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录

中国作家协会主办

《山西文学》2018年第8期|俞强:俞强诗选

来源:《山西文学》2018年第8期 | 俞强  2018年09月06日07:12

  俞强 浙江慈溪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华辞赋社会员。浙江省作协第八届全委委员,诗创委成员。《原则诗选》编委。诗歌《一个人的南方》,获首届“十月诗歌奖”。诗集《旧痕集》获浙江省优秀文学作品奖。已出版诗集《大地之舷》《旧痕集》等十余部诗文集。

过去是一种存在

 

对我来说,过去的不会过去,而是存在。

闭上眼,一张桌子在倒塌的时光中

站起来,在窗边支撑我的双臂与孤独,

旁边一张床,弥漫抵御寒冷的气息,

床上的吊扇已经停下,像一对受伤的巨大的鸟翅

躲在冬天的尘埃与阴影里,喑哑无言,

一扇布满擦痕的门,封闭,孤单,等待我

转动钥匙,向左或者向右,一下,二下 里面的一切

都完好无损,在时光的推土机下幸存下来了

一扇不再通向别处的门,只为另一个我

存在,你再也找不到我了,我把房间封存

在记忆深处,不会有谁将它找到,再次打开。

 

预感

 

还没有出现这样一本书

总会有这样一本书落到手中。

一本书在手中

还没有读到后面的句子

总会有这样的句子跳入你的视觉

一行句子在你的目光中心

还没有搜索到句子后面的一个词

总会有这样一个词于你的意念里出现。

在无数书,句子,词的海洋里

你感到总有这样的一本书,一个句子,一个词

注定在每一个时间的落脚点

与你相遇

你感觉这样的一本书

与自己的生活息息相关

又不知道它的出现

意味着什么?

就像每天的十字路口

或者电视屏幕

晃过的那些

似是而非的面孔与事情

就像这本出现在你手中的书

几乎已经厌倦

词对句子,句子对段落

段落对所有书本的困惑

 

 

写写月亮

 

今晚有月,月在云上。

现实仍在形而下的底部

喝茶,看手机或忙碌。因为一个日子

而抬起头来

没有顾及缠绕日常的影子

韩高琦正坐在庭院里

仰天构思,说“可惜今晚无月”。

“而且蚊子特多”

他从上海的一个居民区

发来一个表情:微笑

月仍是月,圆满不缺。

“一个在月光中游泳的人,

被太阳所灼伤,秘密的伤害

起伏于被安静了的生活”

其实杭城的李郁葱,早已

写到了“阴影”与“陨坑”

急于向白昼交出答案

砖非镜子,月亮仅是反光

 

常在珠山上看日出的吴伟峰

此时正与广告公司联系:

"原则宣传折页印好了"

有许多事情躲在细节与具体里

被一个主题左右

在群里发动诗友投稿:

围绕中秋和月亮。

潮水中的岩石沉浮

大海的咸嗓子是孤独的。

从没有虚假,也没有真实

史一帆暂时没有上线

就像乱礁洋暂时消失在涨起的潮水中

忙于服侍家人或在乡下装修房子

就像近作散落在朋友圈

过不久,深层水域

就会冒出他的声音:

有些事被时光淹没,但并不影响

它的质地

云与幻影,是造成看到时的景象

我和从南洋归来的家兄

坐在一个朋友的茶室里

抬起因熬夜和酒精充血的眼睛,

在水果和杯子的反光里

没有顾及窗外

今夜浒山街道有雨

乌云缠绕日常,关上门

月亮,就是一个无人问津的荒岛

 

普陀禅寺山门外与喻军兄论画

 

这里荒凉,适合放松的话题,

在一座小寺院前

我们谈起了画竹,时近中午

此刻潮声与浪

却令我想起夜晚

水和墨融入一张宣纸的感觉

潮水打开岛屿的沉默,试图抵达时间之心

文丞相的帆影渐渐飘出了南宋的视域

留下的沉重交给了

岩石的皱纹与变幻的云彩

要奔腾多远,才能找回漫漶的血性

或者,要沉静多久,才能脱掉淤积的火气?

走出布满漩涡与苍茫的乱礁洋

使我们感到一阵轻松

也不知文丞相是否是画竹的文与可的后人

记起他写过这样的诗句:

时穷节乃见,一一垂丹青。

履过的沙,很轻

且有人工制造的痕迹

来自繁华的都市,留下匆忙的一瞥

这里没有竹子,只有花白的芦苇

在我们走过的附近摇曳

“时间之心不可得”

风过去之后仍然是风,惊涛中的浑浊,

混乱得四通八达。而岩石

仍一如既往地存在着

要么遗忘时间,要么

抵抗另一场沦陷

它似乎——

和我们的话题有关

 

晨光中的乱礁洋

——赠程庸先生

 

像在清晨的光中

记不起昨夜的梦

当时间过滤了暴虐

留下了的却是无边无际的迷茫

我们坐在甲板上,船舷摇晃

只是从涛声与霞光的表面擦过

后来我们停止了说话

在风浪中触到了岩石的喑哑

我们不再说话

也无话可说了

乱礁洋,是孤独的

因为它见证了一切

又无法言说

乱礁洋又不是孤立的

时空之中所有的疼仿佛都是它的

又似乎和它无关

一阵阵的波浪,滚向轮回或远处

所有的邂逅,纠结与努力

在清晨的光中都已忘了

船体所过之处

浪与浪滚在一起

曾经的对峙或坚持,在时光的浪迹里

不断淡化的盐粒

消失在大海中

 

印象

 

青樟与一排水杉树

疏密之间

浓密的绿掩衬着一片空旷的枝条

在一幢白色建筑物西端的塘河边走过

被围墙刚隔开的林荫道

鸟们在啁啾,因为早晨的

寒意而显得嘹亮

虚无洞穿时光

掉下一片影子与抹不去的惆怅

睡眠比磐安的地震源更深

重温微信里的照片

被隔屏的山清水秀

一厘米胜过万水千山的路途

太阳,像惟一的酒窝

荡漾阳光与风的微醺:

曾经,你说过

所有的日子就是这个日子

抬起头来

天空,五尾长柱状的薄羽慢慢淡去

在忘却自身中飞翥

仿佛贝亚特丽齐的裙裾

一望无际的蓝撩拨潜意识

在无法抵达之处

俯视所有的存在

此为节选部分,全文刊登在《山西文学》2018年第8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