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录

中国作家协会主办

张乐平的自画像世界

来源:解放日报 | 江志伟  2018年09月27日07:06

白头红心图 (自画像) 张乐平

在张乐平先生的漫画生涯中,留下了无以数计的自画像。张乐平故居墙壁上的镜框里就镶嵌着他平生所画自画像中的诸多佼佼者。张乐平的自画像世界,是张乐平研究领域一个被人们多少有些遗忘了的话题。

最早自画像:挈妇将雏流离苦

关于“自画像”与“漫画家的自画像”,上海漫画家潘文辉曾经做过如下阐释:艺术家为自己所绘的肖像作品,称为自画像。雕塑家类似的创作则称为自塑像。漫画家的自画像往往别具一格,它同其他画家自画像的主要区别,在于独特的构思方法和表现手法。和他们的漫画作品一样,自画漫像也常常具有其他漫画的属性,夸张、变形、比喻、象征、暗示、影射等等。总之,漫画家的自画像更具幽默诙谐、意蕴深邃的特质。潘文辉先生的这番阐释,是完全符合张乐平自画像况味的。

张乐平最早的自画像,是画于1937年参加“抗战漫画宣传队”时候的自画像《携家流徙图》。抗战期间,上海一些漫画家以漫画为武器,参加了由叶浅予为领队、张乐平为副领队的“抗战漫画宣传队”,离开上海到内地其他地方宣传抗战。一年后,叶浅予因公赶赴香港,由张乐平主持“抗战漫画宣传队”队务。几年里大家颠沛流离,困难时期的张乐平甚至在江西摆摊卖菜度日。回忆起那段往事,张乐平说道:“我当然不是江西老俵,我是正宗的浙江海盐人。不过我早就来过江西了,蹲过好几年,也算半个江西人了。抗战辰光,同好几个画画的一道宣传抗日,去过赣州,还有这块上饶地区,我也来过的。讲起来已经是十几年前头的事体了,今朝旧地重游,蛮开心咯。”“至今我还保存着当时一幅自画像 《携家流徙图》,画中的我,衣衫褴褛,满面胡茬,挈妇将雏,东西奔波。这幅画是辛酸的自嘲,也是我前半生的写照。”

然而,一般人却更愿意将张乐平自画于1941年的那幅“三十年初夏,自写于江西玉山”的自画像,说成是他自画像最早的代表作之一。这是因为这幅自画像是张乐平献给自己新婚燕尔的爱妻冯雏音的艺术礼物。1939年秋,救亡漫画宣传队队长张乐平在金华举办个人战地素描展览会,正在金华主演于伶的《夜光杯》和吴祖光的《凤凰城》的浙江中心剧团女演员冯雏音,与张乐平在画展上相识。同为抗日救亡,又是上海老乡,风度翩翩的漫画家与秀雅柔美的女演员一见钟情,冯雏音跟随张乐平回到江西上饶,继续从事文艺宣传。一对恋人于1941年3月18日巴黎公社纪念日在江西玉山结为伉俪,不久就诞生了这幅自画像。

唯一“诗配画”:古稀入党神采佳

张乐平唯一一幅配上了自作诗歌的自画像,是1979年所作的《白头红心图》。当年 4月24日,张乐平以70高龄入党,实现了他毕生的夙愿。兴奋之余,他以自画像形式作了此画,以画为证,以诗抒怀,画中的他头发虽白,丹心犹红,初心不改,长征不停,藉以表达感情。自画像的构架设计上,采用的是一般宣传画的格式,左上角最为显眼之处,是镰刀斧头图案的中国共产党党徽,党徽下方右侧是张乐平怀抱着三毛敬献鲜花的自画像。自画像里的张乐平先生笑靥里满是欢天喜地,眼神中蕴着满志踌躇。右上角处则是张乐平破天荒“以诗言志”的自作题画诗:“画笔生涯五十春,赢来白发映丹心。七十当作十七样,追逐红旗再长征”,诗行之间,拳拳赤子之心,令人感动。

欲重画的自画像,惜成绝笔

张乐平长达60年漫画生涯中的最后一幅自画像“乐平自画辛未年”(同时也是张乐平先生最后一幅漫画作品),发表在钟立民先生所编著、山东画报出版社出版的《百美图》一书中。自画像创作时间是1991年11月8日,地点是张乐平当时所住上海华东医院病房。当日,钟立民为他编著的《百美图》中的“张乐平自画像”事宜,专程从北京赶往上海华东医院高干病房,在张乐平病榻前约稿。张乐平翻看了此前已经完成自画像的张汀、特伟等老友们的作品后,边说着“好吧,反正迟早要交卷的,我就试试看”,边从床头柜抽屉里取出一支日本绘画笔,翻到钟立民在册页中为他留出的一页,一笔一笔画了起来,仅用十多分钟就完成了画作。钟立民写道:“只见他先从眼睛画起,然后勾鼻、勾脸、画衣领,最后戴上顶绒线‘八角帽’。奇怪的是,在他作画的十多分钟里,手不颤,气不喘,像正常人一样,也许是全神贯注、意守丹田的原因吧。像画完了,他又翻抽屉,翻了好一会儿,才用手拍了拍额头道:‘噢,印章不在,下次再补!’。”接着,张乐平又跟钟立民抱歉着说,这幅自画像他并不满意,等以后身体好了再重画。

谁知重病之前的张乐平先生这番重画的承诺,最后却成了他永远都无法实践的遗言。两个月之后,张乐平先生因吸入性肺炎病情恶化,再也无法提笔作画,并终于1992年9月28日撒手人寰。张乐平的漫画家老友胡考先生也来不及完成为这幅自画像题诗的约定,他写上了这么一句寄托哀思也为此画盖棺定论的话:“老友乐平仙去,此作当是其生前绝笔。”钟立民先生也只得将其为张乐平这幅自画像所撰写的配图美文题目,题为“乐平绝笔”,足以说明这幅自画像,确是乐平先生自画像的绝笔图。

邮缘长久:痴迷自画像纪念封

张乐平喜欢将自画像设计、运用到各种纪念封上,成为独具一格的“张乐平自画像纪念封”系列。其中包括“张乐平先生捐献名作《三毛从军记》纪念封”。身为漫画大师,张乐平谢绝了海外收藏家以高价收购《三毛流浪记》《三毛从军记》原稿的要求,毅然将几部最宝贵的三毛题材漫画作品毫无保留地捐给国家,也作为他献给全国少年儿童的礼物。1983年,他决定将《三毛流浪记》原稿共234组全部捐献给国家,由中国美术馆收藏;1991年冬,他又决定将《三毛从军记》原稿共114组全部捐给上海美术馆收藏。为了纪念这次捐献 《三毛从军记》名作,上海美术馆特地设计发行了题为“张乐平先生捐献名作《三毛从军记》纪念封”一枚,纳入该馆“中国画家系列封”中,其正面上部中间为“张乐平先生捐献名作《三毛从军记》纪念”的双排烫银字样,左侧为密布着“张乐平”签名背景上的红底黑线的张乐平自画像,下部中间加盖有纪念戳。纪念封自画像里的张乐平先生神采奕奕,那根根竖起的头发刺激眼球,令人情不自禁地要脱口而出地喊他一声“三毛爷爷”。

1990年6月14日,“上海漫画邀请大展”在上海美术馆开幕,所发同题纪念封一枚,正面左下侧淡黄色的方形底版上为张乐平先生的自画像以及“上海漫画邀请大展纪念封”字样;封背部分则为21位著名漫画家的漫画肖像图,铺天盖地,遍布全封。纪念封“封语”是:上海漫画家队伍,浩浩荡荡;上海漫画形势,蓬勃兴旺。这枚自画像纪念封,以单枚纪念封上容纳22张自画像,而在中国集邮史册上创造了纪录。

1992年10月6日,上海龙华殡仪馆大厅迎接每一位前来吊念者,签到处人们领到封面为张乐平先生自画像、封背记载着先生生平简历的一枚框红边的白色纪念信封,纪念封内,则是一方洁白的、印有可爱的三毛形象的手帕。纪念封自画像上的题款 “将漫画进行到底”,既是逝者张乐平的告别语,也是张乐平与诸位前来悼念者的共勉词。告别仪式不用哀乐,而用张乐平生前最喜欢听的《一路平安》伴他远行,再加上这以自画像纪念封的形式与世界告别,真是让人难忘,艺(邮)味隽永。

张乐平先生是幸福的,一生只做一件事——画漫画,且将漫画进行到底;画画做大一件事——画三毛,且将“三毛”进行到底;画三毛也画自己,且将自画像进行到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