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录

中国作家协会主办

花儿开在老龙头

来源:中国文化报 | 董雪丹  2018年08月09日07:29

有山,有海,有关,有城,有石,有土……这是我对山海关老龙头景区的整体印象。

归来之后,我才明白,还有一朵开在老龙头上的小花儿,一直绽放在我的心里。

老龙头景区坐落在秦皇岛市山海关城南五公里的临海高地上,是明长城的东部起点。万里长城从这里入海,也是从这里开始,逶迤西去。如果把走过大漠、跨过群山的长城称为巨龙,那么,由明代戚继光所建的地势高峻的“入海石城”就如探入大海、弄涛舞浪的龙首,称它为“老龙头”也就合情合理了。

老龙头是万里长城唯一集山、海、关、城于一体的海陆军事防御体系。石城里修有河北长城第一道关口南海口关、第一座侦察敌情的靖卤台,还有历代长城上唯一一座临海楼阁,也是老龙头的最高点——澄海楼。

澄海楼至清代,已演变为帝王将相、文人墨客的观海处。一九○○年,八国联军入侵山海关,老龙头城池被毁。上世纪八十年代重修,老龙头再现当年雄姿。

沿着城墙下行,就是“夯土炮台”,一排木框夹玻璃制成的橱窗里,看到的都是黄土。据说,清道光二十年(一八四○年)海防吃紧,为加强沿海防卫,就用三合土夯筑炮台。一九八七年修复老龙头长城时,保留此遗址。

走过夯土炮台,有一座红色木桥,桥下也是玻璃橱窗,里面也是土,却多了葱翠的枝叶,因为伸展不开而挤着嚷着。我不由得慢下脚步,对着那片绿色多看了几眼。

抵达入海石城,极目远眺,只见云水苍茫、海天一色。我的脑海却被那段夯土炮台占据,那段仅存的历史遗迹一直默默地诉说着:这里曾经硝烟弥漫,保卫着祖国的海疆,又毁于八国联军的枪炮……

趁着团队自由活动的空当,我回到玻璃橱窗前,徘徊又徘徊。在木框和地面之间大约有十厘米的间隔里,我突然看到一朵小花正怯怯地探头探脑。我俯下身去面对它,才确定是地黄花,就是中药里大名鼎鼎的地黄。这毛茸茸的花朵如果没有绿叶的映衬,真如土地般暗淡。

从花儿上方看,橱窗里的夯土炮台就是一段沧桑斑驳、凹凸不平的残破土墙,像是被这朵小花背负着。我的心被揪扯着,想离它更近些。于是我让自己低下来,低到比一株小草还要低,清楚地看到地黄就生长在土墙与石头地面之间的缝隙里,这朵小花已完全打开了自己,我看到了它盛放时的灿烂,在海风中摇曳生姿。

它让人感叹生命之奇妙:只要有土,不论多么贫瘠、艰难,种子都可以落地生根。它以微弱之力,擎起一道美丽的风景,不止是风景,还以己之力疗人之病。《本草纲目》称其“填骨髓,长肌肉,生精血……”感觉这功效,不仅仅是对人的身体。

这朵地黄花前世应该看到过炮台旁的那些将士吧?或者说,将士们看到过这些给他们带来慰藉和疗愈的花朵吧?当他们相互凝望时,是否波平浪静?

炮台前方的靖卤台应是寄寓着“海域平静”“平定敌虏”的梦想。此时,站在一扇曾经用来观察敌情的窗前向外望去,海浪、沙滩、遮阳棚、海神庙……都让人感觉现世安稳、岁月静好。

那些曾经在此驻守的将士们,梦里多么向往这样静好的岁月啊,那段炮台和那朵小花都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