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录

中国作家协会主办

辽阔的草原

来源:羊城晚报 | 王忠范  2018年09月13日07:42

早晨起来走出蒙古包,见升起的太阳红得新鲜耀眼,远处的小河如飘闪的蓝绫挂在太阳下。眼前的草都长到脚踝那么高,水灵灵的嫩绿,有一种湿润的气息。

蒙古族老哥哈日图走过来,身穿蓝色的蒙古袍,前进帽下是张黑红的脸膛,嘴唇上的胡须和鬓角都变白了。他给我披一件缎袍,亲近地站在一块,像双羔羊。我说昨夜静谧无扰,睡得香,一觉到天亮。他拍一下我的肩膀:“蒙古包挺立在花草之间,离地离大自然最近,如果住在蒙古包里觉得不舒悦,那就是傻骆驼。”

出牧了,我跟随哈日图老哥赶着云朵般的羊群直奔牧场,宝力格嫂子和托雅侄女留在家里照料幼羔。哈日图老哥一连甩了三串鞭花,系系袍带,比马驹子还欢跃。他告诉我,他的羊群从不超过八百只,草场不超载畜量并且游牧,就能保护草原生态环境,羊总有好的水草吃,准是丰收呀。

牧场上,羊群满天星一样散开,它们不争不抢,嚓嚓嚓地啃食草尖,时而摇动短尾巴咩咩叫。哈日图老哥要去敖包山下的曲河看看水情,准备用筐窝鱼,他让我守牧,说不用看着,睡大觉都行。他忽然回头,告诉我走路时注意獾子洞,不小心踩进去那獾子会咬断脚趾的。我说老哥想得真周到,他嘿嘿一笑:“草原人不但要有壮牛一样的身板,还要有比骆驼绒还细的心。”他打了两声呼哨,乘骑的贴杆马咴咴儿地跑过来,他飞身上马,一磕铁镫,便飞奔而去。

这时的羊着实不用管,没有逃群的,都扎堆吃草。我躺在草地上,望着碧蓝的天空,阳光温柔地抚摸着身体。我睡着了,梦见一只鹿,那鹿的犄角正对着一条河……突然腮帮子痒痒酥酥的,醒来一看是只小羊羔用湿嫩的舌头舔我,它可能把我当成哈日图老哥了。我抱起羊羔刚要贴脸,那母羊一叫,这羊羔就跑了。这时来了一个扛着镐头抠药材的人,我上前拦住他,说以后不能采药乱挖破坏草场了。那个人正要跟我争论时,一阵马蹄声落到了跟前,他看是敢骑二岁子马飞驰能驯服野牛的哈日图,似被打瘸腿的老鹰悄悄地离开了。

天边挂上了绚丽的晚霞,蒙古包的炊烟像挥动的手臂呼唤我们回家,牧归的羊群翻滚着涌进简易的羊栏。蒙古包里,宝力格嫂子把奶茶熬好了,煮好的羊肉在锅里冒着热气。哈日图老哥割块肥肉投进火炉子,他每次吃手把肉都要先敬火神。我们喝酒吃肉,唠草原的日子说蒙古包的生活,亲近,亲切。我说梦见鹿角正对着河流,哈日图一拍大腿:“吉祥呀,好兆头。”大家都笑了,越喝越高兴,哈日图老哥和我一起唱老歌《草原上升起不落的太阳》,宝力格嫂子与托雅伴舞,幸福而又快乐的声音装满了蒙古包。

夜半时分,草原像装进了黑皮口袋,黑漆漆的,没啥响动。突然,不知道从什么地方窜出一只饿狼,传来“呜——呜——”的嗥叫声。哈日图老哥叫醒大家,一起冲出门外,几支电筒同时照过去。托雅围拢好四只牧羊狗,只听“驱,驱”两声,四只牧羊狗就猛地冲上去,狂叫不止,竟把饿狼吓跑了。我说这几只牧羊狗太可爱了,托雅扬起脸:“矮狍子见到狼就发懵,咱的牧羊狗就是不怕狼!”

又是一天的中午,我们刚把羊群围进营盘,宝力格嫂子与托雅就送来热奶茶、肉干和蒙古果子,这顿野餐让我们吃得特别开心。哈日图老哥叫嫂子与托雅看群守牧,带我催马去捕鱼。在曲河的急流之处,先挖一个水坑,然后把上宽下窄的人称“须笼”的柳条筐放进去,那些顺水游来的鱼一旦跌进筐里就没法逃脱了。哈日图老哥说,过一两个小时就可以起筐收鱼了。我们走上河岸,见深草的地方有群百灵鸟飞来飞去,一阵风又刮来浓浓的芳香。

哈日图老哥乐得直拍巴掌:“老弟,你的好梦让我们发现宝贝了,前面准有白蘑圈。”绿草下,花影间,果然出现了胖胖嫩嫩又白得洁净鲜得水灵的白蘑。这草原独有的白蘑,确是美味珍馐,每斤两千多元。带着白蘑和新打的鱼回家,我和哈日图老哥欢快地玩起颠马,那马蹄声与串铃声掠过草尖,回响在辽阔的草原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