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录

中国作家协会主办

《长篇小说选刊》2018年第5期|杜斌:天上有太阳(节选)

来源:《长篇小说选刊》2018年第5期 | 杜斌  2018年11月01日07:12

1

水火不容的父子俩,在电话里没客气几句,就像海浪撞击礁石,激起冷冷的漫天飞沫。像往常一样,一天天老去的父亲在一天天长大的儿子面前最终落了下风。可怜天下为父的, 整天端着一张严父的面孔,却揣着一副慈母的心肠。

副科级望着处级,拿着官饷还做千万富翁梦的阿德,吵吵着要给阿爸过六十大寿。他还说,已经通知了由前途、刘天利、王家宝父子俩,还有李长安、万重喜、刘双林、马花花等一干子人。王高峰明白这好赖也是这个白眼狼的一片孝心, 但对他连商量也不和自己商量就擅自做主的官老爷做法, 极为反感。更何况他心明如镜,在机关里玩惯了借鸡下蛋、借花献佛、借船出海这些鬼把戏的阿德, 这回还不知道想借他的生日搭什么台唱哪出戏。他的脸上顿时乌云密布,一股无名之火从心头窜起,眉头绾成了疙瘩,眼睛也眯起来,语气开始不顺畅了 : 谁让你通知他们的?

我!咋啦?错啦?

大错特错。王高峰大声说。

正把皮球玩得热火朝天的爱咪吓了一跳,愣在那里,刚修剪过的圆形右蹄子停在半空, 从中线向两边平分梳开的鼻梁上的毛倒向了一边。它睁大眼睛,萌态十足地看看王高峰,又回头看看沉醉于星光大道的李凤云。

李凤云瞟了老公一眼,下意识地拿起遥控器,调低音量。

电话那头的阿德不给阿爸说话的机会。他说 : 这些人都是些啥人?没有你,哪有他们的今天!看他们一个个人模狗样,很拉风的嘴脸!该让他们出出血了。

老爸呀,实话对你说,我不光通知了他们,我在珠海的同事、朋友,我管辖区域里的三四百家企事业单位,都通知啦。别人过五十大寿,过五十一大寿,我们领导连他老爸打个喷嚏感冒出院都发请柬庆祝。我老爸六十大寿为什么就不能庆祝庆祝?为什么就不能搞得红红火火、热热闹闹?这些年,我每个月都要随好几份礼金,五一、国庆、元旦、春节,我一天能有四五次,最多有七八次。活人送,死人也送。加起来,我放出的人情债,最少最少也近百万啦。我为什么就不能趁我老爸的六十大寿,捞他一笔,减少点损失?

阿德的嘴就像到了电视中广告时段的养生广告、日用品广告、房地产广告、汽车广告、酒类广告、医药广告,铺天盖地。

末了,阿德又说 : 老爸呀,实话告诉你,我第一个通知的是吴天明。他正在北京御园别墅开会,他表示就是租飞机也要赶回来。我还和他说,以我这么个小小的政府科长的寒酸相,给老爸做大寿,还没出手,自己就面红耳赤、羞愧难当了。到时候,别人笑话我,你吴天明可千万千万不能挖苦我抠门啊。我还让他帮我出出主意,看看怎么就既能少花钱又能把寿宴办得漂漂亮亮的。刚才吴天明给我来电话,他说他把野狸岛的得月舫饭店包了。他让他的办公室主任和宣传部长亲自安排,菜要上最好的,酒要喝最高档的,场面要最宏大的,要把珠海闹得山呼海啸。所有的费用他全掏。不用咱们一根毛。

听到吴天明对自己的生日如此上心,王高峰全身一紧,心海就大雾弥漫了。吴天明捅在他心上的伤口,虽已过去二十年,至今耳边仍能听到那汩汩的流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