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录

中国作家协会主办

五塔寺的秋天

来源:文学报 | 沈书枝  2018年12月07日07:20

立冬日,去了白石桥东的五塔寺看古银杏。整个十月都在南方,以为要完全错过今年北京的秋天了,想不到还能赶上一点尾巴,也是很幸运的。到时已是下午,在门口看到售票处上张贴的告示,才知道恰好逢上每周三的免票日。

随三三两两人群走进写着“真觉寺”的大门里。空地上往前走几步,忽然迎面便见一大片空阔高台之后,几座尖尖小塔在塔座上耸立,正是金刚宝座的五塔寺。两棵极高极大的银杏树,左右掩映,将五座小塔遮得只见三座,中间一座琉璃瓦的罩亭。此刻银杏叶正是最好时候,橙黄茂密,将轻度雾霾的一小块天地也照得微微明亮。一颗微悬的心顿时放下,太好了,没有错过它们的佳期。

实际上,五塔寺只是一个俗名,因金刚宝座上的五座小塔而得名。它始建于明朝永乐年间,成化九年(1473年)告成立石,时名真觉寺。清朝乾隆年间,真觉寺经过两次重修,更名为“大正觉寺”。这两次重修,分别为庆祝乾隆生母崇庆皇太后钮祜禄氏六十、七十大寿而进行,以作为庆典的场所之一。其后宫廷画师绘制了纪实性质的《胪欢荟景》图册,其中《厘延千梵》一幅正是大正觉寺中的场景,可以一窥其当时繁华。画中古柏森森,殿宇重重,画面最深处,五塔塔尖耸立于雾霭之中,巍峨庄严。如今从前殿宇一概无存,只塔前空地上,还有乾隆年间在塔寺与大殿间添砌的内墙和从前大殿柱础的遗迹。而这两棵据说与塔同龄的银杏,竟然能够历经风霜劫难生存下来,成为参天巨树,无疑是一种奇异的幸运。

转过殿基,绕到金刚宝座塔前,银杏的全身显现,要到这时,才益发真切地感觉到它们气势的恢宏,如金色巨伞,撑天覆地。东边那棵银杏向阳得多些,叶已脱落小半,西边那棵则更大,还才刚入佳境。偶尔一阵风吹过,落叶纷纷作回旋舞,落在树下石狮子上,别有一种可爱意味。

站在寺塔前细看,才发现塔上每层短短挑出的石檐下,都密密麻麻刻满了一座座小小的佛龛,每座佛龛里都刻着一尊石佛座像。塔底须弥座上,也雕满佛像和吉祥图案。历经数百年风雨而略带残损的佛像,与眼前银杏的橙黄相辉映,显出光明颜色,实在动人心扉。我就这样站着,看叶子簌簌落下,过了一会,寺塔正面红色券门里两个已看完的老者走出来,互相赞叹道:

“这么漂亮。”

“五百多年,每年到秋天都这么漂亮。”

这里也是现今北京石刻艺术博物馆的所在,寺塔周围庭院,多有石刻博物馆的许多石碑、石刻。西边是墓地神道两旁的石羊、石马、石狮子,温驯可爱。高大厚实的守墓翁仲,手执笏板站立,一阵风过,旁边小银杏树上木叶应声而下,轻轻刮在翁仲头上(实际以银杏缓慢的生长周期,那样的银杏树绝不算小,只是在不远处古银杏树的衬托下显得其小与年轻了)。东边庭院则以石碑为主,驮着巨大石碑的赑屃,使人看起来觉得十分艰辛。

也有很多柿树,围绕寺塔成排种植。好玩的是,柿子树也是东边的叶子几乎已落尽了,西边还满是黑红的大叶。是北方如盒盖的磨盘大柿,中间勒一道痕。偶尔有枝头还挑着一两颗,明亮朱红,有的被鸟雀啄破了,但还没掉下来,就那么破破地继续挂着。时有巨大的乌鸦在枝头起落,音声呀呀,听起来很有些苍凉的味道。乌鸦是很具北方意趣的鸟,春秋盛景,在天坛、景山等昔日皇家园林游玩,常能看见乌鸦栖息在白皮松或是缀了朱红果子的柿子树上,有古典的画意。当其飞起滑翔时,羽翅并举,简直要使人惊讶,竟然这么大!后来在寺外偏僻处,也看到许多乌鸦,仿佛商讨会议般,聚集在离人较远的绿色栏杆上,起起落落,给人奇异的感觉,仿佛有什么要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