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录

中国作家协会主办

《民族文学》2018年第10期|芦苇岸:给故乡一个理由(节选)

来源:《民族文学》2018年第10期 | 芦苇岸(土家族)  2018年10月12日08:48

时间的证词

柏的虬枝要贴地长尽兴才向天上

拐——但空中,已被杨树占领

高大的杨树,枝干闪着泪斑,预示

每升高一点,都必须付出泪水

在日光流年的旷野,每一棵树

都屏神敛气,铆足劲儿,呼呼蹿

在我仰望的高度,爆出鹅黄的告慰

向上,是它们留给时间的证词

我看到的春色,像我的孤独

在树梢,被晨光照着,被风吹着

 

独处有多美,寂静就有多深邃

是星星,落在了叶尖上

漫漫长夜,被风吹得空旷

在很深的梦里,有泪,挂在眼角

更高处,湿漉漉的树叶

张着网状的筋脉,像在向时光

打捞失去的青春的亮度

滴落的露水,还未抵达地上

就神秘失踪。生长幽光的叶子

在露珠里清洗星宿

独处有多美,寂静就有多深邃

 

依 偎

我是属于旷野的

风吹着我,衣袂里有远方

有黄昏藏不住的暮色

你从喊我等等那条小路

拐进生活

在这条路上,走着走着就老了

走着走着,头发就白了

白成晚风中逐渐矮下去的高度

在人生的停顿处,我能为你做什么

你挽着风的手,说——

走吧,江山尽处,草木一秋

 

一个静寂的下午

群山之上,蓬松的针叶

在我仰望的高度,顶着悠悠白云

那独行的一朵,像儿时落单的羔羊

我赶它进松林,用天真喂养它

后来我远走他乡,白云成了它的亲人

此刻林中,阳光漏下来

在我身上照出乡愁的斑驳

不闻熟悉的羊咩,不见坐过的石头

一朵云怔怔地看着我,我也一直看着它

我们相互辨认着

在山中,度过了一个静寂的下午

 

流过门前的小河

白龙河,从铺子湾流来

在经过家门前那一段,陡然峻急

像我喜欢荡秋千的心

在落差增大的河床上,堆砌波浪

这弧度我喜欢

我知道血脉搏动的节奏

也有着同样的弧度,每一次心跳

都像娘追着开裆裤的孩子们

在龙塘坝大喊大叫

这沙哑声有温度,与体温一样

 

经过的那片林子

经过的那片林子,就像经过一堂早课

我羞愧不如举着露水的树叶

对故乡忠诚

太阳毒辣的时候,我躲在它们的阴凉里

望着叶缝间漏下的蓝天

想白云在远方怎样把我深情安慰

 

洗 礼

在高原,风认亲,听我脚步声

急急忙忙翻山越岭,动静大得惊人

它捎来一阵雨,在我头上、脸上、身上

丝毫风尘都逃不过它们的眼睛

雨没把我淋得失魂落魄

而把我洗得异常干净

风吹我,把我吹成一个阳光满面的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