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录

中国作家协会主办

我家的户籍变迁史

来源:安徽日报 | 洪鸿  2018年08月10日11:25

那是一个春雨淅沥的凌晨,我奶奶因久病已处于弥留之际,她叮嘱着妈妈:“老四已经送人了,一定要把老大老二老三的户口转到城里来,让他们回到你们身边……”奶奶临终前的遗言,不仅让我父母有一种揪心的痛,也让我这一辈子刻骨铭心。那一年,我十四岁。

后来父亲告诉我,奶奶去世的那年年底,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在北京召开。这给我们三兄妹的户籍由农村转回城里带来了希望。在那些年月里,父母为解决我们三兄妹的户籍问题,每天除了上班外,几乎都在为这事而四处奔波。在二十世纪六七十年代,城市户籍与农业户籍有着明显区别,一个非农业户口就意味着有口粮、国家可以安排工作、分配住房和享受公费医疗等等待遇,就连找对象,也会因为你拥有一个非农业户口而身价倍增。

我的家乡在安徽省太湖县,属于国家级贫困县,我们兄妹六人,加上奶奶,一家共有九口人,人多收入少。我的父母都是手工业工人,在街道集体企业工作。那时,国家正处于困难时期,日常生活用品都靠计划供应,粮食也是根据年龄及个人身份、职业定量限量供应,而我家人口多,仅靠父母那一点粮票布票,远远满足不了一家人的生活需求。

1968年,就在父母为一家人吃不饱穿不暖而一筹莫展时,国家发出了动员令,号召城市居民下放到农村参加农业生产,以解决城市居民粮食供应不足等问题。奶奶跟父母商量后,便决定由她带着我们年长的三兄妹先下放到农村,在距县城三十多公里的卢祠大队(现已改成黄岭村)插队落户。那时,奶奶五十多岁,身体也还算硬朗,参加农业生产问题不大。在当时来说,全家做出这样的决定也不失为一个明智之举,既能解决一大家子的口粮问题,又能积极响应国家号召,何乐而不为呢?从那时起,我们一家人便城乡两相隔,一半成为城里人,另一半变成了乡下人。那一年,我四岁。

在随后的岁月里,奶奶在乡下一边参加各项劳动,一边抚育照顾着我们兄妹三人。为了减轻奶奶的负担,父母只得又将大妹转送到外婆家寄养。父母依然在城里上班,只在公休日时,才有时间到乡下看望我们。在随后的几年时间里,我的弟弟和两个妹妹又相继出生,父母又把弟弟送到乡下与我们一起生活。奶奶带着三个小男孩,还要参加生产队的劳动,日子过得十分艰难,成为生产队的超支大户。那时候的超支大户,类似于现在的贫困户。

那一年夏天,生产队里有一对无儿无女的夫妻,看到我弟弟后,十分喜爱,萌生抱养之意,生产队里也有人帮着善意撮合。奶奶听了好心人的话,沉默了好大会儿才说:“我晓得你是好意,但把自家的伢送给别人养,我真是舍不得。这事得等伢的父母来了再商量。”月末,父母来乡下看我们。那对夫妻来商量。夫妻俩一再恳切地承诺:一定会像待亲生儿子一样抚养弟弟。父亲看着一脸倦容的奶奶,又瞅瞅正在地上欢快玩耍的小弟,沉默无语,心如刀绞……在生产队队长及其他乡亲们的好意劝说下,父母终于狠下心,忍痛割爱将弟弟送给那对夫妻抱养,弟弟的户籍也转到了乡下。

1980年,在父母的四处奔走下,我家的现状得到了当地县委、县政府相关领导的重视,并指示相关部门协调解决我们三兄妹的户籍问题,不能让三个孩子像孤儿一样在农村生活。其时,改革开放的春风抚慰着人们久已渴望的心田,更是给我们三兄妹的命运带来了转机。这一年的春天,我们三兄妹终于如愿以偿将户籍转回到城里,回到父母的身边。而我弟弟因为改了姓,户籍永远留在了乡下。

邓小平南巡讲话给全国人民鼓足了创业的热情,全国上下,也再一次加快了改革开放的步伐。 1993年,我就是在那股创业热潮中离开老家来到北京寻求发展的。虽然我在北京有一份稳定的工作,但户籍依然是家人们高度关注的问题,我试图将自己的户籍调转进京,但一直未能如愿。

到今年,我在北京已整整工作、生活了二十五年,买了房子安了家,北京对外来人口的管理也由暂住制度改成居住证制度。前不久,依然生活在农村的弟弟来电话告诉我,说他跟弟媳已经到浙江宁波去带孙女了。他们的二儿子在宁波发展得非常不错,一家人生活得很幸福。我在电话中笑问他是不是还想把户籍也转到宁波去,弟弟笑着回答说,户籍问题已经不是问题了,心中的这个疙瘩早就解开了。

弟弟在电话中告诉我,如今在安徽老家农村里,农民的生活不比城里人差。随着国家对农村一些新政的颁布实施,农民的医疗、养老等问题也开始纳入到政府管理体系。农业户口也已经取消,建立起了城乡居民统一的登记管理制度。这都是改革开放政策带来的好处,把农民真正从土地中解放了出来。

就在我接到弟弟电话后没几天,北京又出台了一系列新政,只要满足一定的条件,外来人口也可以实行积分落户,高端技术人才还可以优先落户。看来,我及我妻儿的户籍转到北京也会梦想成真。

新的时代,新的起点。随着城乡二元结构的彻底打破,不再有“城里人”“乡下人”的等级区别,人们生活得更加平等和谐、富足安康,实现了真正意义上的自由迁徙。而我家族成员的户籍变迁,也折射出国家在改革开放四十年来的伟大征程中,所做出的艰辛探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