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录

中国作家协会主办

《民族文学》2018年第9期|鲁若迪基:细微的事物(节选)

来源:《民族文学》2018年第9期 | 鲁若迪基(普米族)  2018年09月11日08:31

 

小二坪

 

与我们相邻的村庄

现在只剩下名字了

那些彝人

选择一个个吉日

天还没有亮

就搬迁得无影无踪

猫是绝对不能带走的

被主人遗弃的猫

现在统治着这个村庄

那些荒芜了的土地

适宜种植玛咖

这种被旅游区导游

吹得神乎其神的东西

看上去和蔓菁差不多

不过,因为很多人相信

它能给人神奇的力量

所以,还有人不停地买

还有人不停地种

因而,这片无人耕种的土地

又被人种下了梦

可是,在播种的日子

人们还没有从暮色里

回到临时搭建的工棚

那些变种猫发出的怪叫

就让他们惊恐万状

更让他们不寒而栗的——

一道道幽蓝的光

从废弃村庄的深处

颤悠悠飘来

谁不小心看上一眼

就不由自主地

被吸附过去

最终无声无息

 

我恰巧走在那条路上

 

这条路有点偏僻

我踏上去的时候

前面走着一个

穿短裙的女孩

她发现我以后

步子加快起来

也许我的步子有点大

她开始小跑起来

但她的高跟鞋不能

让她的速度更快

她不停地回头看我

内心的慌乱

在她零乱的脚上跳跃

看到她那么紧张

我只得放慢步子

甚至东张西望

与她保持一定的距离

可是,这样的结果

越发让我不自在

到头来

我已迈不开步子

索性蹲在路边

成为一块石头

 

下龙湾

 

一个越南女孩

用不太流利的中文问我

“您最近工作忙不忙?”

还甜甜地说

“向您父母问好!”

我感动得热泪盈眶

她不但关心我的工作

还关心我的父母啊

这一幕不小心

被雷平阳看见了

他说鲁若不错啊

还和越南女孩相谈甚欢啊

可是,他哪里知道

那个女孩仅仅学会

那么两句汉语

而我连一句

问候的越南语也不会

这是接下来

我同她交流的时候

才发现的

可惜,她早被一首诗引走了

没有看到我的遗憾和无奈

现在,无人的时候

想起下龙湾

我会用那个女孩的口吻

唤醒美好的记忆

在不停地重复中

我的舌尖如莲的宝座

慢慢打开

洋涧槽

 

不经意间

回到了三十年前的伐木地

只是,不见了那些伐木人

从四周的密林里

雀跃着走下山来

只是,不见了那些小摊贩

一个个工棚间

吆喝着兜售

只是,不见了那些女工

系着围裙

在简陋的食堂忙碌

……

一切都不再了

空荡荡的

就像我此时的心

密林一样的人

被谁砍伐走了?

我木桩一样站着

仿佛在等待

一场浩劫后

荒芜和落寞的判词

......

刊于《民族文学》2018年9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