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录

中国作家协会主办

《我的天》

来源:中国作家网 | 子日山  2018年09月20日13:56

《我的天》子日山著 作家出版社2018年8月出版 ISBN:978-7-5212-0109-3 定价:35元

 

[1]

我知道那两个狗男女现在很幸福,就在昨天他们知道我拿到录取通知书了,昨晚那个女人就来看我了高兴得似乎是捡了大便宜,至于那个男人,就直接带了个男孩子告诉我这是我的弟弟,看着他那种欣喜和那种关怀,他妈的我真想掐死这个“小鸡巴崽子”。

因为这俩狗男女是我的爸爸妈妈,他俩现在已经是别人的夫和妻了。真他妈的复杂。

如果说我还有所感谢,那就是这俩混蛋给了我出众的外表,而不是出生,对于出生我有什么感谢的,反正他俩总要造个什么东西出来,或许我在空气中等待,还能托生在一个正常人家中,而不是这两个奇葩的手里。

哦,对了,可能还要感谢他俩给了我十四年的抚养和爱,然后就在十四年后一夜之间,他俩就突然滚蛋了,把我丢在这空荡荡的两居室里,他俩谁也不管我了,似乎管了我就成为对方的短处了就输给对方了。他妈的不说了,反正我考上大学了,反正我离他俩远远的了。

不说还是不行,妈的,就是那个他们把彼此打得鼻青脸肿的晚上,我的孤独开始了,没有人知道,当他们都走了,都跟着各自的姘夫姘妇享受时,我一个人开始学会做饭学会自己上学自己洗碗自己洗衣服,我在无数个夜晚望着菜刀看到那诱人的青色光芒,我真想举起来将自己的手砍断,让手和胳膊藕断丝连地郎当着让鲜血无限淋漓让这周围人观赏让这对狗男女后悔让他俩哭泣。

你们他妈的是怎么爱我的你们还记得自己怎么说的吗,你俩要爱我一辈子,一辈子,你妈的,一被子吧,跟各自的姘妇姘夫一床被子吧。

当年我哭着睡哭着梦哭着醒再哭着睡再哭着醒,挨过很多漫长恐怖的黑夜,我真是没出息眼泪总是那么多总是那么缠绵,妈妈我怎么总是那么想你,爸爸我需要你的看护,这深夜太黑了。

没啥哭的,不想了,反正我还是考走了,反正我的人生可以重新展开了。

哦,还有个牵挂,就是她,那个胖胖女孩,傻姑娘,我从来就没爱上过你,你总是说爱我就是爱我爱我不需要回报,可你总不需要回报我就要总欠着你,我要欠你多久多深呀,你饶了我吧,反正我走了,你若还不饶我,那就是你不饶自己了。你自己看着办吧,我看到你哭了,你还笑了,你说你为我高兴你说你很伤心,唉,我也不知道怎么说,我只是傻呆呆地看着你的酒窝形成再平整再扭曲。

你反正总陪伴我,还给我钱,唉,还是欠你很多,不过,我会还给你钱的,我虽然没告诉你,我知道你前前后后一共给了我五百二十五。我其实都记得每一次都记得。

真的,跟你第一次我也很激动,虽然我从来没有爱过你,对不起。

我家在黑龙江密山农管局,现在我考到了武汉就在十四岁那晚之前人家都说我可以考进一流大学但我现在进入二流的大学,其实不错了,因为还有三流四流五流十流呢,还上流下流呢,其实考上我也不知道能怎样我只想离开。

我本来是用日子标识,后来想每天其实都一样,都是日出日落云来云去。算了吧,省省吧,还是123吧。

[2]

今天上午到了武汉,这里真热,在出站口就看到很多学校的接站点,找到了我的学校的接站点,然后被大卡车拉到学校,到学校后又是一长溜桌子和一帮人还有一些标语,走到管理系的桌前又被一帮热情的人接待,最后被带到学七舍的五楼,是515寝室,被安排在上铺,嗯,都被事先安排好了。

我们寝室六个人,两个湖北的一个陕西的一个四川的一个河北的,当然我最远我也最高我也最帅。大家开始都很客气,一会儿一个自称辅导员的家伙进来,她胖乎乎的,告诉我们换饭票买饭盆还有七七八八的各种小细节,我就点头然后就笑,她也笑。

这是我第一次坐这么长时间的火车,也是第一次和这么多人共居一室,有点不适应,不是具体哪一点不适应了,是全部不适应,要从头再来。

好吧,从头再来。

睡前我还是写这些,我想我还是写日记吧,因为我高中一直在写,那张老师说写日记有助于我这种心理不健康的人,我其实知道我这种孤独的人是天赐大任的人。

我还是想那个胖女孩了,就在出发前的晚上,她一直跟我在一起,我们亲吻我们做爱,她总是哭也总是笑,我呢,总是发呆,她说其实你是个白眼狼。我说其实我也不知道自己,她还说我要去武汉找你,我说行,其实我不想让她来,但我不忍心也怕她挠我掐我咬我。她说大疆你的良心被狗吃了吧。我于是说你来武汉看我吧,念雪。

其实在那一瞬间,我觉得她似乎解脱了,她的爱可以圆满结束了,她太累了。

[3]

我们寝室这几人很快混熟了,他们开始结伴蹓跶了,我不愿意跟他们一起,不是我怎么样或他们怎么样,我习惯一人瞎转悠。哦,想起个事,就在火车上,有个女孩一直看我,年龄比我大,后来她就走过来问我是学生吗?我说是的,是在哪里上学呀,我说在武汉,她笑了说她就是武汉人,很高兴认识我。其实车上人很多,我有点不好意思她这样直接走过来跟我说话,周围这么多眼睛和耳朵呀,多尴尬呀,她不管不顾甚至跟我边上的人换了座位她一直很坦然,像周围人都是她手下似的。她一直跟我聊,我一直很被动。

她在汉口下车,我要在武昌下车,我稍稍有点迷糊,怎么一个城市可以有两个站,这不是特快列车吗?

她说要在下午来看我,她要帮助一个无知的新生。

其实我走在哪里都有女孩看我,很多女孩喜欢看我,我知道她们喜欢我的帅气和高大,高中时就有很多女孩喜欢我,我也收过很多情书,但我还是跟这个胖胖的念雪在一起了。

我不知道她为什么可以这么直接,为什么要来帮助我。

他们说那个湖北的戴眼镜同学做寝室长,嗯,好,他是很好,很正经的样子,我也信任他。

下午那个武汉的女孩果真来了,她走进来看了看我的寝室,和每个人都问了好,还带了一网兜苹果,大家都拿了一个,剩余的都挂在我的床头。

那女孩说你带我在校园转转吧,虽然我长在武汉,但我从来没来过你们这个青山区更没进过你们学校,作为感谢我请你吃饭吧,我说行。

在校园时我告诉她,我是个穷人,请你做好准备,我的意思是我要永远白吃,就是白痴,她说她看出来了,她说她叫陈静,长得还算漂亮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