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录

中国作家协会主办

生而为人,何去何从 

来源:科幻世界SFW(微信公众号) | 蓝羽琪  2018年08月07日11:15

以色列历史学家尤瓦尔·赫拉利在《人类简史》中写道:“在将近40亿年的时间里,地球上每一种生物的演化都是依循着自然选择的法则。没有任何一种是由某个具有智慧的创造者所设计的。”

然而,到了21世纪,“智人开始超越了这些界限。自然选择的法则开始被打破,而由智慧设计法则取而代之。”

这一章节,他称之为“智人末日”。

读罢江波的《机器之门》,看罢书中逼真惊悚的人机大战和末日画卷,我便知道赫拉利教授所言不虚。

开篇从印度人桑迪普接受人体机械化手术开始,既奠定了全书沉重窒息的基调,又栩栩如生地展示了人机交互全过程——

机器心脏将血液置换成浅黄色生命维持液;肝脏、心、肺、胃、小肠等无用器官被移除,仅剩脑与脊髓;手脚躯干像菜市场的肉排一样被切割肢解,最后只剩头颅连接着一条白生生的脊椎;随后,依据头骨模型注入银色金属,全身骨架也由金属骷髅架取代,各种仿生材料覆盖在骨架……

桑迪普就这样实现了脱胎换骨——外表看似血肉之躯,实则金刚不坏之身。他要向杀害了全家的机器人复仇。

全书分为两条线索开展剧情:一条是军人冯大刚,一条是记者楚南天。读者一方面跟随冯大刚体验好莱坞大片式的战斗场景,另一方面则代入楚南天,经历三观颠覆和心灵冲击。

冯大刚率领的突击队为了保护百姓和机器狗展开了殊死搏斗——在更大的战役面前,这些都还只是小打小闹;和平局面遥遥无期,百姓遭遇了饥荒,唯有人体机械化才是最有效缓解的办法……正所谓“世界大势,浩浩汤汤,顺之者昌,逆之者亡。”

而相比起出生入死、钢铁之躯是必要条件的军人,反对人体机械化的平民记者楚南天的立场和观点更易引起普罗大众的共鸣。

而楚南天自从和女友饶晓华一起被“奥灵之手”劫持,就不断领会着血肉之躯究竟有多不堪一击的严峻事实。

首先是自顾不暇,无法保护饶晓华;

其次是心肺感染,为了活命不得不更换成人工“鸟肺”,他清楚地知道,就算不是为了治病,安装了人工心肺的人体质也比普通人要强好几倍,这条底线一旦被突破,肉身改造的趋势就会一去不复返(更可怕的是,在那个年代,一些对以前的医生而言不算难题的伤病,未来的医生已经不会操作解决了,只懂机械置换);

紧接着,他在偏远的印度小镇初次见识到了战争屠杀平民的残酷;

彻底明白了战争的恐怖,楚南天才意识到打嘴炮是多么容易,但豁出性命捍卫人类和平与尊严却需要实打实的行动。

终于,这名人类日的支持者也走上了全身机械化的不归路。为了共赢,他们不得不和机器联盟长官萨拉丁联手摧毁“阿尔法”——战争的始作俑者,一个人工智能中枢。

由于楚南天体内有和阿尔法网络匹配的纳米机,他成了人类制胜的关键。一台叫“机六”的智能机器人和萨拉丁、楚南天相互配合,操控卫星,控制敌军行动,扰乱阿尔法的战术,最终以机六和阿尔法同归于尽的方式结束了战斗。

然而,世界已变。阿尔法虽然死了,但在人类机器化方面它却赢了。潘多拉魔盒已打开,在狂暴的未来时代,血肉之躯的凡人根本没有生存的机会。一场战争结束了,极可能有下一场,无穷无尽。人类该何去何从?

书中有两个对比鲜明的形象似乎能告诉我们答案:机六和饶晓华。

前者是纯粹的机械,原本是能发射火箭弹的武器,却产生了要和人类交朋友的“想法”,经僧人固定了逻辑回路并赠与佛珠“点化”后,机六“觉醒”了,呆萌却珍惜留恋自己短暂的一生,甚至在牺牲那一刻面对充满苦难的世界“看破红尘”:世间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电亦如雾!

而饶晓华,原本是手无缚鸡之力的柔弱女子,却在万念俱灰后彻底抛弃了生物躯体,成了丧失人性的战斗机器,既是由于现实的无奈,也是她自身的选择。

这似乎给了我们一种启示:尽管身体已是钢筋铁骨,但记忆和人格依旧保存完整,意味着人性仍能存在,这是无论如何都不能丢弃的无价之宝。

未来的机械化人类,要继承人类意志与本性中美好的部分顽强生存,才不至于迷失自我。

然而,血肉之躯的重要性可不仅仅在于感知令人贪恋的温暖,它还是具身认知的重要工具。我们对世界的理解与认识、心灵状态的构建、处事方案的制定,除了依靠大脑,还靠各种各样的生理体验搭建感性认知的桥梁。

换上钢铁之躯的新人类,能将这样的三观与认知维系、传承多久?他们的三观和思维方式会不会越来越机械化?会不会终有一天,他们不再明白脆弱的珍贵,反而觉得旧人类如蝼蚁般不堪一击,根本不值得纪念同情,继而头也不回地在追求更强的力量、更先进的技术路上越走越远?

毕竟,“机器躯体是最有力的战争机器。正是战争,才导致了机器躯体技术的全面发展,到今天达到了几乎可以以假乱真的地步。”

可是,正因为人类有脆弱的一面,才会懂得这世间并非只有狂暴的力量征服,还有自然、艺术、爱与欢声笑语等晶莹易碎的美好事物,才会格外懂得珍惜。

不到未来那一天,我们永远都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