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录

中国作家协会主办

孙卫卫:生命教育最重要的是让孩子能够理解

来源:中国出版传媒商报 | 郑杨  2018年09月04日11:48

对孩子的生命教育最主要的,是要讲得有意思,让他们能记住。

从1990年发表第一篇习作至今,儿童文学作家孙卫卫一直笔耕不缀。勤奋踏实的他在少年文学领域创作出不少孩子们喜爱的作品,还获得不少奖项。文如其人,孙卫卫的文字没有华丽的辞藻,真诚、质朴、细腻、准确,十分耐读。近年来,他除了小说之外,还在尝试创作其它不同类型文学作品。如儿童散文《小小孩的春天》,出版后获得第9届全国优秀儿童文学奖,还入选“百年百部中国儿童文学经典书系”。

最近,他又开始了绘本的创作,第一套绘本“感触生命主题绘本”近期由未来出版社出版。国际安徒生奖获得者、北京大学教授曹文轩称赞“这是一套值得成千上万的母亲购置的书,这些短小的故事将会给成千上万个孩子带来美好的夜晚、美好的时光”。

□在我的印象中,你以前写的多是少年文学,是怎么想到要创作绘本的?

■2014年春天,好友、未来出版社编辑马鑫发来短信,希望我能为他们社的一套绘本选题撰稿,她说如果没有时间,可以做主编或者写序。我说,每个年龄段做每个年龄段的事,等我老了再编书或者写序,现在,我更愿意写稿。确实,写绘本一直是我的想法。之前,我也看了很多绘本,我对这种形式很喜欢。文字不多,但通过文字和图画的结合,会传递出纯粹的文字传递不了的东西。我想尝试下。未来社要一次性推出12本,对我也有吸引力。从此,我就写啊写,直到2016年春天才写完。我写的时候,我的孩子还在妈妈肚子里,现在他已经能读了,所以,我在作者简介中写道:“书中的这些故事,是我写给正在上幼儿园的儿子小毛奇的,也是写给所有小小孩的。”

□这套绘本的主题是生命教育,这个主题很宏大,落到具体写作上是不是也经过了很多思考?

■主题都是出版社确定的,包括所有的书名也是出版社定好的。人的生命只有一次,老师和家长不但要注重孩子的智力培养,更重要的是关注他们的身心健康。生命教育确实很重要,但对3~6岁的孩子如何讲、讲到什么程度,我反复思考。不能讲得太深,太沉重,有些话题也不应该在他们这个年龄段去讨论。最主要的,是要讲得有意思,让他们愿意去听、去看,所以,每一个小故事都尽量生动些,能让他们记住某个道理或者某个画面,知道哪些事情应该做哪些事情不应该做,我觉得就达到目的了,就是实现了生命教育的意义。现在看,有的完成得好一些,我写的时候也很得意。比如《努比,再见》,编辑马鑫说,把她看哭了。在今年7月的深圳书博会上,让一个一年级小男生从全套书中挑一本朗诵,他也挑了这本。我也很喜欢这本,因为投入了感情,花了很多时间,我在写的时候,心情也很沉重。

□虽然这套书有12本,总的文字量却不多,为什么写了那么长时间?

■首先,是因为我自己的工作比较忙,写作的时间很少。其次,是我第一次写绘本,有个学习的过程。在动笔之前,我买了很多国内外的绘本去研究。最重要的是我想写出自己的特点。刚开始很不顺,我发去的稿子,编辑马鑫总要让我修改,而且都是大改,有的甚至是推倒重来。我说,你们做好两手准备,如果我再写一两本,你们觉得路子不对,我就不写了,你们另找人。我是产生了不想再写的念头。还好,随着作者和编辑之间的磨合,特别是写作前的不断沟通,后来就比较顺了。我很感谢编辑马鑫,当时她的孩子正上幼儿园,我的孩子还没出生,她比我更懂这个年龄段的孩子,她的意见我很看重。这套书能以现在这样比较优秀的品质面世,她功不可没。我和她一直在探讨,只有绘本创作的每一个环节都精益求精、做到最好,最后出来的结果才有可能比较好,否则,这儿差一点,那儿差一点,最后就会差得很远。凡是自己能左右的,我们都把它做到最好,争取不留遗憾。

□写作中有什么特别的感受?

■我第一次为这么小的年龄段的孩子写作,一下子能出这么多本,而且大多数得到朋友们和读者的认可,我还是比较满意的。当然了,下次再写,一定会更好,因为我已经有孩子了,我和他在一起成长的过程中,我发现了好多可以写到书里的素材。以前是想象,是从别人那里了解到的,现在,我是亲眼看到。如果再写,感觉会不一样。

□你对这套绘本的图画创作怎么看?

■我一直认为好的插图要和文字相得益彰,互为补充,不是简单的图配文,不亦步亦趋,而要水乳交融,谁也离不开谁。这套书,我只是文字作者,还有3位绘画作者,分别是王蔚、李莉、卢福女,我们是一个整体。他们对我的文字,既是诠释,也是补充。不敢说珠联璧合,也做到了高度的统一。我想,这也和她们都是孩子的妈妈这一身份有关。因为这也是一套亲子共读的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