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录

中国作家协会主办

《浙江散文》2018年第4期|肖克凡:醉在苍翠荷塘间

来源:《浙江散文》2018年第4期 | 肖克凡  2018年12月04日07:44

范胜利 / 摄

里叶出产的莲子,在南宋诗词里已有描绘,

荷叶罗裙一叶裁,芙蓉向脸两边开”。

那是无意间谈到“五加皮”,我自然认为这是我所居住的这座北方城市的名牌产品,而且有广告云:“五加皮酒,选用本地特产上等高粱,配以十多种中药材加工而成,其味微甜,有祛风湿,舒筋活血之功效,采用传统陶瓷瓶装,古香古色,深受东南亚和南洋群岛等地的喜爱。”

这不是虚假广告,句句实情。据说本市“五加皮”曾获巴拿马博览会金奖,当然那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

多年前我曾经打电话购买五加皮酒,得到厂商答复“全部销往东南亚”。确实,那些年在我们这座城市的超市或商店,真的没有见过它的靓影。

就这样,这座城市出产的五加皮酒,于我很遥远了。法国的香槟,俄罗斯的伏特加,日本的清酒等等泊来品,反而显得伸手可得,花钱能够买到。

自从兴起网络购物,我也未曾尝试网购五加皮。毕竟不是嗜酒者,有它五八,没它四十。这就是时光。

山不转,水转。夏日里从萧山机场前往建德市路上,与接机的朋友谈到当地特产,无意间听到这个生疏而熟悉的名字——五加皮。浙江建德居然冒出什么五加皮?我完全不能相信。因为我始终认为这种具有保健功能的药酒,只有我所居住的那座北方城市出产,而且“全部销往东南亚”为国家创汇,令本埠市民难品甘醇。

俗语云:他乡遇故知。莫非我在异乡遇到家乡的名酒?倘若如此,不亦快哉。

建德朋友极其热情,几乎把我当作渴望迪士尼乐园的小朋友,驱车直奔建德市区宵夜店,随即叫了瓶“五加皮”。

玻璃瓶,二两装,很是玲珑。我与五加皮隔瓶相望,此者净高一米八八北佬也,彼者酒液深橙色似古铜。这确是建德特产“五加皮”,品牌“致中和”,酒瓶贴签印着“精气神”三个字,显得很是自信。

有史料载,建德的致中和品牌创始于乾隆二十八年即1763年,有徽州药商朱仰懋在这里以“致中和”为店号开业,而“致中和”则出自《中庸》“致中和,天地位焉,万物育焉。”

建德出产的致中和五加皮,于1876年获得新加坡南洋商品赛会金质奖,1915年获巴拿马万国博览会银质奖,1929年获首届西湖博览会优等奖……这就是历史的时光。于是我的固有观念随即被颠覆,原来远在浙江建德地方,更是五加皮酒的古老产地。

我酒量极小,却有他乡遇故的感慨,于是饮光小瓶致中和五加皮,不觉间体会到“精气神”三字的实用意义,果然如此。

几天行走采风,渐渐悟出为何建德出产五加皮酒的缘由。自古新安江水清澈甘洌,实乃酿酒上佳水源。江南气候多湿,经二十九味药材酿制而成的五加皮,恰恰具有祛风湿抗疲劳的功效,可谓此地之物产者,必为此地之所需也。这便应了古诗云“越鸟朝南枝,胡马依北风”。建德出产五加皮,实属必然。

暑月小饮五加皮,心清气爽抖精神,不亦快哉。

其实建德还出产莲子酒。大慈岩近万亩荷塘,其莲产品已经成为地方特色产业。里叶古镇的白莲更是获得国家地理标志。那里酿造的莲子酒,有“建德茅台”之称。

于是,因莲子酒而寻访古村里叶的十里荷塘,便丰富了采风行程。

建德所辖的地名,总让人觉得颇具诗意。里叶,尽管不知这两个汉字作何解释,已然令人神往。

里叶出产的莲子,在南宋诗词里已有描绘,“荷叶罗裙一叶裁,芙蓉向脸两边开”。清乾隆年间,里叶出产的莲子便被列为贡品。

如今的里叶,已经开发为“十里荷莲子采摘基地”,采莲蓬,赏荷花,踏水车,摸田螺,钓龙虾……夏日农家乐趣,让城市游客沉浸其间,乐而忘返。

我们来到里叶荷塘,纷纷抢拍相继盛开的荷花,将“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的诗意收入镜头窃为己有。据说这里已经成了摄影爱好者的天堂。

蓝天阳光下,满眼荷叶充满绿意。令人感到接天碧绿不仅仅是里叶荷塘的颜色,更有居家难得的味道。那一望无际的绿荷散发的清新,处处与你撞得满怀,爽神悦目,深入心脾。

其实我所居住的城市,早年不乏荷塘景色,有“小扬州”之称,因此有作家刘云若民国年间所著长篇小说《小扬州志》。随着城市化的推进,“小扬州”跟随作家而去,荷塘也荡然无存矣。此番拜访里叶荷塘,仿佛成为温故之旅,童年美景的再现,近乎移情——于是疑将里叶当吾乡。

里叶的十里荷塘,直接远山。给人的感觉是倘若没有远山屏挡,那无边无际的荷塘便漫天遍野而去,尽情尽性地充满人间……

我喜欢盛开的荷花,淡雅而不浓烈,安然而不喧哗。其实我更喜欢含苞欲放的荷蕾,它悄然包含的生命力,与盛大开放形成美的对比。一路行走也会偶见几行败荷,那荷茎,那荷叶,全然枯黄,有的侧身倾倒,却株株将周身化作恺甲般颜色,默然透露出生命无尽的顽强力量。

我想起近年时兴的荷叶茶。荷与莲同种同宗,本是浑身皆有用途的植物,即使制叶成茶极有降火清热之功效,因此人们对荷的吟颂,确实具有人生启迪意义。

里叶古村开发新型农村旅游产业,荷塘间已然建起长亭遮阳乘凉。有当地农民出售荷莲产品,老汉的肤色近乎古铜,与碧绿世界形成强烈对比。他出售莲蓬与莲子,被我们抢购而空。人们争而啖之。与以往食过的莲子相比,里叶的莲子味道果然不俗,清脆甘甜,齿颊留香。

买莲子,买莲蓬,买莲芯,这不是寻常意义的购物,分明要把里叶带回家去,将这里荷塘气息分享给亲朋好友。

行走荷塘间,忽闻洞箫声起。其声弥散开去,环绕荷塘不散。这是当地作家朋友以毛竹自制洞箫,乘兴吹奏以抒怀,那洞箫乐声露水似地流淌荷叶间,可谓适得其时。

来自天南地北的文友相了聚于里叶荷塘,夏日清凉,其乐融融。尽管未饮莲子酒,心也醉了。醉在蓝天绿海里。然而那绿海正是里叶的十里荷塘,那无边的荷绿,染得远山苍翠,那苍翠所蕴含的是这方土地勃勃兴起的生机与活力……

肖克凡为中国作家协会全委会委员,天津市作家协会副主席。著有长篇小说《鼠年》、《原址》、《天津大码头》、《旧租界》等八部,小说集《你为谁守身如玉》、《蓝色鸟》、《唇边童话》等十六部,散文随笔集《镜中的你和我》、《我的少年王朝》、《一个人的野史》。长篇小说《机器》获中宣部第十届“五个一”工程奖、首届中国出版政府奖,并入围第七届茅盾文学奖。长篇小说《生铁开花》获北京市文学艺术奖。为电影《山楂树之恋》编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