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录

中国作家协会主办

《新腔》

来源:中国作家网 | 张怡微  2018年09月13日11:14

《新腔》

作者:张怡微 著

出版社:山东画报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8年8月

ISBN:9787547429099

定价:68.00元

内容简介

《新腔》为上海青年作家、复旦大学中文系讲师张怡微*的抒情文艺论集。书名“新腔”取自黄庭坚诗“时时能度曲,秀句入新腔”,以全新的视角重新诠释经典,重温文学故事,新解旧文往事,在小说、戏曲、电影的细读比较中,探寻文学艺术审美的时代新曲。

全书分三辑,*辑“爱情为什么变成了历史”,重读王安忆、张爱玲、白先勇、苏童、毕飞宇、严歌苓、金宇澄、蒋晓云、琼瑶、威廉·特雷弗、村上春树等经典作家的经典著作,爬梳情与史的辉映。第二辑“往日闲愁今日止”,从话本小说与古代戏曲中重探中国文学的情理因缘。第三辑“戏台与枷锁”,细读经典影剧,打捞通俗剧中世情练达背后的纹理。

“新腔”是文学生活中流动的斯文、奇境的联想,是世俗人间有情人多走的那二十年远路,跋涉过千里江陵的内心。是时间的游戏,也是心事的重省。书里的爱情为什么变成了历史?戏台上的故事为什么可以成为萦绕我们心头的深情往事?新腔一曲,低唱闲愁。

作者简介

张怡微,1987年出生,上海青年作家,复旦大学哲学学士、文学硕士、台湾政治大学中文系博士。现任教于复旦大学中文系创意写作专业。出版有长篇小说《细民盛宴》、中短篇小说集《樱桃青衣》、学术随笔集《情关西游》、散文集《都是遗风在醉人》《因为梦见你离开》《云物如故乡》等作品十余部。

曾获2014年紫金“人民文学之星”散文大奖、2013年台北文学奖散文首奖、2010年台湾时报文学奖散文组评审奖等,入围第十一届华语传媒文学大奖年度潜力新人、上海文学艺术奖之上海青年文艺家培养计划等。

目 录

爱情为什么变成了历史

琼瑶《窗外》

“但愿我生时有如火花,死时有如雪花” / 3

王安忆《长恨歌》三读 / 19

王朔《过把瘾就死》

“我真希望自己知道怎么跟你一刀两断” / 34

海岩《一场风花雪月的事》

“姑娘要是不跟你撒谎,那准是不爱你了” / 40

张爱玲《半生缘》

“也是因为我实在叫你灰心” / 48

《繁花》二读 / 54

白先勇《金大班的最后一夜》

“多走了二十年远路” / 60

苏童二读 / 65

严歌苓《少女小渔》

“那一塌糊涂的幸福也没有了” / 75

唐颖《上东城晚宴》

绮梦与真情 / 79

蒋晓云二读 / 85

毕飞宇《青衣》

“江山如此多娇,我们的女青年为什么要往月球上跑?” / 92

袁琼琼《少年时》

“父亲据说很疼我” / 97

威廉·特雷弗

“我也不是想让你们认为我不爱丈夫” / 101

《雷雨》

“我真希望他再让步一些,把雪里搀上点泥” / 107

樋口一叶《青梅竹马》

“爱情早夭是生来注定,真心却那么罕见” / 113

村上春树《没有女人的男人们》

“有时候失去一个女人也等于失去所有的女人” / 117

马里奥·普佐《教父》

“友谊”的建构 / 121

斯蒂芬·金《尸体》

“但世事就是这样,有的人会沉沦下去” / 124

《简·爱》与《呼啸山庄》

“因为我的缘故,你们现在非做朋友不可” / 129

往日闲愁今日止

《四郎探母》

哎呀负心汉 / 137

《狮吼记》

男人为什么爱“泼妇” / 142

《庄子休鼓盆成大道》

来路不明的美妇人 / 148

《蒋兴哥重会珍珠衫》

千分惊险千分喜,好聚好散又好聚 / 154

《桃花扇》

“回忆起了往昔,令人神魂颠倒的爱” / 161

《杜十娘怒沉百宝箱》

“这件事总是我自己荒唐” / 166

《卖油郎独占花魁》

“若有短处,曲意替他遮护” / 171

《王娇鸾百年长恨》

“往日闲愁今日止” / 177

戏台与枷锁

持尺忽觉衡量难—从越剧《情探》到电影《半生缘》 / 185

电视剧《一把青》

“一个世代的完而不了” / 189

《一一》

“谁若年轻一岁,那他就不会明白” / 193

《女人,四十》

“人生如朝露,休涕泪,莫愁烦” / 200

《男人四十》

“如果我是老师的话,我就可以每天看到她正面” / 207

《心动》

“这是我第一次和另一个人一起看天亮” / 214

《甜蜜蜜》

“你比我爱人重” / 221

《玻璃之城》

“人生有你一定要走完的缘分” / 224

《花样年华》

“出去买碗面,还穿得真漂亮” / 228

《最想念的季节》

“无论如何,是她诀别他的” / 232

《青蛇》

“那是叫人软弱无能、万念俱灰的快乐” / 238

《胭脂扣》

“如果,你也有一点真心” / 243

《孤恋花》

“人的一生回过头看,真是不知所云” / 248

后记

一棵树怎会生出不同的果子 / 252

媒体评论

张怡微的作品聚焦小人物在历史中的悲欢离合,这些带有淡淡惆怅的文字,蕴含着中国文学的古典精神和中国人特有的人生观。

——王宏图(复旦大学中文系教授)

“她对于各种文体的不偏不废,各种之间的相互砥砺,似乎也更能令她保持一种毫不作伪的诚恳姿态,来面对写作,面对自身”。

——评论家张定浩

“有自己文学世界的作家,未来会建造她的大厦。张怡微是一个安静的作者,这种安静源于她的不在意,不为批评耿耿于怀,不为表扬得意洋洋,反正都按自己的步骤写下去,好与坏都是自己的,得与失也是一个人的。不在意,不等于偏执,更也不等于封闭,不在意是一种写作态度——不功利,更纯粹。”

——评论家李伟长

“张怡微以小说名世,却在散文写作中不断开掘文字以及自我的多重可能。作为一个小说作者,她或许醉心于时光之于生活面貌的多般塑造,积极探索人与人、人与世界错综复杂的关系。然而,作为一个散文写作者,她似乎对文字与影像所创造的第二世界更为倾心。她的文字有着诚恳的感悟力与知性的美感,呼唤着精神的对话与交流。她关于文学本身的理性思索,必将为她的小说创作提供丰沛的滋养。”

——2014年“紫金·人民文学之星”散文奖授奖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