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录

中国作家协会主办

《诗刊》2018年10月上半月刊|代雨东:四十年匆履,叹飞花落絮

来源:《诗刊》2018年10月上半月刊 | 代雨东  2018年11月09日08:16

暗 香

夜深月皎。看枝头落雨,叶青将老。唤起童心,池里鱼儿戏追鸟。荷美如今嫩

翠,怕经风、欲游波藻。但等到、秋动窥寒,青影还思俏。

相告,备凉轿。似是去时遥,一路谈笑。戏人竞侥。归意正怀野阳照。小院痴痴搀手,玉兰香、海棠芳了。世情意、难尽也,似君预料。

长亭怨慢

又醒早、楼台飞燕。正啭鸣时,柳烟如幔。几过风回,假山高处水轻溅。独情幽坐,知是我、藏庭院。总在有情时,几杯酒、一帘清宴。

无伴。寂人人不见,无意像谁书怨?知音去也,看夕艳、色飞红浅。难忘却、傍晚君来,恐相送、远行红伞。不听步行声,怕是影来魂散。

并蒂芙蓉·苏州

站太湖边,向纵深望去,千家渔早。帆上看舟遥,碧天幻成巧。莲香岸边易醉,远处无垠荡晨淼。晚来正好。坐潮头、望尽烟波飞鸟。

回车几番不忍,更途中赏翠,文书来报。商场有飞鸿,战争四边吵。回头夕阳渐下,惜别心悠恋多少。大商正道。叹人生、乃当奇妙。

孤鸾·金边

天涯之旅。过万里江河,几经风雨。雨后金边,已是雾消云去。驱车夜归旧府,果园香、信需摘取。正好知音赠酒,饮数杯难拒。

五湖人、皆有飞天羽。纵家国情怀,依然如故。四十年匆履,叹飞花落絮。而今壮怀志旧,望乡关、是归鸿处。锦途夕阳未晚,任前途无虑。

三部乐·游杭州

凉月飞声,向仙境西湖,乱云深处。夜岚垂练,竟似笙歌轻舞。细波上、舟横莲风,看隙光叠影,柳凝晨露。午来雨尽,才湿去人归路。

岸边独玩秀色,叹雷锋夕照,正悬天暮。遥看往来玉影,边行低诉。顾眸间、妙移素步。钱塘雾、涛缠旧谱。寂境笛远,弹一曲、幽情谁助。

芰荷香·夏至莲开

小栏杆,接青莲一侧,伴夏荷闲。水波无漾,正是绿盖红颜。风来细润,浩千顷、未见香残。谁在岸边沙滩。蝶飞正舞,妙步连环。

解去轻舟任行远,过芳香无数,几变河湾。柳明深处,又闻东阁名媛。十方香散,逆风处、一束花兰。更有夕阳高悬。幽幽旧路,弹尽诗弦。

念奴娇·武汉怀友

古城三镇,已然是、发展飞腾之势。第一枪声,犹耳际、千万仁人志士。改革开来,而非旧貌,畅展雄鹰翅。锐未可挡,更添多少壮志。

记得细雨微风,楼台遇伯乐,重书新史。再起凌云,挥铁剑、直舞遍山旗帜。静目观云,豪情已壮也,举香为誓。纵骑横望,一川车马飞掣。

夜合花·义乌

雾锁悬峰,寺香绕梦,义乌幽染潇湘。南江水碧,谁将舟寂无缰。风细细,雨茫茫。念笙箫、此是何乡?看云飞舞,夕阳残照,最美梳妆。

临行几点幽香,若我池边信步,笑看忧伤。抬高望远,又添几眼沧桑。月暗夜,叹西墙。柳无声、荷伴池塘。欲眠还醉,独扶良久,心惹秋黄。

双头莲·蚌埠

淮水之滨,惊往昔珠城,万般孤傲。千年一啸。日月里、消尽当年残照。梦断岸上熙熙,听河风烟老。谁预料。一个情缘,崇山峻坡喧闹。

今日市内繁荣,咏郊区秀水,相相称妙,相相重要。念此际、百姓安居欢笑。已是梦幻仙都,正仙风环罩。书未尽,政顺人和,山川俊俏。

游走于城市与山水之间

莫真宝

代雨东自称“经年为诗,欲营友道。三十载如昔”(《一叶春秋自序》)。自《代雨东诗词选集》于2001 年出版以来,他陆续出版了十几部诗集。2012 年以来出版的《月寒录》《残墙录》《一叶春秋》《梨花溪》等诗集,收录的作品均以词为主。

代雨东词的内容,集中在两个方面,一是抒发内心幽微的情感体验,二是涉笔城市山水。从制题来看,代雨东多用比较抽象的名词作为词作的题目,有意泛化其描摹对象,以便于情感的自由抒发。这些词作,真实而立体地记录了代雨东的日常工作、生活经历和生命体验。

代雨东从事文旅项目投资,致力于打造文旅小镇,长年游走于全国各地考察,当他以文旅开发者的眼光去打量眼前的城市和山水时,在城市中看到的是往往是山水的面影,在山水中看到的却是未来城镇的幻象,这种体验必然有异于传统文士把玩山水的趣味,从而在词中寄寓了独特的思想情怀和审美体验。《孤鸾·金边》《双头莲·蚌埠》《并蒂芙蓉·苏州》《夜合花·义乌》等大量词作,都具有类似的特点。习惯了阅读唐宋词的我们,很不容易走出上片写景、下片言情的经典套路,初读这批作品,恐怕难以跟上词人的思路或情绪。如《夜合花·义乌》表达对“义乌”这个地方依依不舍的情怀,将写景、言情交织成一片,而言情吞吞吐吐,欲说还休,直欲将读者带进那种缥缈的境界。就写景而言,不像古人追求“状难写之景如在目前”那样的条理性与现场感,而是基于池边信步的所见所闻,阑入不少现场之外的景物,一会儿雾锁云飞,一会儿夕阳残照;一会儿风雨交加,一会儿月暗柳暝;一会儿扶杖闻箫,一会儿枯荷听雨……这里有实景,也有幻象,现实场景与虚化场景互相交织,难辨彼此,甚至连实景也一起虚化。在词人笔下,一任意识流动,完全打破了传统的唐宋经典词作清晰流畅的秩序感。在他的词中,甚至不惜使用“独扶良久”(《夜合花·义乌》)这样并不稳妥的省略句,以及在“寂境笛远,弹一曲、幽情谁助”(《三部乐·游杭州》)数句中,故意将“笛”与“弹”相关联,人为设置理解上的“黑洞”,造成语言搭配的违和感和生新感,将莫可名状的情绪呈露于字里行间。代雨东的此类词作,笔触所及,往往大开大阖,如骏马脱缰,猛虎出林,又如航母巡海,战机排霄,内蕴不可一世之气象。这是一种弥足珍贵的创新意识,表现了鲜明的现代艺术色彩和全新的审美风格。

作者:代雨东,1966年生,安徽蒙城人,中华诗词学会副会长、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北京大学公共政策研究所研究员,主要著作有诗集《代雨东诗词选集》《花影集》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