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录

中国作家协会主办

古画牵出讨论,广邀公众释疑 松下高士“三胞胎”同展亮相刘海粟美术馆

来源:文汇报 | 范昕  2018年08月04日08:06

左至右依次为:《八大山人访大涤草堂图轴》《石涛岂敢八大君》《松下高士图》。(展方供图)

《松下高士图》“三胞胎”昨天集体亮相于刘海粟美术馆揭幕的 《天潢贵胄———从馆藏石涛、八大合绘松下高士图谈起》展。这个展览是上海入选今年文化和旅游部“全国美术馆馆藏精品展出季”的三项展览之一。

展览源自刘海粟美术馆馆藏已久的一幅石涛与八大合绘的 《松下高士图》,最近几年这幅画的两个“孪生兄弟”也陆续现身,“三胞胎”画谁真谁假,又各自藏着怎样的秘密,此次展览即以对这三幅画的研究作为线索。“展览不为定论,不呈现结果,而是广邀公众解疑,希望由此触发大家对于中国古代书画的兴趣。”刘海粟美术馆副馆长阮竣告诉记者。

石涛与八大合作的这幅山水画 《松下高士图》,早在1995年刘海粟美术馆的开馆展上就曾展出。这是刘海粟生前捐赠的藏品。画上有松树、坡石、人物、丛竹、屋宇、远坡,左上方有八大山人草书花押“个相如吃”,钤“八大山人”“何园”两印;右侧则是石涛题识,指出画中的松石出自八大之手,修竹、远山则为石涛所补。2012年筹办上海美专成立一百周年展览期间,刘海粟美术馆意外从私人藏家手中借到了一张唐熊(字吉生) 与张大千合临的 《石涛岂敢八大君》,画面构图几与石涛、八大合绘 《松下高士图》 如出一辙,只是右上方多了一段张大千的题记。这段文字写明这幅画为1928年合临之作,并且这幅画早在1929年 《唐吉生先生画稿》 一书中出版。正当研究步步深入,与之构图类似的第三幅图出现在宝岛台湾某家博物馆的一份黑白印刷品上,这幅画名为 《八大山人访大涤草堂图轴》,作者不详,在几个题跋中间又多出一个跋文。

这组“三胞胎”画留下了一连串疑团。比如,石涛和八大山人,同属“清初四僧”、同为“帝王胄裔”,但据史料记载,两人未曾谋面,仅以书信传递往来交流,相互推崇欣赏。那 《松下高士图》从何而来? 两人又是通过什么样的方式合作? 又如,张大千临摹古画是一等一的高手,几可乱真。《松下高士图》 会不会是张大千的仿作,它与 《石涛岂敢八大君》 又究竟是何种关系? 至于 《八大山人访大涤草堂图轴》,原作还未找到,此次展览呈现的也只是印刷版本,这幅画的藏身之处以及画幅本身或许都隐藏了颇多信息。或许,犹存的未解之谜正是研究的魅力。

此次展览除了将 《松下高士图》“三胞胎”呈现在人们的视野中,还一并展出了刘海粟美术馆馆藏的四幅石涛和八大山人作品,侯北人美术馆所藏 《张大千 (伪) 金农花卉册页》 原件,上海博物馆藏石涛 《溪南八景图册》 (现存四张、张大千仿四张) 复制品等,让观众近距离感受石涛、八大的技法特点以及张大千高超的作伪技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