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录

中国作家协会主办

曹文轩:儿童文学要重新面对现实主义

来源:北京晨报网 | 王琳  2018年09月19日08:57

现实主义儿童文学是儿童文学的重要组成部分,但如今在市场潮流的影响下,它却逐渐被儿童文学市场边缘化。近日,中国少年儿童新闻出版总社在北京举办了“曹文轩现实主义儿童文学创作研讨会”,邀请李敬泽、金波、高洪波、张之路、徐则臣、孟繁华、田树林等共同探讨现实主义儿童文学这一命题,与此同时推出了曹文轩在中少总社出版的全系列作品的朗读版。曹文轩此前在很多场合都曾提到“现实主义”文学的议题,在这次作品研讨会上,他以达·芬奇、梵高等艺术大师为例表明观点:“现实主义是要讲‘功夫’的。中国儿童文学需要重新面对‘现实主义’。”

文学领域现实主义淡化是不争事实

“我力图在这部书中,用最低限度的文学性和最高限度的真实性,来讲述巴伊亚州南部可可庄园工人们的生活。”这是巴西著名现实主义作家若热·亚马多谈到他的代表作《可可》的写作时所说的话。曹文轩从这句话切入阐述儿童文学为什么需要现实主义。曹文轩称现实主义精神是人类文学史的魂,“在我们的不经意中所提及的那些古今中外的文学经典,基本上都是现实主义精神的产物。辽阔、广漠、深邃、透彻的俄罗斯文学更是如此。我们津津乐道地谈论的那些大师托尔斯泰、普希金、果戈理、契诃夫以及后来的高尔基等人,都是以现实主义精神贯穿他们一生的创作的。但到了上个世纪中期,这一精神渐渐地不再像从前那样被强调了。代之而起的,是‘虚构’、‘想象’、‘幻想’这些词——这些词成为作家(包括儿童文学作家)们说来说去的高频词。现实主义淡化,已是不争的事实。”

人类的想象力来自于现实

前些年曹文轩说的最多的也是“虚构”、“想象”、“幻想”这些词,他同时认为中国当代文学(包括儿童文学)缺乏想象力是不争的事实。“但过去这么多年之后,我看到了问题的另一面,当我们将全部注意力放在‘虚构’、‘想象’之上时,我们的目光渐渐从历史、从现实之上挪移开了,而殊不知被我们忽视了的、漠视了的那一切,是文学创作的根本性写作资源。”曹文轩认为,生在现实生活中的那些故事是任何虚构、想象都无法相比的,它们的神奇、出人意料以及其背后的复杂而丰富的含义,是远远超出“虚构”“想象”所能给予我们的。我们的想象力,谁也不可能超过造化,超过现实,超过冥冥之中的造物主的。这既是人类的、宇宙的作者,又是唯一的导演。连我们的想象力,都是它给予的。”

现实主义是讲“功夫”的

“由于对现实主义精神的淡忘,我们不仅对‘现成的’、‘绝妙的’故事视而不见,而且还逐渐忘却了‘功夫’二字。”曹文轩称,现实主义是讲功夫的,所谓“功夫”是指观察天下万物、破其机密的功夫。“就像绘画一样,它强调从完全逼真的素描开始。基本功的概念深入灵魂。最近看《达·芬奇讲绘画》第九讲《树木与草地》,说到树叶,他有一段并非是来自植物学知识,而是来自他观察的描述,‘植物叶子生长的规律有两方面:一是为了便于整个叶面能接受到从空气中降落下来的露珠,叶子的正面总向天空生长着;一是植物的叶子是层层错开的,尽量避免相互的遮挡,就像墙上的常春藤那样盘着。这是因为叶子相错分布,一方面可以使露水从第一片叶子上面滑落的时候落到第四片叶子上(有些树木则要落到第六片叶子上);另一方面空气和阳光也可以穿透顶层的树叶落到下面的叶子,使它们同样能够吸收养分,健康成长。’那些大师就是这样开始他们的绘画的。他们一直在练基本功,真切感受存在的基本功。谈到梵·高,我们只是想到他那些想象力狂放的现代主义绘画,却忘了他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在专心致志地素描土豆。”反观现在的儿童文学图书的封面和插图,则大多只有创意没有功夫。“有价值的创意是建立在功夫之上的。中国儿童文学,或者说中国的儿童文学是不是需要重新面对‘现实主义’呢?”

■观点

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李敬泽

“曹文轩的现实主义儿童文学创作对中国当下的儿童文学创作有启示意义。”李敬泽认为曹文轩的创作是现实主义与浪漫主义相结合的创作方法。“就《丁丁当当》而言,我们看到了两个孩子他们所经历的苦处、欢乐、不幸、悲伤。现实生活不是一帆风顺、时刻充满阳光的,即使对孩子也是这样。或者说即使是孩子,也应该知道这个。与此同时曹文轩在包括《丁丁当当》等作品中展示这些困顿、忧伤、疼痛的同时,也一直向孩子们提示,前方是有亮光的。美是有说服力的,它以强大的美的说服力告诉我们,这个亮光还会越来越亮。我想千千万万的孩子们也正是由此不仅认识了社会,认识了人生,同时,也有了以一个善和美的态度往前走,有了去创造自己生活的勇气。”

中国少年儿童新闻出版总社社长孙柱

“现实主义儿童小说在儿童文学创作多元共生的大格局中占有非常重要的分量,也在某种程度上体现了当下中国原创儿童文学的高度。但如今在市场潮流的影响下,现实主义儿童文学逐渐被儿童文学市场边缘化,各种奇幻文学作品逐渐占领了中国儿童文学的主流。其他一些畅销作品虽可归为现实主义,但往往徘徊在搞笑和娱乐的生活之流。”作为儿童出版人,孙柱不仅指出了目前现实主义文学的低潮表现,但也带来了令人振奋的数据,曹文轩教授的现实主义儿童小说,在讲述中国故事的同时融入担当、美好和悲悯。曹文轩的“丁丁当当” 系列发行量500万册,获得国际儿童读物联盟以残障儿童为题材的全球优秀小说称号。该系列目前已翻译成英语、韩语、希伯来语、阿拉伯语等多种语言,版权已输出至全球数十个国家和地区。《青铜葵花》还在美国创下了连登三大书榜的佳绩。该书不仅英文版广受欢迎,土耳其和西班牙语版也有不错的反响。

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 中国作协儿童文学委员会主任 高洪波

“书写童真、记录美好,把优秀的文学作品献给国家的未来是儿童文学创作的宗旨和目的。”高洪波认为儿童文学创作是一条充满探索的艺术之路,他引用了习近平总书记的“关在象牙塔里不会有持久的文艺灵感和创作激情。离开人民,文艺就会变成无根的浮萍、无病的呻吟、无魂的躯壳”,指出艺术创作离不开生活的积淀、儿童文学创作也离不开现实的土壤。“儿童文学不是一个狭小的文体,它有能力去处理更为厚重的时代和人生内容,现实主义儿童文学的创作应以其光芒照亮人性的幽暗地带。新时期的儿童文学创作有许多不变的因素,诸如是非善恶的判断,对正直、诚实、勇敢等优秀品质的追求等,这样的作品才是有担当的作品。曹文轩在创作中对苦难与美德的探索与坚持,对故事中小主人公心灵历程描述,无不体现着价值担当。”

儿童文学作家、首都师范大学教授金波

“儿童文学无论用何种体裁与技巧,心中要有现实生活作为支撑。”金波认为儿童文学有教育、认知、娱乐的功能,而这些功能的取得,离不开激发读者学会思考。金波以曹文轩的《丁丁当当》为例,阐述现实主义文学有引人思考的力量。“现实主义的创作方法,不仅可以真实地反映我们的生活经历,更主要的是引发我们的思考。思考是读小说的继续,思考是超越小说的再创造。《丁丁当当》所反映的离别,是人类普遍感受过的情感,而离别后的重逢却是艰难的,需要依赖于人性的善。这就是《丁丁当当》给我们的启示。”金波呼吁儿童文学创作需要立足于我们当下的现实生活当中汲取营养, “作为当代的现实主义作家,要把当代儿童的成长和表现,植根于当代广阔的社会生活中,结合历史的变革和社会发展的轨迹,创作有中国味道、中国气派的儿童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