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录

中国作家协会主办

第三届上海国际诗歌节闭幕,丹麦诗人诺德布兰德获金玉兰奖

来源:澎湃新闻 | 杨宝宝  2018年10月26日15:53

第三届上海国际诗歌节闭幕式暨金玉兰国际诗歌奖颁奖仪式25日晚在上海西岸油罐艺术公园举行。丹麦诗人亨里克·诺德布兰德从主办方手中接过本届上海国际诗歌节“金玉兰”奖奖杯。

赵丽宏宣读了对诺德布兰德的颁奖词:“丹麦诗人从事诗歌写作数十年,构建了属于他自己的诗歌王国,他的诗作既继承了深厚的丹麦传统,又融合了丰富多彩的世界文化元素,形成了自己独特的风格。他以沉着、悠然的姿态观察世界、谛听天籁、透析人性,在他看似安静的文字中,蕴藏着巨大的力量,平静之中然人感觉到波澜涌动、惊涛起伏。他的诗歌广泛涉猎日常生活细节,以文字的明晰、意象的绮丽、思绪的雄辩描摹世相纷繁、人心幽邃,在时空交错的情境中实现瞬间的艺术飞跃。他的诗歌之树根深叶茂,已在世界的诗歌森林中长出一棵参天大树。”

诺德布兰德于1945年3月21日在哥本哈根出生。他出生2小时前英国皇家空军刚轰炸该市的部分地区,44天后德军军队从丹麦占领区撤离。诺德布兰德在丹麦的不同地区长大,部分原因是因为他的父母认为哥本哈根对他们的儿子产生了不良的心理影响。1966年,诺德布兰德出版了他的第一本书《诗》,并大获成功。获得经济独立后,他开始去不同的国家旅行,在不同的地方作短期或长期的逗留。他曾在希腊、土耳其、意大利和西班牙生活了多年。自发表第一部作品后,诺德布兰德随后又出版超过30本的诗歌集。除了写作,他还在哥本哈根大学学习了东方语言,包括汉语、阿拉伯语和土耳其语。

诺德布兰德携妻子女儿一起来到上海参加上海国际诗歌节闭幕式。现场他分享说,自己1967年曾学习过中文,也想过来中国,但最终转而去希腊生活。在希腊时,他经常在海边沙滩上写一些中文字,看着它们被海浪冲走,在这个过程中,有些东西似乎也渐渐缺失。时隔半个世纪,因为诗歌的缘分来到中国,站在讲台上他依然觉得不可思议,“写诗是一件充满惊喜的事情,获得金玉兰奖也是这样。对于我来说,这么多年我一直在写诗,来到中国一直是我的梦想,但从来没想过可以成真。我一直以来喜欢旅行,却从没想过可以来到中国。非常感谢大家给予我这个大奖。”

在颁奖之后,诺德布兰德为大家朗诵了自己的诗歌《在土耳其咖啡里透过希腊的雨看到了中国》,作为闭幕式诗歌之夜的开始。

本届诗歌之夜以“天地人和” 为核心理念,分为“红·生命”“黄·生机”“蓝·自由”“褐·故乡”四个不同的板块,寓意着人生的不同阶段,最终落叶归根回到故土。夜色下黄浦江边滔滔江水流过,杰曼·卓根布鲁特、让-皮埃尔·西蒙安、陈东东等诗人依次登台诵读自己的诗作。

第三届上海国际诗歌节也于此落下帷幕。本届诗歌节以“诗和我的故乡”为主题。期间,法国诗人菲利普·汤司林、阿根廷诗人格拉谢拉·阿劳斯、比利时诗人杰曼·卓根布鲁特、匈牙利诗人伊什特万·凯梅尼、新加坡诗人许福吉等来自世界各地的重量级诗人齐聚上海,在5天时间里,呈现了一场包括诗歌朗诵、文学研讨、交流活动在内的诗歌盛宴。

 

附:诺德布兰德诗作

原载于《上海文学》2018年第9期

亨里克·诺德布兰德/作 小寅/译

在土耳其咖啡里

透过希腊的雨

看到的中国

细雨

落入我的咖啡

直至它变冷

溢出

直至它溢出

变得清澈

杯底的图画

跃入眼中。

画中一名男子

留着长长的胡子

他在中国

在一座中式凉亭前

在雨中,倾盆大雨

凝固成

一行行雨丝

笼罩着久经风雨的凉亭

笼罩着男子的脸庞。

咖啡之下,糖和牛奶

正在凝结

磨损的釉彩之下

男子的眼珠似乎被烧掉

或是往里转

转向了中国,瓷杯中

咖啡缓缓清空

雨水渐渐注满

清澈的雨。春天的雨

破碎于酒馆的屋檐

对街建筑的外墙

仿如一面巨大

破旧的瓷墙

莹光隐隐透过葡萄树叶

树叶残破

如在杯中。中国男子

看雨后阳光透过一片绿叶

一片绿叶落入杯中

杯中咖啡

此时已清澈如水。

返乡

你的父母

早已成为

别人的父母

而你的兄弟姐妹,成了邻居。

你的邻居

早已成为别人的邻居

而别人住在

别的城市。

他们从别的城市返乡

和你一样。

他们找不回你

一如

你找不回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