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录

中国作家协会主办

嘹亮吧,诗歌!

来源:湛江晚报 | 周有德  2018年12月05日11:40

嘹亮的十一月,嘹亮的雷州半岛,嘹亮的遂溪。小巧却端庄的影剧院,阶梯式的红色座椅,如阶梯式的抒情长诗,缭绕着红色的升腾。第十八届(遂溪)国际华文诗人笔会诗歌朗诵晚会正在举行。

一首《1978,新的腊子口》,如从北部湾滚来的狂飙猛烈。上海来的著名诗人桂兴华朗诵着他的抒情长诗《邓小平之歌》选节。 余韵未了,掌声骤然,巨浪压过巨浪。桂兴华轻轻地整理一下他红色的长围巾,用略带上海味的亲切说,“我要把这本《邓小平之歌》送给湛江诗人周有德。”我发呆了,我顿悟了,我快步走上舞台,虔诚地接过桂兴华老师的赠送,高高举起惊喜,心里灌满了宏大的嘹亮。

我喜欢如歌如诉的绵长和铿锵。我曾请教著名诗人、笔会执行副主席洪三泰老师,从读他抒写“一带一路”的长诗《大海洋》说起,还有他三个弟弟的三部长诗《丝路叠影》《半岛丝情》《丝路梦回》。他叮嘱我广泛涉猎,研读名著和经典,特别是桂兴华的抒情长诗。

2018年5月5日,我在淘宝天猫上搜索。“昌世永乐图书专营店”有“正版《邓小平之歌》,抒情长诗,桂兴华著”,148元,含运费合计158元。点击付款标志之后,一个电话给我淋了一头冷水:抱歉,《邓小平之歌》没有存书了。随即我收到了退款。

我不甘心,继续在淘宝上搜索“桂兴华”,跳出来了,是《跨世纪的毛泽东》。我给“一叶知秋16853”付了价款29.9元。可是电话又来了,没现货了,可以退款,也可以给你影印本。我刻不迟疑选择后者。《跨世纪的毛泽东》和当代著名抒情诗人桂兴华,终于让我小心翼翼地打开了。

2018年2月,上海市作家协会、上海市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以“嘹亮的红:从《邓小平之歌》到《兴业路上》”为主题,举行了“桂兴华长诗座谈会”,中国作协副主席吉狄马加从北京发来贺电。在当代中国诗坛,被誉为“红色诗人”的桂兴华开创出政治抒情诗的一片天地,1993年即创作出版了新时期以来中国第一部政治抒情长诗《跨世纪的毛泽东》。随后,桂兴华连续创作推出了《邓小平之歌》《中国豪情》《永远的阳光》等11部作品。

我在淘宝网一下子下了11个单子,丰顺快递很快送来了。读着桂兴华“嘹亮的红”,我猜想他的身材是挺拔的。在第十八届国际诗人笔会上,我终于见到这位笔下有乾坤的诗人,却是一位个子不高的长者,但他的头颅是高昂的。也许为了诗的张力,他压缩了胸腔,才喷发出如此波澜壮阔的中国豪情、永远的阳光!

桂兴华老师在我捧上的《跨世纪的毛泽东》影印本上亲笔签名,并要了我的手机号码,以便笔会之后给我快递:最近获得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诗集金奖的《邓小平之歌》。他却给我如此惊喜,将他的朗诵本,连同夹在书里、写满灵感的纸片,在朗诵现场赠于我。这是告诉我,诗人怎能不歌唱自己的时代呢?在历史的站位上,或者狂风暴雨、摧腐拉朽、凤凰涅槃,或者披荆斩棘、传承创新,奔向未来。拖拉机、流水线、发微信、谈恋爱、或叹息、或微笑,都是接地气的细腻,活生生的诗意。但直面经济社会的日新月异,歌唱新时代,更是当代诗人的责任和担当。我们不可能双脚踏在这块土地上,而闻不到浓郁的泥香味。

在岭南师范学院举行的诗歌论坛上,华中师大老教授张永健庄重地给我赠送了他关于中国新诗一百年的发言稿。在午歇路上,他又兴致勃勃地说着贺敬之诗的《白毛女》、歌的《放声歌唱》。

时代啊我们的时代。桂兴华说,无论如何老去,他都将执着于时代的抒情,以黄埔江的浪花和大上海的细微,继续歌唱东方的浩瀚。为迎接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他正在以中共一大召开地址的兴业路为切入,以”路”为总意象,创作史诗《兴业路上》。

的确,百年新诗从来没有今天这样的繁荣盛世。除了大量官办和民间刊物、笔会,随着量子和互联网技术的应用,更有海量的微信、博客等不断爆发涌现的高科技平台,以移动阅读、移动写作、移动分享的方式,为现代诗歌的生长开发了无边无际的肥沃的土地。

伟大的土地必有伟大的收获。黄埔江奔腾着多少东方的诗,南海回旋着多少响亮的歌。

世界是多层次多侧面的,诗歌也是多层次多侧面的,它喜欢静静的品味、沉思、冥想,也热爱澎湃、嘹亮、飞翔。

桂兴华是中国的诗人,是中国的朗诵家。近年来,桂兴华策划了200多场诗歌朗诵会,带领各界群众共同诵读红色诗歌,发出时代强音。近三年,他的诵读会连续获得上海市公共文化创新项目奖。

中国新诗第二个一百年的开张之年——2019年即将到来。

嘹亮吧,诗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