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录

中国作家协会主办

卖瓜姑娘

来源:新浪博客 | 晓舟  2018年12月12日08:53

北上列车途经徐州的时候,突然接到公司老总电话,要我当晩在北京宴请几位江苏籍企业家。他说,酒店订餐和约请客人的前序工作都已联系落实,你的任务就是带一点名烟名酒,准时过去主持招待。他强调,外地烟酒假货甚多,务必考证确保质量不出洋相。

保证质量,我有什么办法保证?只好微信文友圈里的大哥大阿明,请他物色一个京城博友给我当向导。阿明办事效率高,很快回电:“已落实,悠扬琴声,已将你的手机号告诉她。”

呵,悠扬琴声,那是阿琴的博客网名啊,她是个有故事的人,我记得呢——

那一年,初中毕业的北京姑娘阿琴,远去陕北洛川当了农民。生产队的西瓜熟了,为能卖出好价钱,队长决定派人运到延安去卖。选了三个车把式,加上经常念叨着想去延安的阿琴和小敏两个北京小知青。选好瓜,装好车,已是夕阳西下,三辆马车五个人的队伍出发了。

老乡驾着辕在前面拉车,阿琴她们大步流星地在后面跟着。山区黑得早,很快伸手不见五指看不清方向,只能凭着感觉走。远处不时传来狼嚎声,吓得她俩大气不敢出。走了近六小时,她们掉队了,老乡把车子停下来等,看到她俩一瘸一拐的样子,这才让她们爬上西瓜车。

她们躺在西瓜堆上,两腿累得发硬,但不再担惊受怕,便在晃悠悠的车上睡着了。当被老乡叫醒时,天空已泛鱼肚白,车子停在一条大河边。望着奔腾的浪花,她们心里酸酸的 —— 想家了。阿琴说,这一刻北京的家人还在睡觉呢,如果知道咱俩在这荒山野岭多伤心呀!

在河边洗了把脸,队伍继续前行。走了六十里山路来到富县时,领队才找了一家车马店停下来休整。三位老乡被安排在大通铺,老板把她俩领到一间装草料的小屋,扒出一块地方扔下铺盖,让她们睡在这里。打开脏兮兮的被子,她们和衣而眠,伴着草料的甘味很快睡着了。

中午吃了点东西,牲口也吃饱了,队伍继续上路,老乡告诉她们,此地到延安还有一百六十里路。就这样,他们一路风尘,直到第三天中午,才到达目的地——延安。

到了延安,他们直奔瓜果市场。老乡为了招揽生意,吩咐小姑娘大声叫卖。效果果然不错,她们那带京味普通话引人注目,加之帮着顾客挑选,并承诺生瓜包换,称杆抬得高高的,顾客非常满意。“北京女知青卖西瓜”成了一道风景,来买瓜的人络绎不绝,当天就卖掉一车半。

为尽快把西瓜卖掉,第二天他们改为走街串巷叫卖,一直干到天黑才回车马店。卖了差不多的时候,领队的老乡决定让她们去实现登宝塔山心愿,可两个革命小将看到卖瓜任务没完成,主动放弃参观,继续跟着老乡一起到三十多里的甘泉去卖,终于在甘泉卖掉了剩余的西瓜。

忆起这则在博客里读过的知青故事,我再次为之震憾。是啊,特殊年代发生的许多事情,真是可歌可泣!马上要见到这位当年的卖瓜姑娘了,可以了解到她的后续故事,真好。

“晓舟同志,阿琴奉命接站。请告知您是哪班车,我一定准时到位!”手机里蹦出一条热情洋溢的信息。火车快要进站时,阿琴又发来信息:“我在出站口等着,穿一件黑色皮衣,头戴紫色毛线帽,还有一副近视眼镜,哈哈,像不像相亲的节奏?”她很幽默,我只好顺着她开玩笑:“相亲用词不当。姐姐少年选美进宫,多年不见,乡下弟弟到皇城来寻访,这该叫做会亲。”

“卖瓜姑娘!”见阿琴在远处,我情不自禁发出一声嚎叫。出站旅客见我怪怪的,避之不及,阿琴则哈哈大笑。她接过我的包,让我跟她走。去哪?她说去我家呀,老张在家收拾房间迎接贵客呢。我说我早已网订了住处,不需住你家。阿琴批评我见外,我只好告诉她,此次来京只是短暂停留转道长春,今晚还有重要活动,请你来是带我到附近正规超市,买点正宗名烟名酒。

办完事情,我们在街边花园小歇。阿琴说,她拟召集温爽、赵嫣、杨自记、仲然等几位在京文友陪我吃饭,问我什么时间有空。我说这次没时间了,明天赶往东北,有可能就从那儿直接飞回江苏,现在我想用二十分钟时间采访“卖瓜姑娘”,请你谈谈卖瓜经历之后的故事。

多少过往事,仿佛就在昨天,阿琴侃侃而谈。卖瓜后的第二年,当地铁路部门招工,她被录进车站工作。在这里,她与同是北京知青的小张相识。小张是个很有才气的好青年,不久被调进铁路局,两人相距一百多公里。因经常相约结伴回京探亲,他们有了更多的了解,恋爱几年后,于一九七五年结婚。由于学历原因、年龄上也不占优势,想在北京找一份满意的工作不易,因此他们就在陕西这么呆着,一晃就是三十八年,直至两人退休后,才叶落归根回到北京安享晚年。

人生总有不如意,她说在陕北几十年,尽管工作做得很好,夫妇俩都连年当先进,但在入党、提拔等问题上总是遭卡,原因是当地人始终认为他们是北京人,迟早是要离开这里的,没有培养价值。年复一年,两个从小在京城长大的人,在黄土高坡上苦苦撑持,个中滋味一言难尽!

她说,好在有“小张”与她一路相伴,儿子的户口也按当时的政策,从小就被照顾落户在北京市。相濡以沫的爱情驱散着忧伤,后代的未来让他们寄予希望。孩子在北京家里长辈的照护下,读完小学中学大学,现在首都有一份很好的工作。老俩口苦尽甘来,回城后享受着北京老人的退休生活,平时在家里侍弄花草,电脑上写写博客,也经常参加社区活动,日子过得很温馨。

时间到了,我们握手道别。我说,我会把卖瓜姑娘的风雨人生,写成故事推荐给新浪,让更多的朋友了解你、了解那段历史,在博客互动中增添一份精神愉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