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录

中国作家协会主办

《人民文学》2018年第11期|李朝全:梦工场追梦人(节选)

来源:《人民文学》2018年第11期 | 李朝全  2018年11月05日08:45

启 梦

二〇一二年十二月七日,习近平总书记视察深圳前海。

那时的前海,还是一片荒野滩涂,是十五平方公里的新填海区域。五年多过去,这里崛起了一座现代化新城。

在前海前湾区一路,有一处占地五万八千平方米的黑、白、灰色调建筑群。从空中俯瞰,这片建筑像是书写在大地上的一个繁体的“梦”字,这里便是“前海深港青年梦工场”。每栋楼虽然只有三层,看起来一点儿也不起眼,却是深港青年创业的热土,也是他们孵育梦想的窠巢。

目前入驻的创业团队三百零四家。从团队构成看,国际的、内地的、香港的各占三分之一,创业项目多属移动互联网、智能硬件、文化创意和科技创新四大领域。

作为特区中的特区,前海肩负着为深圳、为全国改革开放再探新路的重任,同时肩负着服务香港、促进香港繁荣稳定的战略使命。随着我国经济建设的不断发展,内地的机会不断增加,香港青年对到内地创业跃跃欲试。毕业于香港科技大学、在深圳成功创业的“大疆”无人机创始人汪滔,便是他们的偶像。在深圳,内地的创业者大多是年轻人,年轻人创业一般从小微企业起步。他们与香港青年一样,需要一个创新、创业的平台。

前海管理局审时度势,与深圳市青年联合会、香港青年协会研究,决定在前海打造一个创新创业社区,作为香港青年走向内地的桥头堡和内地青年放飞梦想的港湾。

梦工场航拍图

基于这样的宗旨,香港青年建筑设计师何周礼以繁体“梦”字为理念设计深港青年梦工场,寓意着在这片土地上将有一场关乎青春与梦想的孕育和创造。

二〇一三年,梦工场开始兴建,主体工程仅用七个月即告竣工。

二〇一四年十二月七日,习近平总书记视察前海两周年之际,梦工场迎来盛大的开业仪式。

站在青年梦广场,可以看到八栋高度相近的建筑,分别是展览及创业服务中心、青年创业园(A、B、C座)、智慧云中心、创新中心、人才驿站、创业学院。

梦工场建筑面积两万七千平方米,入驻的团体、企业可以在这里酝酿创意,筹谋创业。在苗圃期,运营管理方对创新创业团体不收取任何场租;企业孵化和加速阶段则可享受租金减免的政策优惠;待到企业孵化成功、翅膀够硬后,就会飞出去,飞到更广阔的天地。

在这里,不仅有场租减免,还有政策优惠。梦工场的所有企业均可享受前海及广东自贸区内的所有优惠政策,符合资格的企业,其所得税仅按百分之十五税率征收,境外创业团队个人所得税亦照此税率执行。梦工场还提供免费的创业服务,包括投融资、会计、法律及人力资源等,从公司注册到上市均可一站式解决。梦工场创投引导基金等多支基金,更是提供了全方位的金融支持。

如今,梦工场已形成功能齐全、独具特色的创新创业生态圈,除了现代化办公场地,还有会议室、演讲厅、新闻中心和青年公寓等。工作环境佳,生活便利。在办公楼的楼道里,有自动售卖柜,随时可购买食品,方便加夜班的人吃夜宵。梦工场还引进了咖啡厅、快餐店、超市和便利店,更配建有健身房、网球场等,入驻团队所有人的吃、穿、住、用和娱乐在五百米内全都可以解决。

种好梧桐树,引得凤凰来。梦工场建成后,吸引来一批又一批年轻创客,演奏了一曲青春与梦想的交响。

逐 梦

青春是炽烈的,梦想是瑰丽的,有梦的青春充实而美好。有了梦想就去追,有了梦想就去圆,让梦境开花,让人生出彩,让美梦成真,这是寻梦者们共同的心愿。

三月初的深圳,春意渐浓,鹏城无处不飞花。三角梅、杜鹃花、红木棉、黄金钟,各种花渐次绽放,到处是花的世界、花的海洋。在明媚的春光里,我走进了深港青年梦工场,来到事业部事先安排的会议室,准备采访来自深港的一些创业者。

一位留着时尚发型的年轻人迎过来,敏捷地握住我的手。

我大声寒暄:“你好!你好!很高兴见到你!”

对方却“置若罔闻”,似乎毫无反应。

这时,旁边一位更年轻的小伙子走过来,告诉我:“这是邱总,他是一位聋人。”

龙人?我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待到大家落座,小伙子自我介绍:“我叫陈明星,是‘声活’科技媒体宣传负责人,也是一位手语翻译。我身边这位是我们‘声活’的老总邱浩海先生。”

直到这时我才真正反应过来,原来邱总是聋人。

“你是怎么聋的?”

“聋人会说话吗?”

“你上过学吗?”

“你是怎么产生创业想法的?”

“你结婚了吗?”

“你有孩子吗?”

“你同孩子会有冲突吗?”

……

我的问题泉水一般冒出来。

陈明星比画着手语,一一翻译。邱浩海再一一解答,陈明星又一一译成口语……

一上午的时间,几乎就在我们仨这种奇特的交流方式中悄悄溜走。

借助陈明星出色的翻译,我终于清楚了邱浩海的生活和创业经历。

一九七六年出生于广东茂名阳江市的邱浩海,并非天生就是聋人。那时,父亲当公务员,母亲在银行工作,邱浩海还有一个弟弟,一家人过着幸福美满的生活。小时候,邱浩海性格活泼,爱讲话。四岁时,在一次麻疹引发的肺炎后,未经皮试他就被注射了链霉素。结果,这一针导致他脑神经中毒,从此再也听不到声音。

那时,家人也不懂科学训练,邱浩海耳聋后,没有人及时训练他说话。渐渐地,他便丧失了说话的能力。

从小学一年级到四年级,还有一点儿听力的邱浩海都在健听人的学校读书。年幼的他孤独地生活在安静的世界里,即便在同一间教室,同学也不会找他说话。他常常一个人在旁边安安静静地看老师在黑板上写的内容,再默默地抄写下来。老师讲得快一点儿,他就听不清,只能看着黑板上的字,课后再“问”老师。一二三年级还好,但是慢慢地他就跟不上了。四年级后他几乎完全失聪,只能依靠手语交流,父母不得不将他转学到特教学校。

一九八七年,十一岁的邱浩海在家里看电视连续剧《西游记》。看到齐天大圣孙悟空变化无穷,大闹天宫,惩恶扬善,锄强扶弱,他非常兴奋、激动。孙悟空的形象给了他巨大的冲击,为他后来设计“声活”APP形象提供了灵感来源。

邱浩海从小喜欢画画儿。上帝在关上耳朵这扇窗户的同时,也把他心灵和感受的世界打开了。通过画画儿,他找到了美丽的花草树木、可爱的飞鸟虫鱼,他沉浸在一个充满童趣、想象和欢乐的世界里。

茂名和阳江都没有特教学校,邱浩海是在广州特教学校读的中学。在那里,听障孩子远离大城市的喧嚣,拥有独属于他们的静谧校园。他们在彼此的交往、游戏和学习中寻到了无穷的乐趣。

学习的快乐激发了邱浩海巨大的潜能。中学毕业后,他考上了被称为“特教界的清华大学”的长春大学特教学院。

一九九九年毕业后,邱浩海进入佛山一家设计公司,从事网页设计工作。后来,他又从佛山转到深圳的一家公司,担任美术设计和视觉顾问。

在周围都是健听人的公司里工作,邱浩海感受到了各种尴尬。

“遇到困难时,请同事指导,他们觉得用纸笔交流麻烦,嫌我不会说话。中途休息时,没人愿意和我说话,我偷看着同事们说笑,那么开心,我一个人坐在电脑前,感觉很孤独。”邱浩海说。

小时候看《西游记》时,邱浩海就觉得孙悟空很帅、很棒,而与此同时,国外推出了许多动漫英雄形象,如蜘蛛侠、蝙蝠侠、钢铁侠等,国内却没有一款属于自己的公益卡通英雄形象。工作后,邱浩海就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设计出一款专属于中国人的卡通形象。

二〇〇七年起,他开始利用业余时间学习制作CG动画,金刚猴的形象逐渐浮出水面。

“我心中最初的英雄是美猴王孙悟空,所以就以孙悟空为原型设计了一位警恶惩奸、行侠仗义的猴子。”

孕育的过程充满了艰辛和欢乐。在反复设计了四十多张草稿后,二〇一〇年,金刚猴的形象诞生了。

一九九八年,腾讯成立;二〇〇四年,腾讯上市。二〇〇三年,淘宝网成立。一个个健听人创业成功的故事让邱浩海很激动,他开始追问自己,听障者能否进行创业?如果说没有一个听障者独立创业过,我敢不敢做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很快,他就得出了答案:敢!我只是比健听人少了听力,为何不相信自己的能力呢?

邱浩海的网名叫“小虎”。二〇一〇年,他辞掉工作,然后花了大半年时间,以小虎为主角,根据自己的经历创作了励志动画短片《梦想》。在这部动画短片里,一个年轻人小虎自幼热衷于玩具模型。在他的工作室里,他画出了一个超级猴子,名字就叫“金刚猴”,会七十二变。从此,摆满各种各样外国超级英雄玩具模型的工作室里,出现了一个倍受主人宠爱却屡遭外国超级英雄白眼的金刚猴,他正义且有担当,逐渐成为深入人心的中国英雄形象。小虎的人生信条是:你可以失败,但不可以放弃。历经百般挫折,小虎始终都没有放弃对创作动漫的热情和信心。

邱浩海说:“这部动画的创作灵感,就源于我自身的故事。毕业后我的第一份工作是网页设计,但做CG动画是我的梦想,业余时间我会把精力都放在学习动画软件制作上。当积累了一些资金后,我选择辞职,独自在家创作《K.猴侠》这部动画片。经过一年多的反复修改,最后确定了现在这个造型,其间征集了亲友的意见,没想到获得了一致认可。然后我打算邀请优秀的朋友加入团队,一起做《K.猴侠》系列动画片。朋友们帮我联系了好几个投资人和客户,向他们介绍CG概念片和剧本的项目计划书,结果没有一个人愿意投资,一度让我很沮丧。在这部片子里映射了自己的一些经历,但不是讲我个人的故事,而是希望有更多的人能来关注残障人士,希望他们能继续勇敢地追寻自己的梦想。”

当初创作这部作品时,邱浩海的想法很简单,就是想做一部自己的动画电影,对于这个短片的长度等都没有确定,所以这也给他出了个难题。为了让自己的电影更逼真、更接地气,他带上相机去外面采风,实地取景,把主要城市的高楼群、新安故城、小街小巷都拍下来。然后绘制故事板,等资料收集完毕后就开始确定剧本,推敲情节、角色、场景和制作。最后制订进程表,并用这个进程表提醒自己、约束自己,按照时间规定完成动画。

一名业内人士评价道,一部两小时的3D动画电影,通常需要数百人的团队用几年时间来完成。邱浩海制作的短片虽然只有七分多钟,却是一个人完成的,任务堪称艰巨。

创作过程中,音乐和配音是听障者的痛点。动画不能没有声音,邱浩海用文字描述励志的背景音乐,请音乐制作人配合动画,制作声音。“其实听障人士也能听音乐,靠触觉感受,重要是感觉。”邱浩海戴上耳机,触摸着小音箱,从头到尾一遍遍看动画,感受音乐节奏的震动。

二〇一二年土豆映像节,《梦想》动画短片在一万五千部参赛作品中脱颖而出,进入TOP200名单。在香港入围了第三届香港国际聋人电影节参选影片,在台北国际短片电影节上又入围全球华人非常短片创意大赛微动漫类奖百强。邱浩海应邀前往台湾参加大赛颁奖首映会,面对来自各界的嘉宾,他却没有机会作自我介绍,“我后悔没有请专业的手语翻译者一起去台北,错过了这个大好机会。”看着其他人互递名片并自我介绍,邱浩海却只能拿出纸笔,费力地与别人交流。

大赛组委会执行长曹先安得知邱浩海的身份,向他竖起了大拇指:“你是唯一成功入围的听障人士,不容易!”

《梦想》的成功给了邱浩海极大的鼓励。就在这一年,他拉上与自己相识十年的听障伙伴韦创军一起创业。当时韦创军是深圳环球数码科技有限公司的高级渲染师,邱浩海已是圈内知名的高级动画设计师、多家公司的视觉顾问。

然而,邱浩海创业的想法却受到家人的一致反对。家里人认为,创业风险太大,此前还从未听说有严重听障者创业的,更何况邱浩海本来拥有一份收入十分可观的好工作。

可越是别人没做过的,邱浩海就越想去尝试。他要让大家看到,正常人可以做到的事情,听障者也可以做到。

为了创业,邱浩海和韦创军几乎拿出了各自所有的积蓄。

起初,邱浩海还是从事他的老本行——设计。他设计了一组可爱的金刚猴公仔,用不同的手语表达“谢谢”“我爱你”“拥抱”等意思,这些也是他最想向全社会传达的听障者的美好心愿。

然而,无论是之前在公司从事设计工作,还是之后自己创业的经历,邱浩海和韦创军都感到了一种深深的无奈——听障者平常只能用手语与外界进行沟通交流,实在太困难了。

有没有一种技术能解决听障者和外界的沟通障碍,让听障人群与健听人群无障碍沟通,不再疏离于社会,只生活在自己的小圈子里呢?

二〇一三年底,邱浩海和韦创军参加深圳市南山区创业之星比赛。邱浩海带来了自己设计的各种形象的金刚猴公仔。

上台之前,看到场上选手对答如流,和评委谈笑风生,邱浩海的手心捏了一把汗,他感觉全场只有自己是个异类。但是他知道,这是个极其宝贵的推介自己创业项目的机会,因此,轮到他上台展示时,他努力借助一旁的手语翻译义工解说,表达出自己想要打造金刚猴玩偶系列的热切愿望。

在场的评委们对听障人士创业大感意外、好奇,也深为感动。

邱浩海感受到了台下评委和观众的笑容、热烈的掌声,他觉得,这一天是他最受肯定、最骄傲的一天。

在场的许多投资人都觉得邱浩海的项目不错,很励志,但从商业的角度来看,却不一定有市场,所以当场没有人表示有兴趣投资,只能给予精神上的鼓励。邱浩海最终得到了年度“自强不息奖”。

这时,台下一位评委向邱浩海伸来了橄榄枝,他是知名投资人陈维伟。陈维伟之前从事文化产业,他觉得能够帮助残障者创业本身就是一种情怀。他向邱浩海明确表示:“这个项目我投资了,不管它赚不赚钱我都投资!”

二〇一四年,他们迅速组建了一个不到二十人的创业团队,其中创始人邱浩海、韦创军和一名软件测试员都是听障者。在核心成员都是听障者的情况下,沟通成了摆在他们面前的第一大难题。

邱浩海执着于创造一个属于中国听障群体的英雄形象,希望打造一个本土特色IP,并开一家金刚猴周边产品专卖店。而投资过动漫和影视公司的陈维伟则认为,单纯的一个动漫形象并不能吸引人,他们必须首先为金刚猴这样一个IP寻找载体,于是他把目光投向了互联网。

一个健听人、一个听障人,一个专注IP、一个面向互联网,在长达半年的沟通与磨合中,无声的争吵时常发生。邱浩海有时甚至不愿意打手语,宁愿保持沉默,而陈维伟也不愿意每次面对面进行一笔一画的纸上交流。大家都在想,有什么办法可以更方便彼此沟通呢?帮助听障者之间、听障者与健听人之间沟通的“声活”APP的概念由此产生。

邱浩海和韦创军都是学动漫设计的,很多想法都能达成一致。而且他们都是听障者,面临着同样的融入社会的问题。据统计,目前全世界有近三亿六千万听障患者,其中中国的人数高达三千万,听障者影响波及的人群达上亿之多。

“作为一名听障者,我在生存中碰到很多常人没有想到的问题,其中一个就是没有一款便于听障者融入社会的社交平台。听障者也渴望贴近健听人群并融入社会,目前国内还没有一个类似这样的社交APP。所以我们希望为听障群体搭建一个他们自己的生态圈,改善听障人群的沟通和社交,让他们活出自己的‘声音’,让聋人和健康人更好地融合。”邱浩海说。“声活”的名称正是由此而来。

声活团队在梦工场的合照

二〇一五年初,他们开始聘用专业的外包技术团队设计打造正式的“声活”APP1.0版本。该技术团队本身也是创业公司,以取得百分之十五的“声活”股份作为他们设计这款产品的酬劳。但就在邱浩海他们准备拿这个APP赴北京参加《创业英雄汇》节目录制时,却遭到外包技术公司抛弃。

《创业英雄汇》是中央电视台开设的一个创投类节目,能够参加这个节目是一个极好的宣传推介机会。不得已,陈维伟用自己在该技术公司估值两百万元的百分之二股权,换回了还在创业萌芽期的“声活”百分之十五的股权和一份简陋的“声活”APP小样,成为了深圳“声活”科技文化有限公司的联合创始人。

“声活”团队在《创业英雄汇》上完美地展示了自己的创业项目,之后拿到了三百六十万元天使轮投资。

这个节目让邱浩海逐渐走进公众视野,越来越多的媒体前来采访他。大多数媒体希望挖掘听障者创业背后的艰辛,用煽情的故事和泪水引发共鸣。他们一直都在追问邱浩海:“你的创业过程有什么特别大的困难?有没有想要放弃的时刻?”

这些问题都被他轻轻地挡了回去:“我不想太多地讲述艰辛,也没什么想要放弃的时刻,一直坚持下去,总会有成功的一天。”

有了资金扶持和专业辅导,“声活”逐步走上正轨。二〇一六年九月,在第五届中国慈展会期间,“声活”APP正式宣布上线。

打开“声活”APP界面,首页就是线上语音实时翻译功能。无论是语音转文字还是文字转语音都非常便捷,准确率高达百分之八十。另外,APP还提供听障者的时事资讯、励志故事、线下相关活动的开展及报名,以增强社交黏性。

在“声活”APP中,听障者除了可以实现手语翻译预约,还推出听障用品售卖和招聘功能等服务板块,帮助听障人群在就业、就医、法务、商业交流、生活场景中实现顺畅沟通与交流。

“声活”团队选择了前海梦工场这片创业沃土孵化项目。这个听障者创业项目也获得了南山区政府的大力支持,经层层筛选,“声活”出现在了二〇一六年的“双创周”上。

十月十二日下午三点四十分左右,二〇一六全国大众创业万众创新活动周(简称“双创周”)深圳主会场熙熙攘攘。本届全国双创周以“发展新经济、培育新动能”为主题,在展览区域超过一万六千平方米的主会场深圳湾创业广场,共分为双创蓬勃发展、新技术、新产品、新业态、新模式、创新引领未来六个主题展区,云集了涵盖领域广泛的二百八十九家参展单位,展品达一千二百余件。

邱浩海站在面积只有两三平方米的小小展位前,什么也听不见。但他知道,有一位重要人物要来了,他们的展位只留下他和合作伙伴陈维伟。

在距离两米的对面摊位上,隔着一条过道,挤满了人。

邱浩海与陈维伟一同往人群里钻,一路高举着手中的牌子。

“请支持听障者创业。这个牌子是我以您为动漫原型设计的,希望您能支持我们,让更多听障者活出自己的声音。”邱浩海用手比画着,激动而安静。他知道李克强总理看到了自己,因为陈维伟的嘴唇在动,他们被允许接近了。

“总理,我这里有个听障者创业项目。”陈维伟喊道。

总理回过头,转身走到“声活”的展台前。

在听完陈维伟的介绍后,总理亲切地问:“现在有没有很多听障者用品的生产厂家,生产这些听障者用品帮助他们能够听到?”

陈维伟回答:“这个我们也在关注,而且在我们的展位上,就有不少这样的合作厂家。”

在听到肯定的答复后,总理勉励邱浩海和陈维伟:“现在有很多的技术、助听器材,能够帮助听障者与外界沟通,你们团队要继续加油!”

在交谈过程中,总理一直面带笑容,语调亲切,并对手语翻译表现出了浓厚的兴趣。

为此,陈维伟特别向总理介绍了“我爱你”的国际通用手语手势,一旁的邱浩海为总理做了示范。总理随即微笑着打出同一手势,记者赶紧抓拍下这个令人感动的瞬间。

接着,总理应邀在他们设计的卡通画像上签名:“李克强 2016. 10. 12。”

李克强总理的肯定与鼓励令邱浩海和陈维伟无比振奋。

在“双创周”展会现场,邱浩海向访客示范如何使用“声活”APP,这些访客大多是好奇地张望着金刚猴玩偶的听障儿童。一位可以勉强发声的小男孩,勇敢尝试了语言识别功能,对着手机略微吃力地讲话。看着屏幕上语音转换的文字,他觉得新奇有趣,羞涩地笑了,打着手语与小伙伴交流着感受。周围的小伙伴也好奇地探过头,看屏幕上显示的是什么。在喧闹的会场中,他们安静地交流着,不时咧嘴无声地笑。

在“声活”APP,健听者只需通过手语表情包便可学习各种手语表达,甚至可以通过手语打出二十六个字母,与外国人进行交流。通过这样的方式,“声活”APP能让健听者了解听障者的世界。

而对于听障者而言,“声活”APP犹如一位贴身手语翻译。大多数听障者只能通过手语同外界沟通,但懂手语的正常人寥寥无几。“声活”能够通过语音翻译,实现听障者与正常人之间的沟通交流,现在正逐渐覆盖医院、商务、学校等基本场景的社交需求。

比起市场上的竞争产品,“声活”最大的优势是核心人员基本都是听障者,其他团队只能通过收集意见了解听障群体的需求和感受,“声活”在贴近用户、挖掘用户需求方面拥有天然的优势。

在研发过程中,邱浩海发现,为听障群体设计专门的手语表情是一件很有意义的事。正常人在网络聊天中,表情主要是起点缀娱乐的作用,并非必备功能。但邱浩海意识到,手语表情更贴合听障人群的使用习惯,让他们倍感亲切。

左起:何英杰、赵紫州、吴迪、邱浩海、李朝全、何婷婷、陈明星、邓添彦

现在,以金刚猴形象设计的静态手语表情已经上线,邱浩海和团队正在紧锣密鼓地设计以真人为原型的动态手语表情。

邱浩海的梦想是,不仅将“声活”做成一个单纯的语音翻译软件,还要借此帮助更多听障者走出封闭的世界,活出“声音”、活出精彩。“声活”正陆续开发手语学习课堂、读书角、听障者求职信息发布等功能板块,希望打造一个听障人的社区互动平台。

在“双创周”开幕式当天的中外创客领袖峰会上,李克强总理说:“我们把创新创业和大众结合起来……实际上是尊重每个人的智慧和尊严,让他们都能发挥自己的特长和优势。”

面对记者采访,邱浩海一再说:“我们不要同情,我们要盈利。”他拒绝被塑造成一个悲情的创业者。

陈维伟也对媒体坦言:“在我投资的三十多个创业项目中,‘声活’是最让我操心的。”然而他同时又坚定地表示:“这个项目不需要成为‘独角兽’,我需要的是听障人群逐步受到启发、影响,融入社会。残障者创业的不多,而且大部分残障者的创业项目都是纯公益项目,通过捐款做很多爱心活动,但是生存很艰难。在我看来,残障者创业未来是一片蓝海,我也呼吁其他投资人关注这片蓝海。让有爱的项目做大做强,自我造血。”

在团队的努力下,“声活”不断获得各类荣誉奖项,社会知名度与影响力迅速提升。“声活”也成为了“大爱深圳”二〇一六年度十大关键词之一。

如今,越来越多的单位和机构慕名而来,要同邱浩海合作。

“声活”的盈利模式除了在线APP服务外,更注重将线上与线下服务结合,开拓新的创收路径。譬如,二〇一七年底,邱浩海他们决定,在“声活”APP上开设手语课堂,并面向社会提供手语翻译服务。他们还每年协助深圳残联做手语培训,二〇一七年举办了十场培训,净收入十几万元。在这些培训中,有三场是面对残联的工作者,另外七场则是面向社会大众的。他们还为深圳地铁集团、各种社工协会、康复机构、手语翻译中心、儿童等细分人群举办各式各样的手语培训,这样便可辐射到N+1个受众,同时也为“声活”增加了收入。

回顾自己的经历,邱浩海说:“我从未责怪命运,我只想证明聋人与其他人没什么差别。”

邱浩海的爱人也是一位听障者。

在念初三时,邱浩海发现自己喜欢上了班上的一位女生。这个名叫黄少东的女生不仅长得好看,而且待人热情,喜欢笑,特别惹人注意。

黄少东一九七六年出生于汕头,也是小时候药物性致聋,但是她很顽强乐观,而且刻苦好学。所有这些都让邱浩海产生了美好的印象。

两人开始了甜蜜的交往,两小无猜、青梅竹马式的无声的爱情就像一个长长的、美丽的童话。他们都喜欢画画儿,都报了美术班,又双双考上了大学。

毕业后,黄少东在深圳机场找到了一份不错的工作。

“她的父母开始时不同意我们交往,说我没有房子也没有好工作。我就拿笔同他们交流。我说我非常非常喜欢少东,我保证会好好照顾她,并且让她幸福。”邱浩海用手语告诉我。

看到邱浩海执着不渝的追求和真诚的感情,也看到他毕业后勤勤恳恳的工作,黄少东的父母渐渐地接纳了这个忠厚能干的英俊小伙。

二〇〇〇年,两人走进了婚姻的殿堂。二〇〇一年,他们生下了一个男孩。孩子是个健听者,平时交给奶奶照顾。

孩子从小看着父母、家人用手语交流,慢慢就学会了手语。

他也有过不理解父母的时候和青春叛逆期。学校开家长会,他坚决不让父母去参加,问他为什么,他回答:“因为班里的同学都在议论,为什么我的爸妈不会说话,只会一个劲儿地用手比画?”

等到儿子长大一些,就开始懂事了。他知道,自己的父母都是听障者,只能通过手语来交流。从此,家长会也就顺理成章地请父母参加了。

如今,儿子已念高三,身体强健,性格开朗,懂得体贴父母,学习成绩也不错。这些,都让邱浩海感到特别欣慰。

妻子也很出色。二〇一六年,她辞掉自己的工作,加入到丈夫公司的团队里,担任手语顾问兼行政总监。二〇一一年起,中国残联开始在全国范围内进行统一手语、规范通用手语的工作,黄少东被聘任为广东省手语采集小组组长。

三月八日下午,我走进了前海梦工场里的“声活”科技公司,感受到一种出乎意料的氛围:一两百平方米的大厅里,摆满了分隔式办公桌。每个人都在电脑前忙碌着,但却听不到什么声响。那里非常安静,没有人声嘈杂,仿佛一根针掉到地上都能听到声音。在恍惚一瞬间,我甚至怀疑自己丧失了听力。

陈明星迎上来,热情地介绍:公司团队现有十三人,五位是听障者,包括首席设计师。

在一个沉静的世界里,听障创业者会处于劣势。但在这个喧闹的世界里,邱浩海他们反而拥有天然的优势专注于产品和设计,这一点是很多创业者做不到的。

我见到了热情大方的黄少东,她光鲜的脸庞,微微上翘的嘴角抿着笑容,与邱浩海果然是夫唱妇随、琴瑟和鸣的一对。在他们夫妇身上,我一点儿也看不到岁月的艰辛与磨难留下的痕迹。他们是那样健康俊朗、激情洋溢,对未来充满了希望和信心。

各种荣誉在不断地向他们涌来。

短短几年间,“声活”科技获得的荣誉有几十项。邱浩海本人也获得了“二〇一六年度中国残疾人十大新闻人物”等荣誉。

和听障者一起创业是一种怎样的体验,陈明星最有发言权了。这个二十岁出头的小伙子,二〇一四年开始就在“声活”实习,现在对外负责品牌宣传,对内则是手语翻译。

陈明星一九九六年出生于深圳,祖籍广东河源市,客家人,有一个姐姐。当年,父母跟随改革开放的脚步来到深圳发展,陈明星属于“深二代”。父亲从事建筑行业,在业内做得风生水起,人脉很广,他特别希望儿子能子承父业。

中学毕业时,遵照父亲的建议,陈明星报考了深圳职业技术学院建筑学专业。

大学期间,一件偶然的小事改变了陈明星的人生方向。

有一次上街,在斑马线上,陈明星看到几个听障者隔着马路不停地相互比画手势“喊话”。那一刻,他感觉这幅情景非常像古侠传音授密,双方不用张口,只需通过手势就能把意思传达清楚。这实在是太神奇了!

陈明星后来知道,这些人实际上是在用手语进行交流。他想:手语也算是一门语言吧。掌握一门语言,就是掌握一项技能。技不压身,每个人都要尽量掌握一两门语言。全国学习英语的人太多了,每年单是通过英语四六级考试的人,起码有几百万几十万。然而,即便通过了四六级考试,绝大多数人还是只会读英语,而不会听、说、写。因此,陈明星心里琢磨:相较于英语,手语可能是一种更有用的技能。

于是,他开始上网查,自己学,不断地比画,并且寻找各种机会接触听障者,同他们进行手语对话交流。

那时陈明星已有女友。当得知他在自学手语时,女友感到特别诧异,不理解他为什么要学这个,难道将来也要从事这方面的工作吗?

陈明星就同女友谈心交流。他说:“听障者在参与社会生活时,非常需要手语翻译的协助。比如去医院就医,医生给每位病人看病通常只有短短几分钟,他不可能等着一点点地琢磨清楚听障者用手势比画‘说明’的病情。虽然有的听障者看得懂唇语,但是医生通常都戴着口罩,这样就无法看到医生的嘴唇。听障者的身体外表基本没有残疾,表面上根本看不出来,因此他们特别容易受到社会的忽略,人们也就不会特别关照他们。但是,他们在出行、就医、商务谈判和法律事务沟通交流等各个方面都会遇到莫大的障碍和诸多的困难。譬如涉及违法犯罪调查时,他们无法自辩,容易遭到误解。而在就医方面,如果有人陪同,提前了解病情,就能帮助其得到更好的医治。”

女友是一名医护工作者,富于同情心,听到陈明星这一番解释后,她完全认同。既然男友是出于爱心去学习手语,那就让他好好学吧。

经过三年的刻苦自学,陈明星逐渐掌握了手语。

读大二时参加一次志愿活动,他结识了邱浩海的朋友。

二〇一四年十月,读大三的陈明星正在找实习单位,在学校的手语角遇见了邱浩海。邱浩海告诉他:“我们在创业,你愿不愿意过来试试?”

陈明星答应了。

大学毕业时,陈明星打算到邱浩海的“声活”公司任职,负责对外宣传和手语翻译。这遭到了家人强烈的反对。

父亲说:“你大学学的是建筑专业,我就是希望你来接我的班。你怎么能放弃自己的专业,去同一群残疾人共事?”

陈明星极力解释,他想让家人明白,自己热爱这份职业,它让自己找到了自身的价值。

在极力争取之后,父母妥协了。

二〇一六年起,陈明星正式加入“声活”团队。

和陈明星一起的三个工作人员,听力都没有问题,其中一个女生也懂手语。大多数时候,只有他和这个女生、邱浩海、韦创军待在办公室。

有时候,他们能一整天都不开口说话,只通过手语交流。“有时候,实在太安静了,我就故意找几句话同那个女生说。”陈明星笑着说。

邱浩海常常是闷着头做设计,听力的缺失帮他过滤掉很多外界的打扰。他可以一连十几个小时都在做设计,有时看到陈明星打手语,也不愿意把头从电脑前面移开,一直到陈明星把手伸到他面前使劲晃,才恋恋不舍地抬头。

陈明星告诉我:“要将手语转换成文字或声音还面临着诸多困难。比如,手语可以分为肢体语言(展示语言)、自然手语和文法手语。自然手语是听障者自然而然用手势打出来的,文法手语则是健听者与听障者一起参与并根据一定的规则编写出来的。在国际上,各国手语都不统一;而在中国,手语还存在着南、北方言的差异。手语翻译也考级,专职翻译一般都能达到三、四、五级。在手语这个领域,还有许许多多的事情可以做。”

如今,陈明星忙碌得很。几乎天天都有记者、像我这样的作家和社会各界人士到“声活”来采访、参观、学习,邱浩海的社会交往也比较多。陈明星一面要负责好公司的宣传推介和媒体运营,一面还要充当全天候的手语翻译。

在业余时间,他还去做一些志愿服务,担任手语教师等等,每天都忙得不亦乐乎。

在梦工场采访期间,我遇到了一个小伙子。他早在大学读书时就有一个梦想,将来有一天要到前海青年梦工场工作。

邓添彦至今清楚地记得,二〇一四年十二月七日,梦工场举行隆重的开园仪式,他和许多同学也来到了现场。热闹非凡的场面,领导和创业者激情四溢的发言,让邓添彦感觉自己全身的血液都在沸腾。那些创业者团队,百分之九十以上都是留学生、研究生等高层次人才,身手不凡。

开园仪式结束了,邓添彦和同学们专门建了一个微信群,名字就叫“我要进前海”。这是他们这群意气风发的同学的共同愿景。

没想到,不到两年,邓添彦的这一美梦便已成真。

一九八六年出生的邓添彦,中等个子,身材略胖,圆脸,戴着眼镜,神情专注,似乎总是在打量和思考。他是茂名人,父母从部队转业到了深圳,他还有一个弟弟。

二〇一五年,邓添彦加入专注于大功率COB-LED照明灯具节能升级的玖星光能低碳科技(深圳)有限公司。现在他已是公司运营总监。

邓添彦一直向往前海梦工场,期待着能有机会入驻,终于,在二〇一六年四月看到了梦工场招收团队的通知。由于玖星光能拥有自主知识产权,且他们的技术低碳节能,可以为社会带来巨大效益,符合梦工场招收基本条件,于是,邓添彦他们便报了名。

二〇一六年四月至六月,是邓添彦最为紧张的日子,因为他知道梦工场的要求极高,同时有许多比他们更优秀的团队也参与角逐。

通过严格的初选和紧张的路演比赛,玖星光能幸运地获得了入驻梦工场的珍贵门票。

得益于梦工场高规格的孵化标准,玖星光能团队获得了质的飞越。入驻后,邓添彦感触最深的就是梦工场高大上的拎包入驻硬件设施、一条龙的注册服务、免租政策。这些都让他们节省了大量的准备工作,入驻第一天就能马上高效地开展工作;同时也减少了企业运营负担,可以将更多的资金投入到研发当中。因此,邓添彦他们由衷地写道:“梦工场是玖星光能的加油站,也是我们在深圳的家,我们希望梦工场能够越办越好,吸引和孵化出更多优秀的团队。”

作为一家创新型高科技企业,玖星光能产品获得发明专利三项、国际PCT一项、实用新型等技术专利共计三十六项。玖星光能与中科院半导体研究所共同研制的相关产品,通过国家质量认证中心CQC安全、节能等相关认证,并已通过欧盟CE认证。产品被列入二〇一六年、二〇一七年《国家发改委节能产品政府采购目录》、商务部《流通领域节能环保技术产品推广目录》。

玖星光能主要从事COB-LED照明的技术开发,产品主要应用于道路、机场、港口、码头、体育场馆等大功率照明领域。公司目前员工规模一百多人,工厂设在惠州,设计产能达年产值五亿元。核心研发团队以中科院半导体研究所副所长陈弘达为首,二〇一七年一月,荣获惠州市天鹅惠聚工程“创新团队”称号。

邓添彦为我介绍了玖星光能产品的巨大优势:玖星光能注重做单颗功率六十瓦以上大功率COB-LED光源。COB-LED照明灯核心是一个高度集成的光源芯片,发光源大约只有一元钱硬币大小,节能率高。在同等亮度条件下,比传统LED灯节能百分之二十至四十,比高压钠灯节能百分之七十。目前在国际上,玖星光能的产品可谓同类产品中最节能之一。

玖星光能灯具的第二个杀手锏是拥有优越的“三防”设计——防水、防风、防尘。灯具浸泡在水里都不碍事,能抗击十四级台风,有些灯具运用到风沙很大的非洲去,性能依旧良好。

更厉害的是,玖星光源照明效果特别好。普通光源只能照亮灯下方,两灯之间会有一段无光区。而COB-LED灯具的光可以直铺下来,做到“见光不见灯”,在一百米外只看见路面的光亮而看不见灯的发光点,可以起到非常好的防眩效果。应用到路灯上,就不会影响行驶汽车司机的视线,避免干扰司机而导致驾驶分神。

COB-LED灯具还有一个更大的优势是,能够实现智能控光,可以通过物联网按需调光。譬如,在傍晚六点到早晨六点,路灯可以分时段调光:十八点到零点,百分之一百给光;零点到四点,降到百分之三十给光;四点到六点,百分之五十给光。而在深圳,下雨阴天等也可以及时按需补光,当亮则亮,当暗则暗。玖星光能的智能灯具可以实现更优的持续节能减排效果,而节能减排这一块,属于政府大力倡导的方向,国家都有补贴。玖星光能的智能灯能够将每分钟每盏灯的用电数据记录下来,因此可以精确记录每盏灯每年的省电数量,凭此数据申请节能补贴。这些数据皆可复查,且都来源有据。由于灯源系统是智能的,因此可以无缝对接智慧城市建设,包括结合灯杆实现WIFI覆盖或在灯杆上进行视频监控以及图像、语音等内容发布。

散热技术也是玖星光能的核心技术之一。传统光源散热成本高,玖星光能已开发完成的第四代产品,可将照明核心体积再减小一半左右,成本降低三分之一,二〇一五年经科技部鉴定已达国际先进水平。

二〇一六年十二月,玖星光能参与并完成了广东省重点工程惠州市S119龙门至龙华段扩建工程道路照明项目设计及灯具安装,已通过验收。

二〇一七年二月,玖星光能参与并完成了江西省麻丘县重点示范工程两条干道照明升级工程。该项目采用合同能源管理模式,已通过验收。

二〇一七年六月,玖星光能参与并完成了天津市重点工程津围公路毛家峪隧道建设工程照明项目,已通过验收,照明效果得到了业主的高度肯定。

二〇一七年六月,玖星光能参与并完成了商务部对外援助司“援厄立特里亚太阳能路灯项目”,主导并提供从照明方案的设计到产品供应、安装指导等一系列服务。

二〇一七年七月,“深圳国际机场停机坪照明节能升级项目”选用了玖星光能的COB-LED高杆灯。停机坪原先采用高压钠灯,总功率八千多瓦,而安装玖星光能的COB-LED高杆灯总功率只有三千多瓦,节能近百分之七十。更为了得的是,在三十五米高灯柱下,玖星光能的COB-LED高杆灯的光更亮,机位工作照明效果更佳。机场在机位工作照明方面有极高的要求,机位工作照明要求机翼之前有光,而机位四十米后(机翼之后)不允许有光以防干扰地面信号指示灯。在这一点上,以前的光源基本上做不到,而COB-LED高杆灯则可以智能调光、补光、控光。经过PK,玖星光能的产品综合效果排名第一。

玖星光能的项目成果不仅仅是这些。他们专注于做大功率照明灯具,始终瞄准国际一流水平、一线品牌,同时更勇于超越同行。别人设计灯具使用寿命五年,质保三年;玖星光能则提供五至八年质保,产品设计寿命二十年。

邓添彦告诉我:“入驻前海后,玖星光能的生意越来越好做。河北交投有一个隧道供灯的项目也交给我们了。根据测算,这些光源采用玖星光能产品后,比钠灯节省的电费,两年半即可收回投入成本,而比LED灯节省的电费,亦可在三年多收回成本。二〇一五年前,交通部市政部门在做政府光源采购招标时,都明确标明要采用LED灯,但对更节能的COB光源灯具技术存在疑虑。而现在已将更节能的COB光源灯具列入了技术清单,这正是玖星光能产品能够大面积推广应用的好契机。在河北沧州、雄安,玖星光能都有一些小的示范项目,并获得了高度好评。而在新疆,有十四个县计划采用玖星光能的产品用于市政照明升级,有一个县要把一条入城主干道的四百盏高压钠路灯交给玖星光能来做升级。双方计划采用玖星光能投资,靠每年节省的电费冲抵玖星光能的投入及收益。”

邓添彦住在深圳滨海大道边上的一个小区。每天夜里驾车回小区,看到滨海大道灯火通明,路灯采用的都是高耗能的高压钠灯,他就想,这些路灯要是交给我们来做节能升级,在保证照明效果的前提下,借助我们的产品优势把每盏灯降到更低的功率,一年可以省多少电啊!而全深圳一共有三十多万盏路灯。如果交给我们来做,既提高了照明效果,又能节省财政开支,让深圳更美更低碳。

在商言商,对于商人而言,盈利固然不是唯一目的,但也必然要追求利润。而君子爱财,取之有道。在邓添彦看来,采用大功率COB-LED灯具做照明的节能减碳升级,实在是一件利国、利民、利己、利他的大好事。

目前,玖星光能的盈利模式灵活多样。一是以玖星光能为投资主体,一般约定六年(有的十年)内节省电费归其所有;二是维护费用的收入;三是节能减排项目政府的补贴。因为有过硬的产品质量做支撑,所以玖星光能在许多项目上都主动建议采用双赢的EMC(合同能源管理)合作模式,既让业主增值,又让自己获利。目前,玖星光能已把市场开拓到了中东、巴西、日本、非洲等国家和地区。经过努力,玖星光能在全国范围内的市场知名度和占有率也在不断攀升。仅二〇一七年,其样板示范工程销售就突破三百万元,目前正在参与的项目金额累计超过四亿两千万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