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录

中国作家协会主办

《十月》2018年第4期|缪克构:无想

来源:《十月》2018年第4期 | 缪克构  2018年09月10日07:25

 

 

  缪克构,诗人,作家。1974年出生于东海之滨的温州。1990年中学时代开始诗歌创作,1995年大学时期被评为中国十大校园作家,同时开始小说创作。迄今主要诗歌结集为《独自开放》(2003)、《时光的炼金术》(2015)、《盐的家族》(2018)。另有小说、散文作品《漂流瓶》《少年海》《黄鱼的叫喊》等六种。部分诗歌和短篇小说被翻译推介到国外。

  评论家认为,他的诗歌世界疆域广阔,充满个人生命经验的在场与唯美主义的哲理思考。特别是其“家族史”“凡人小传”的写作,生成了饱含海洋气息的新鲜而别致的意象与想象,具有强烈的辨识度和独特的人类学与风俗史价值。

  现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文汇报社副总编辑、高级编辑。主要作品曾获中国新闻奖一、二等奖,中国报纸副刊作品金奖以及上海文学奖、上海长江韬奋奖等。

 

无 想

缪克构

 

修 树

 

我喊老曾来修树

老曾带来了他的儿子

 

这是一棵有年头的鹅掌枫

每年春天都把阳光删去十行

 

河那边也在修树。那是一条小河

河边的路却叫滨江大道

那里修的是香樟

居民们对修剪枝叶很有意见

于是电视台的人扛着摄像机来了

 

老曾很紧张,他不知道这事会上电视

两周前他已经收下了我太太给的小费

“都在一个小区,只是顺便修一修”

 

老曾让小曾上树

他要去拿一根绳子

好把那些可能敲窗的枝条拉住

 

小曾大学毕业,待业在家中

爬树他是一个能手

蹲在树杈上,很像一只大鸟

 

老曾骑着黄鱼车去拿绳子

半途却被物业经理拦住

他得去西郊苗圃运一车麦冬

 

天擦黑了,老曾满头大汗地回到树下

他很生气,“龟儿子,你咋个还蹲在树上”

小曾问,“你把绳子拿来了吗”

 

梅 雨

 

这一夜,又一日的淫雨

密密麻麻地缝进

这一日,又一夜的思绪

 

这一天,又一地的迷雾

像纤细的手,像盘绕的腿,缠住

这一地,又一天的愁眠

 

这一地,又一天的愁眠

密密麻麻地缝进

这一夜,又一日的淫雨

 

这一日,又一夜的思绪

像纤细的手,像盘绕的腿,缠住

这一天,又一地的迷雾

 

无 想

 

每年春天

我都要去一趟无想山

 

无想山上

有一座无想寺

 

无想寺里

有一个无想大师

 

他在山门迎候

然后沏茶,与我对谈

 

然后,和我一起

下山,还俗

 

认识我的人都知道

无想大师,是谁

 

旧 爱

 

那些年写诗有多美

看看梅花在枝头就知道了

春水照一照鸿雁

暖阳就搭就了一架天梯

我想着暗恋的姑娘

她的笑脸就粉嫩粉嫩地亮起来

 

当我到达溪流的那一头

已是桃花盛开的五月

靠涂抹上一些胭脂

我夜里才偷偷去相会一回

那些年写的诗也不戳穿我

它们躺在诗集上

老实说,虽然很寂寞

却仍有羞涩的表情

 

相 隔

 

每年,我都要千里迢迢

去看望父母和祖父祖母

他们,也要跋山涉水

去看望我更早的祖先

 

这是最有可能发生的事:

当我和儿子在他们的墓前磕头

他们,正在另一座山头祭拜

 

——永世相隔不仅仅发生在生死间

也发生在消逝与更早的消逝间

 

春 风

 

河豚的剧毒已经消失

美味在虚假的惊恐中归来

舌尖识得甜

舌根识得苦的滋味

诗歌的味蕾

记得春风的咒语

并把残忍的丁香传诵

但,桃花已在芬芳中盛开

盛开着已经修改的孕期

 

边 塞

 

穿云去兰州,看一眼黄河,去凉州

凉州无词,斩两斤驴肉,沏一壶好茶

一路饱嗝,去甘州。八声慢,九粮醇

木塔和土塔,在醉醺醺的夜晚摇摇晃晃

这一夜雨声淅沥,任丹青为丹霞绘上新颜

也不能留我:西出阳关

一路无诗,亦无故人可辞。这就

翻越达坂山,八月竟有大雪

一路将我扑打,好似我在边塞

立过赫赫战功,身下有万骨枯朽

而我正走在班师的途中

 

幸 福

 

阳光好的时候我就去晒太阳了

蓓蕾开放,我就去赏花

 

修剪枝叶,洒扫庭除

比去见无关紧要的人重要

觥筹交错这就免了吧

我正在种一畦无公害蔬菜

 

欢迎蝴蝶来,蜻蜓来,小蜜蜂也来

夜里,我也要打着手电筒抓青菜虫子和蛞蝓

为九条锦鲤如何躲过黄猫的突袭暗暗着急

 

明月是我的镜子

茉莉和玉兰开放的时候

就能为我拭去心头的雾霾

 

我是一个幸福的人

如果,我是这样觉得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