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录

中国作家协会主办

《英雄格萨尔》新书分享会:藏民族不朽的英雄诗篇

来源:中国作家网 | 尹超  2018年08月26日18:20

8月24号上午,汉文版五卷本《英雄格萨尔》新书分享会在第25届北京图书博览会“中国作家馆”举行。

8月24号上午,由作家出版社主办的汉文版五卷本《英雄格萨尔》新书分享会在第25届北京图书博览会“中国作家馆”举行。作家出版社副总编辑、诗人商震,中国作协创研部研究员、诗歌评论家霍俊明,中国社会科学院民族文学研究所研究员、史诗专家刘亚虎等,参加了本次分享会。

汉文版五卷本《英雄格萨尔》

藏族英雄史诗《格萨尔》是世界上最长的史诗,且是活形态,至今仍被艺人传唱。它先后被列入中国和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其编纂与传播即成当务之急,特别是汉文版的编纂出版,显得尤为重要。然而《格萨尔》史诗故事多达120部,长达100多万诗行;因产生年代不同、流传地区不同、说唱者不同、整理者不同、抄本与刻本不同,异文本达数百本之多,这成为编纂工作的巨大难题。

知名《格萨尔》专家降边嘉措先生编纂的汉文版五卷本《英雄格萨尔》,于今年5月由作家出版社出版,近200万字的宏伟篇幅,浓缩了《格萨尔》丰富的内容。史笔与妙趣杂糅,写实与奇幻并存,蕴涵了艺术、学术、文化、社会、历史、宗教、民俗、政治等多重价值,真实地展现了《格萨尔》作为反映古代藏族社会历史一部百科全书式的伟大著作的风采,一经推出,即引发各界的热烈反响,好评不绝。

降边嘉措先生从事《格萨尔》研究工作近40年,经历了改革开放的全过程,《格萨尔》已成为他的终身至爱与毕生使命。他编纂过汉文版《格萨尔王全传》(合著),主持编纂藏文版“《格萨尔》艺人说唱本丛书”十卷,《格萨尔》藏文版精选本四十卷、五十一册等,有着丰富的史诗编纂经验,同时具有学者的宽广视野和渊博学识、作家的艺术才情、翻译家的语言敏感、编辑家的严谨作风,这才能在《格萨尔》全貌概观、故事遴选、结构安排、言辞斟酌诸方面周到细致、举重若轻。这部《英雄格萨尔》,正是他积十年之功、呕心沥血的重要作品。

分享会上,商震认为,如果仅把《英雄格萨尔》当作诗歌,是片面的,就像仅把《红楼梦》当作小说一样。它记录了藏族地区、藏族人民数千年来各方面的文化成就,信息量极大。《英雄格萨尔》首先是史,做文学、哲学、社会科学方面工作的人如果不懂史,是有缺憾的。时至今日,阿拉伯一些地区仍在以诗记史,因为论到对历史的忠诚,在这个世界上唯有诗人的真挚可以做到,诗人记史是可靠可信的,其他人都可能受到各种因素的影响。

霍俊明指出,黑格尔曾说过:“东方,包括中国,是没有史诗的。”这句话曾经影响巨大,但《格萨尔》是对这句话的强力纠偏。从《格萨尔》的各种底本、译本直到今天这部《英雄格萨尔》精粹本,是一代代藏族人民——无论是文艺工作者还是普通民众——共同的智慧积淀与结晶,而降边嘉措先生完成的是站在巨人肩膀上的工作。他是民族记忆的重要承载者之一,这需要特殊的责任感和持之以恒的梦想。

刘亚虎在分享中谈到,世界上的重要史诗,无不经过专家学者长期以来孜孜不倦的整理研究,才能蔚为大成。相比之下,我国三大少数民族史诗的系统研究工作为期尚短。降边嘉措为此作出了巨大的贡献。史诗韵文,篇幅长而节奏慢,与现代读者欣赏习惯有距离。《英雄格萨尔》文体出新,将纯韵文说唱改为散文与韵文结合,散文叙事和说明,韵文细描和抒情,让史诗情节流畅、张弛有度。更难得的是书中叙述性文字多从史诗辞句化来,随处有谚语、箴言、比兴,珠玑满目,史诗语言特质得到了高度保真。

汉文版五卷本《英雄格萨尔》的编纂者降边嘉措

降边嘉措表示,史诗《格萨尔》故事,包括“上方天界遣使下凡,中间世上各种纷争,下面地狱完成业果”。头、尾必不可少,但格萨尔征战故事多达百余部,还有众多的异文本,全选不可能,选什么?如何选?《英雄格萨尔》选目精当,书中二十余部征战故事,含伏魔、夺爱、保国、复仇、争霸、拓土、掠财、救难等诸多模式,弘扬英雄善业,而不失部落竞争的残酷真相。因采用相对成熟的整理本及翻译本,又参照各种抄本、刻本、唱本,融汇众长而结构齐整,自成一体而气象万千。史诗产自人类童年,孕于人类童心。童心特质,是认知、念想、情感的纯真。纯真之心,可包罗万象。

大家一致认为,《英雄格萨尔》不仅是一部令人赞叹的史诗读本,且创造了一套史诗编纂法度,可供后人学习、借鉴、研讨和继承,既有学术价值,又有现实意义。

(摄影:尹超 赵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