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录

中国作家协会主办

《中华辞赋》2018年第9期|江岚:诗词二十六首

来源:《中华辞赋》2018年第9期 | 江岚  2018年09月14日08:19

1968年生, 河南信阳市人,中国人民大学文学硕士,曾供职于中华全国总工会教科文卫体工会。现任《诗刊》编辑部副主任,子曰诗社秘书长。著有旧体诗选《听雨庐诗稿》,作品散见于国内各诗词刊物及云帆、小楼、搜韵等微信平台。

诗词二十六首

春节在庙川十余日

饮酒几无虚日戏作

我岂贪杯者?杯来安可拒!

莫笑步欹斜,犹能抱闺女。

 

将赴溧阳重读太白

《猛虎吟》有感

闻道溧阳美,青莲几度过?

酒楼仍在否?杨柳正婆娑。

气压胡尘静,才怜老友多。

诗仙复草圣,掩映此山河。

 

戊戌春日登状元阁眺天目湖

登上状元阁,打开天目湖。

真堪涤襟抱,宛若对蓬壶。

水绕青螺小,林飞白鸟孤。

一泓足可乐,何必远乘桴。

 

戊戌春日入住天目湖

涵田半岛酒店阳台即景

何处闻花香?开窗喜相对。

娉婷一梧桐,叶碧花憔悴。

相候几多时?花蕊尚含泪。

阳台容小坐,相看心如醉。

并无一丝风,遽尔便飘坠!

下瞰花落处,卑湿复阴晦。

花在枝头好,凋零徒感喟。

还魂悲无计,空自蒙头睡。

 

丁酉春日过吴江松陵路

怀姜白石

填词非所爱,犹爱姜尧章。

何况绝句好,真堪继三唐。

翰墨皆称妙,音律更在行。

子曰游于艺,如君可登堂。

售与帝王家,无须愁稻粱。

身心得安顿,妻子亦沾光。

却叹震耀当世者,一第难于上青天!

人耶命耶谁能知?布衣裏恨埋黄泉。

使生今日何至此?随出一技有余闲。

偏教谙尽江湖味,落拓东南天地间。

孤舟几过松陵路?闻箫犹在空蒙处。

伊人去兮歌声远,经过徒令成久伫。

 

戊戌春夜至溧阳谒太白楼

大名淘不去,濑水尚悠悠。

猛虎长吟处,嵯峨见此楼。

春深嘉木合,灯暗小庭幽。

斟酒君如在,谈诗谁可留?

一杯徒洒地,千载苦凝眸。

忍看玉钩小,凄凄满别愁。

 

过彭州磁峰镇石门竹海杂咏(三首)

孟冬石门道,九曲土溪河。

天府长春地,霜风奈尔何。

竹深青扑面,窗静翠交柯。

真个似渔父,桃源喜更过。

轻车小队觅烟霞,冬日石门犹吐花。

微雨藏山不许看,笑她只隔一重纱。

修篁夹道几人家?溪水粼粼可浣纱。

定是淮王旧鸡犬,长吟缓步在青崖。

 

戊戌春节将别庙川野望

次第峰从雾中出,寂寥人在楼头立。

山川欲别竟伤怀,住久浑如老相识。

 

秋晚窗下怀友

一城灯火乱如蝶,雨打秋槐满径斜。

老友半年不曾聚,算来只隔两条街。

 

夜 归

东家宴罢宴西家,步履蹒跚醉眼斜。

谁挂灯笼照归路?一肩微雨落沙沙。

 

小园春日偶见

偶扶小女过篱笆,瞥见冬青叶底花。

细碎无非两三朵,春来犹解展风华。

 

戊戌春日过石家庄颐园宾馆后窗即景

小院轻阴垂似纱,曲池明处板桥斜。

车旁有客徘徊久,知落闲阶几朵花?

 

过正定荣国府

人间好梦太匆匆,桂殿兰宫一旦空。

西府海棠翠如盖,花开徒自嫁春风。

 

戊戌四月游正定诸佛寺感怀

滹沱细细太行高,坐对浮屠品寂寥。

话到古城桑海事,檀香花雨一时飘。

 

咏溧阳平桥石坝

石坝千寻锁翠澜,宛如苍隼立空山。

仰看游客自来去,衣袂飘摇云雾间。

 

戊戌春日登正定复建之古城墙(二首)

恰似连宵拱地起,古城突现白云里。

东风吹我上城头,春光弥漫到眼底。

夭桃秾李着意开,朱朱粉粉太拥挤。

人家居处多梧桐,柳边雏燕飞不已。

桐花柳絮何茫茫,高墙回首杂悲喜。

梵呗悠悠浮图在,掉臂寻幽吾去矣。

长条犹解慕风鬟,想必丰姿胜旧年。

谁倩天孙织霞帔?轻轻披上美人肩。

 

丁酉孟冬过彭州磁峰阳平观,

张天师开坛弘道之地也

古磴排云到上头,祖庭聊共采真游。

名花修竹坐佳士,微雨空山送晚秋。

天外忽闻清乐起,人间犹为好诗留。

他年了却三生愿,也逐群仙访十洲。

 

步太白《行路难》原韵题台湾友人

赠云帆微刊《一帆风顺》金箔立体画

鹏飞哪管路几千,一寸秋光值万钱。

彼时也曾访鲲岛,暂游便归何惘然。

龙争虎斗仍未已,长沟忍瞰浪如山。

近代细数皆恨事,依旧孤悬在天边。

赖有诗心皎如月,千秋共仰一轮在。

唯愿心平涛亦平,会看云帆出沧海。

 

丁酉秋日过秭归谒屈祠

当年流放屈原者,已被岁月永流放。

当年抱恨怀沙者,翻教百代同仰望。

笑尔称王又封侯,死后无非土一丘。

光争日月《离骚》在,名字长共大江流。

江水滔滔山峨峨,西陵峡口白云多。

新祠高矗秋阳暖,嘉木森森垂女萝。

山鬼窈窕犹相待,一樽聊此酹烟波。

 

丁酉夏日过涿鹿黄帝城

轩辕邈矣数千载,故地山川几度改?

一泓犹号轩辕湖,数尺空馀土墙在。

土墙六月草萋萋,翠柳白杨叫黄鹂。

赫然碑镌黄帝城,使我登眺久依依。

本姓溯源自昌意,何期寻祖到此地。

背影昂藏欣在眼,群山拱护多佳气。

缔造中华成一统,至今百族仰高风。

根深何惧频摧折,分枝布叶遍寰中。

闻道合符在釜山,九龙飞处起崇坛。

神农蚩尤共一堂,想见欢声动古原。

古原岑寂更无人,禾黍萧萧杂荒榛。

忍看杨花白如雪,飞来飞去碧湖滨。

 

雨中将别溧阳重谒太白楼

当年溧上几回游?遗躅千秋剩此楼。

大木葱茏护诗国,飞檐突兀压江流。

幽幽玉笛三春怨,漠漠杨花终古愁。

欲别芳园复登眺,可堪风雨苦相留。

 

大溪水库坝上望蔡邕读书台

望里寻常一土丘,中郎别后几千秋?

遥怜春日湖边过,尝带文姬陌上游。

直道事人翻贾祸,清才绝代恰宜愁。

读书台畔风光好,柳絮飞飞落满头。

 

丁酉初冬自涿州赴成都道中

山川最是卧游好,况逢年末事渐少。

公私一时齐放下,轻装落落赴远道。

快车不快又何妨?幸得下铺傍高窗。

天生吾侪慢性子,正宜把杯品流光。

燕赵中原似长卷,随风打开任君看。

丘陵不乏小起伏,村庄如豆连成片。

北国冬日太萧条,鸦啼黄叶漫天飘。

谁知柔若垂杨柳,犹抱残绿不肯凋。

忽惊身在画屏中,壁立千峰何葱茏。

问人才知正过江,江南风物果不同。

山高峡静白云飞,人家多住水之湄。

小路弯弯向何处?朱果压枝尚垂垂。

巴楚毕竟少平川,民居散落坡谷间。

如何荒僻险绝地,仍有孤炊绕林端?

客游到此心转伤,徒叹归欤归何方?

谁吟《招魂》犹在耳,东西南北恨茫茫。

昼观山水夜观灯,雾霾不许窥繁星。

车厢入睡我入梦,安得琴台晤长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