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录

中国作家协会主办

橘子和石头

来源:深圳特区报 | 刘放  2018年12月06日08:34

刘放 作家出版有小说集《远方的诱惑》、散文集《智慧钥匙》《有一个少年》《另类补白》、纪实文学《精彩与无奈》、旅游文化读物《虎丘》《周庄》、文化访谈录《你对刘放说》(三卷)、诗集《微醺》等十三种,江苏省作协会员。获国家级、省级文学和新闻奖若干。

插画 田威

在大自然的馈赠中,南国的橘子以其营养丰富、剥食便利、老幼咸宜而堪称物美价廉的大众水果,与彼时香遍季节角角落落的桂花规模效应相当。

翻查资料得知,橘子原产地就是我们中国。优良品种繁多,有4000多年的栽培历史。据考证,直到公元1471年,橘、柑、橙等柑橘类果树才从中国经由阿拉伯人传往欧洲。橘子至今在荷兰、德国等地,都还被称为“中国苹果”。1665年才传入美国。

遍翻《诗经》,其中写到的水果有很多,入诗的有桃、李、枣、茑、棠梨、枸杞、枳枸、棠棣、桑葚、葡萄,还有木瓜。不知何故,鲜见写到橘子。大约是因为集中作品主要取材北方的缘故吧。橘子的最佳产地,就是淮河以南的广大地区。

到了《楚辞》,橘子就惊艳于诗歌典籍中了,最有名的当属屈原的诗歌,穿越少年屈原的《橘颂》,让后世津津乐道。“受命不迁,生南国兮。”将橘子人格化,托物言志,标明自己对故国家园的深深眷恋,不离不弃。尤其诗中还有“年岁虽少,可师长兮”的句子,更是可堪玩味,展开联想。几百年后,这枚橘子传到吴中少年陆绩的手上,他用一个“怀橘遗亲”的故事,让这枚水果展示出人伦的光泽 。

这个典故,在中国的孝文化中久久流芳。

东汉末年,苏州人陆绩才六岁,随时任庐江太守的父亲陆康到九江拜见当时的高官袁术。袁术招待上门的小客人,用的是橘子。这种大户人家的橘子,当然是好品种,小陆绩舍不得全部吃完,就将其中两枚塞进怀中,想带给家里的母亲。临别告辞,躬身施礼之际,橘子滚落地上,袁术笑问他:“陆郎啊,你做客怎么吃了还要拿啊?”陆绩如实承认:“好橘子,想带回家给妈妈品尝。”袁术听罢,当即赞赏了小陆绩的作为,并将此事在别的场合提及,让许多人都知道了这个六岁孩子得到好东西而思亲的做法。之后便成佳话,传播千百年。到了元代,学人郭居敬将其编入《二十四孝》中。戏剧舞台反派角色袁术,因了这枚橘子,也似乎被一个少年在其白面上涂了一抹暖意的腮红。

当然,更值得称道的,还是陆绩心中有人。他得到好东西,不是自私地独享,而是想着分享。他把外出做客尝到的橘子带回家给母亲,他母亲品尝到的就不仅仅只是一两枚橘子。他母亲一定能通过儿子的描述,知道自己儿子在别人家做客时的经过,人没去,心也间接去了,领受到了对方对自己孩子的客气友好。这是一种非常有价值的分享,为日后投桃报李的感恩还情,埋下良好的种子。他母亲从儿子带回的橘子中,当然能明白儿子的孝心,搂儿在怀,喃喃表扬,就充分利用好了这两枚橘子瞬间转化而成的教材。橘子自家果园可摘,街上摊点可买,滋味都有异于儿子做客时带回家的。这种带着小儿体温的橘子,昭示的是其孝心爱心。这是可贵的人之品行。适时加以肯定和点拨,告诉他,对自己母亲要这样,对他人也要这样,就能让儿子小小心灵更加根深蒂固地树立为众多人谋福祉的宏大志向。

细想,陆绩的怀橘,与其日后的船载廉石还乡,有着非常严密的内在联系,几乎形同因果。

石头,在中国文化史和世界文化史上,永远都如岁月河床上的和田籽玉。如旧、新石器时代,如中国金陵石头城,如灵秀孙石猴,如拜石米氏癫,如巍巍《石头记》……

少时手捏两枚橘子便演绎出诸多滋味的陆绩,走上建功立业的人生大道后,非但没有被处处难免的绊脚石绊倒,反而更于一块大石头上不经意间撰写了让后人受益无穷的精美华章。

陆绩的这块石头,并非《石头记》中贾宝玉的佩玉那样得来诡异,而是在千里外的广西郁林郡做郡守,离任返回东吴故里时,船轻不堪风浪,急中生智,随意从郁林河边抬上船的一块石头。如今,这块穿越一千八百度春秋的石头,放置在苏州文庙中,让后人浏览评说。

陆绩在任时,是百姓心里口中的好官。据记载,他上任后非常注重民生,发动民众抵御天灾,修筑民用工程,在南江村上领民众凿下的井,至今还能用,人称“陆公井”。此举在当时,为改善饮水和生活条件,减轻疫病传播,有积极示范作用。陆绩到任时已有两子,正想有一个女儿,天遂人意,他在郁林郡刚巧生了一个宝贝女儿,他便开心地给女儿取名郁生,作为纪念,对脚下土地的感恩之情不言而喻。离别之际,迫不得已从河畔索取的一块石头,反映的正是其两袖清风。

河畔石搬走了一块,留下的却也是为官的标杆,以致后人久久缅怀思齐。五代时的南汉贵州判史刘博古,念及陆绩怀橘孝母之孝道,就在陆公井边栽橘一株,故陆公井又被称为“橘井”。本土居民大约还是觉得“怀”字动作可爱,还是作“怀橘井”。此地地名亦被定为“怀橘坊”。到了清光绪年间,时任贵县知县的东莞籍蒋航,还将这一带定名为“橘井名区”,并亲自题签立牌楼,此牌楼至今尚存。这都是带块巨石离任的陆绩所留下的无形资产。

有意思的是,这怀橘的故事,距离郁林有着很远很远的时空,但从当地人的喜爱程度看,仿佛那个故事就发生在他们那里。那两枚橘子,就是他们郁林当地的橘子。那个怀橘赠母的孩子呢,自然就是他们左邻右舍中的一个普通孩子。

在苏州也是这样。陆绩的出生地和归葬地都是苏州,但这个怀橘的故事,并不是发生在苏州;但如今苏州人说起这个故事来,好像其中小主人公,就是哪条临河弄堂里的一个“小赤佬”。

说到船上的巨石,苏州人一定忘不了宋代吴郡人朱勔的“生辰纲事件”。他就是靠搜集网罗太湖石,北上进汴京,投好宋徽宗,结果,虽然一时腾达云霄,最终还是以惨淡句号收场。船上石头进石头出,石头这个不说话的角儿,在演给后人看怎样一出戏?

苏州船上的巨石,就像一个寓言。

一枚有滋味的橘子,带来一块有分量的石头。

橘子和石头,并不通灵,是万物之灵的人,赋予了它们以灵性。

陆绩与橘子和石头的两个故事,久久以来,均频频被提及;遗憾的是,在张扬这两个故事时,它们从来都彼此被割离。说孝道,会说到少年陆绩与橘子;说清廉,会说到成年陆绩与石头。仿佛二者虽不至于南辕北辙,但这两个故事总还是两条线上的动车,各奔各的目的地,互不相干。其实将二者打通了,不仅是一加一大于二,甚至彼此是物理关系,也可能是化学关系。

一个心里有他人的孩子,吃一枚橘子会想到他的娘,做官了,他就不会将自己当成百姓的“父母官”,而是将百姓奉为父母来孝敬。在任时,他想到的是为百姓父母做实事,做善事;离任之际,他想到的绝不是趁机捞一把,而是善始善终,完美谢幕。古代官场上,有不少人任上政绩不俗,离任时却晚节不保,造成前功尽弃,让人叹惋。想一想,真的是“年岁虽少,可师长兮”。这些人真的该想一想少年陆绩,闻一闻那个远古少年手中的橘香。

陆绩的压船巨石,可以让为官者读懂很多。即便某些人带着贪念侥幸一时成了漏网之鱼,夜半做梦,难保不常常驾扁舟于波峰浪谷颠簸吧?梦中惊醒,枕席一片虚汗,值得吗?不义之财,不洁之财,不但不会给自己带来安心舒适的晚年,而且还大有养育不肖纨绔后辈之虞。钱财来路不干净,后人不劳而获,哪能不滋生无德无能的惯性思维?今人已有让人调侃的“坑爹”笑谈,“漏网之鱼们”一不留神,恐怕就埋下了“坑儿”的种子吧!哪里比得上船头有块镇船石,上无愧日月,中不惧风浪,下有鱼儿仰视的快意人生?

一枚小小的橘子,在心中有他人的人手中,会渐渐变成一块增添人生分量的廉石。

橘子又香甜了南国。我们在食橘时,不妨想想这枚人间嘉果的千年岁月,想想与它同一方水土上的人和事,再剥开它苦涩的表皮,掰下一瓣瓣甜美,一瓣瓣思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