化为食物的机器,并没有被发明出来。

1983年,《多伦多星报》邀请阿西莫夫回答了一个问题:2019年的世界会是怎样?《多伦多星报》的编辑认为2019年是一个适合预测的时间点,因为它距离1983年恰好35年(编者注:原文如此)。乔治·奥威尔正是在35年前想象了1984年的世界。

当时的阿西莫夫表示,如果美苏两国发起了核战争,就没有预测未来的必要了。所以他假定核战争没有爆发。他将他的预言分为了两个主题:计算机化与空间应用。

阿西莫夫

关于计算机化的预言

在对于计算机化的预言中,阿西莫夫大体上是正确的,即便他的一些预测有些宽泛或显而易见。这些比较准确的预言是:

毫无疑问,计算机化的持续进步是不可避免的。

“移动计算机设备”会走进家庭。而随着社会发展愈加复杂,人们离开了这一技术将无法生活。

电脑会打破人们原有的工作习惯,与以往截然不同的新的职业类型会出现,并取代旧的职业。

机器人会取代日常文书工作和流水线工作。

社会的发展会推动教育的本质发生巨大的变化。所有人都需要懂得如何使用电脑,并且被教育如何在这个高科技的世界里生活。

这种教育上的变迁实现起来很艰难,尤其是当世界人口在以意想不到的速度飞快地增长。

然而,对于未来的计算机化发展,阿西莫夫还是做出了一些错误的,或者说偏差比较大的预言。

例如,他写道,技术会成为处理垃圾和污染的有力工具,全世界的国家和组织都会联合起来共同拯救地球“并不是出于理想主义的高涨或正直,而是出于冷血的现实考量,即如果不合作,大家都会一起毁灭”。

尽管联合国的《巴黎协定》为减缓气候变化提供了一个全球协作的框架,但是保守地说,国际社会还远未走上为阻止环境破坏而携手合作的轨道。

阿西莫夫还预言了技术会引起教育的变革,传统的学校教育会过时,孩子们在家就能通过电脑学习自己需要了解的一切。这在技术上是可能的,但他也假定了孩子们不会把时间都花在打游戏上。

《银河帝国大全集》(全15册),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

关于空间应用的预言

“我们会进入太空生活。”阿西莫夫如此声称。

大体上他是对的:人类在太空中建造国际空间站已经有18年了。

但对于未来社会的空间技术进展,阿西莫夫有点太乐观了。他预言说,到了2019年,人类能够“大规模登月”进行采矿工作,建造工厂以利用宇宙中的特殊资源,并建设天文台,甚至太阳能发电站,并将能量通过微波传输回地球。

阿西莫夫还认为,我们有望在月球上建造人类定居点。

“到了2019年,人类第一个太空聚居地将出现在设计蓝图上,或许已经投入了实际的建设,”他写道,“它可以容纳成千上万的人,此后也会有更多这样的定居地被建造起来。在这些定居地里,人类可以建造各种各样的小社会,为人类文明创造更多的可能。”

NASA(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确实计划在未来十年将更多宇航员送往月球,但对于地球上任何一个国家来说,在月球上建造一个永久的定居地都需要花上更长的时间。

预测未来科技为何如此困难?

用摩尔定律这样的观测方式去预测一年、两年甚至五年后的技术进步是可行的,但是,正如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在一份关于未来互联网的报告中引用奥莱理媒体公司(O’Reilly Media)的技术分析师安迪·欧莱姆(Andy Oram)的一句话所说的那样:“在超过五年的区间里,一切都有更广阔的可能。”

这主要是因为下一代人利用技术进步的创新方式是难以预测的。

前科罗拉多州教育与通讯咨询委员会的董事会成员艾德·莱伊尔(Ed Lyell)在皮尤研究重心的一份关于互联网和美式生活的报告中阐述了这一观点。

“彼得·杜拉克(Peter Drucker,现代管理学之父)曾在写作中讨论过历史上出现的重大创新变革,其中包括印刷媒体、推动工业革命的蒸汽机,以及后来出现的互联网。”他主要的论点是,这是否需要一代人的时间,大约25年,来让这个新发明真正产生影响。首先,社会使用这一新技术帮助人们把事情做得更好;这崛起的一代发现了全新的事物以及利用它们的方式。如此一来,人类就将在我们现在无法看见也无法定义的职位上工作。通过工作,我们可以去做现在无法预想、或只有零星想象的事;但要引导别人去看到他们的愿景是很难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