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录

中国作家协会主办

《民族文学》2018年9期|艾傈木诺:游上天桥的鳗鱼(节选)

来源:《民族文学》2018年9期 | 艾傈木诺(德昂族)  2018年09月05日16:51

迦叶寺

 

风吹灭迦叶殿上青灯,古佛

微微一笑,红尘不乱,佛门静

谁逃过凡人的纠结,檀香木的尊者

默默不语,道出世间万千行

 

无刃之刀,靠近心,就刀刮老去的人

靠近医院,就让我遇见病人

就让我唱着歌,在夜里点亮陌生人的灯

迎接从噩梦中醒来,醒来的,醒来的

 

那些暮雪和晚雨。一生苦厄,敲响木鱼

可否换你,一念慈悲。十卷经文

一支禅香,可否唤你,一丝善意

寺是迦叶寺,那个上山的人,却又不是你

 

清凉殿的夏天

 

面向东北的幻墙上,画着荒海的波浪

今春红绫,已织成暮年的长衫

穿在夏天身上。在清凉殿,推开半扇窗

看见天空,日月起变迁,一朵石榴拘谨于盛开

 

而香艳蔷薇是蝉声的弦音,露匿入夜

巧在晨光中殆失蛛丝,马迹现形于夏虫的初鸣

将昼夜都搁在心头,寻个喜欢的人,一起

去辜负朝歌婉转,病雨清凉,向寂寥递交辞呈

 

今生仅有的闲心,只为等一封从幻海

寄来的信札,竹简上,结着篱笆墙和牵牛花

大雁飞得很好看,箫声吹过清凉殿堂

今夜,必将有两个月亮升起,一个剪纸幡

 

一个裁布袍子,一个是人影子,一个是肉身子

一个以符咒降魔,一个用换季告慰变节

一个以虚词和妄语通灵,一个用情怀解释人间

明月有光,照四方,悲伤与爱同生长

 

筇竹寺的野草

 

这个春天,含苞欲放是一种罪过

疲劳的不止是野草,那些桃木

面如竖琴,无弦,却要纷纷落下红迹

要光秃秃地让出枝条,给芽生长

 

一蓬竹,小笋才是希望点的灯

一节,搭着一节,另一节,及另一些节

讨命,打坐,冥想,磨一扇读影子的镜子

黑衣也好,白衣也好,我们都是慌心病的邻居

 

天衣无缝,出野草,异乡留给蚂蚁

在这个春天的心上安座庙,念禅、诵经,种莲,敲木鱼

然后,问生,也问死,问有,也问无

只是,不问你,不问真言,也不问苍穹

 

我与一条江,曾被端在一碗水里,淹死了你

活着就要川流不息,只有骨肉分离,不遇,不见

不思,不念,前世没有今生真,今生

没有来世远,做棵草,只把头低在春风里,多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