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录

中国作家协会主办

黄州行

来源:羊城晚报 | 于坚  2018年10月30日16:05

炎热的中午 赵老师 教语文的 穿一身白 短裤 

凉鞋 在黄州 羽衣蹁跹 步履庄严 仿佛正穿过

大雄宝殿 要带我去临皋之下 

1080年 尊者住在这里 “二月至黄舍 馆粗定 

衣食稍给 闭门却扫 收召魂魄 物我相忘 身心皆空 

无所附丽 私窃乐之” 在那栋陷阱般的连锁酒店里 

住了四年 遗址上有台电脑 文字帝国搬运金字塔的

小奴隶 表情乖顺 安国寺改成了大堂 电梯很累

毛笔的黄金时代 “智者创物 能者述焉 非一人而

成也” 无数文章 写了江 写了赤壁 写了明月夜 

短松冈 写了蜗角虚名 蝇头微利 写过好猪肉 

写到苇花萧瑟 杜宇一声春晓 小舟从此逝 风景

却依然 “善书乃其天性” 穿过1000年的沙

东坡的繁体字 至今在时间中为汉语加持 “转

朱阁 低绮户 照无眠” 

读书人背诵他 父亲崇拜他 试卷以他为语文答案 

“左牵黄” 青年模仿他 带酒冲山雨 和衣睡晚晴 

女子们再次投生 桃花弄春脸 想象着自己是“王朝云” 

棠岗路那位卖葵花子的老板娘不知道他 永不熄灭的

炉子上炖着一锅红烧肉 儿子们的晚餐就要烂熟 他是

羿呵 于流放中射下九个太阳 留下一个最仁慈的 最

黑暗的 困惑的青年时代 我背诵并揣摩那些水调歌头

的出处 是怎样的娟娟缺月西南落 怎样的语音犹自

带吴侬 怎样的独携纤手上高楼 怎样的携壶上翠微 

怎样的鳜鱼肥 怎样的空庖煮寒菜 怎样的破灶 

怎样的空腹有诗衣有结 湿薪如桂米如珠 怎样的

皇帝和同党 怎样的黑云翻墨 怎样的信笔书此纸 

怎样的去国万里 然与砚俱 怎样的聊随物外游 有书

仍懒著 憧憬着那些黄金之夜 我想跟着他失眠 

依仗听江声 

背着旅行袋 水 雨伞 身份证 笔记本和照相机 

两个橘子以及防蚊虫叮咬的软膏 

就像那些走在耶路撒冷的 

穿过大楼 小巷 公厕 印刷厂 警察局 银行的自动

取款机 失去了窨井盖的洞穴 断壁残垣 所有的废墟

都像古希腊 一棵被凌迟的海棠树 还没死 如果梨花

已灭 呵呵 政变算什么鸟事? 

一家馆子的下水道旁堆着脏碗 旁边是咸肉作坊和发廊 

许多祠都拆迁了 教员考证过 这就是雪堂 子瞻

不是记了吗 “得废圃于东坡之胁 筑而垣之

以大雪中为之 因绘雪於四壁之间” 世俗的时代

得学会梦游 随手牵出一匹韩干的细马骑着 “且趁

闲身未老 须放我 些子疏狂”

书生又指着操场 这就是定惠院了 “缺月挂疏桐 

漏断人初静” 一个旧足球滚到脚下 起脚踢开 孩子们

尖叫着跟过去 樽酒何人怀李白 又钻进一栋职工宿舍 

说是栖霞楼 “为郡中胜绝 中流回望 楼中歌乐杂作 

舟中人言 公显方会客也” 老赵老大 风流未减 视通

万里 思接千载 昂首吟出那首伟大的浪淘沙 被电线

绊了一下 耳背的保安跟上来 干什么? “苏同志? 

他搬家了” 下一个景点 承天寺 导游指着一排汽车

正在等出发信号 急不可耐又害怕裁判的拳击手 冒充 

御 “错认门前过马” 粉丝不顾 摇头就背 “庭下

如积水空明 水中藻荇交横 盖竹柏影也 何夜无月 何处

无竹柏 但少闲人如吾两人者耳” 直到交通警察命令

精神分裂者走开 所幸《有美堂暴雨》还揣着 要不然 

这焦糊的水泥路 如何消磨? 

2014年的秋日 八月既望 天空苍茫 稀释着远古颜色

风在大地上收着尸 我来黄州三日 朝拜了苏 出租车司机

多嘴 “此地最有名的是学校 高考600分以上375人” 

“道士顾笑 予亦惊寤 开户视之 不见其处 但空江 

月明千里” 宋代的宇宙论 依然有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