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录

中国作家协会主办

《海燕》2018年第8月|飞远:家乡

来源:《海燕》2018年第8月 | 飞远  2018年08月01日07:23

八月,酷热难耐,梧桐树上的知了在“吱吱”叫着。

傍中午时,我站在小区大门口等人,脸上身上像洗桑拿似的不住地流汗。女儿跑来递给我一瓶脉动说:“你喜欢喝的,4元一瓶呢,省着点喝呀!”

说完,蹦跳着跑向等她的同学,出去玩了。

一个多小时前,我电话联系上石师傅,他答应今天在我买的学区房,给我安装灶台石材面板的。

我焦急地翘首以望,一块小方巾已被汗水打得透湿。

过了一会儿,一辆三轮车打小街上驶来,车上拖着两块约2米长的黑石板,是我喜欢的那种中国黑花岗岩石材。费力地踩着脚踏的男人,用粗大的手抓起搭在他脖上的旧毛巾擦着黝黑的脸,他在我住的单元门前停下了。

我跑过去,他告诉我他就是石师傅。

石师傅听说我家住五楼,又无电梯,二话未说,背起一块光滑沉重的黑石板直奔单元门,军球鞋稳稳地踩着阶梯一步步不歇气地往上背。

第二块石板背到门口时,石师傅已累得气喘吁吁,我看见他的军球鞋也裂开了口。

我看下表,到了饭晌时间,就说:“石师傅,下午干吧,到中午了,我请你吃饭。”

“不用,干完活我回去吃,外面吃太贵。”

我笑笑说:“我请。”

“不用,你请也是钱。”

争持不下,我只好说:好,那我去楼下小吃铺简单吃点,你也先歇会儿,等我回来再开工!

走时,我把女儿给我的那瓶脉动饮料递给石师傅。石师傅接过饮料对我说:“谢谢,你先去吃饭吧,我等你回来开工。”

我匆匆吃过饭,上楼时给石师傅买了5个包子。石师傅接过包子,又很客气地说:“谢谢,这包子的钱从我的工钱里扣吧!”

我摆下手,面对石师傅,很真诚地笑一笑。

我看见吊柜上的那瓶脉动,还一动没动地放在那里,一点没喝。

石师傅把纸袋里的5个包子,放在那瓶脉动前,和我说:“怕电锯的响声和飞扬的灰尘干扰你,趁你吃饭的功夫,我先把石材都裁好了,技术方面有什么要求,你发话就行了。”

对付这小刀划不留痕迹的硬质花岗岩石头,石师傅还真有两下子,不到半小时功夫,连开孔带打磨和拼接,石板放水槽菜盆的开孔口的长宽度精确得分毫不差,石板间、石板和墙面间的接缝完美无痕,石板的边沿棱角整齐光滑。

石师傅一手拿着小铁铲子刮来刮去,一手拿块棉抹布,抹来抹去,石材被抹得光如镜面。

石师傅的这手漂亮活,让我对他充满了好奇。

我问:“石师傅是哪里人?到我们这个城市几年了?”

石师傅告诉我他是北方人,到这个城市打工十年了。

我又问:“石师傅的家乡很好吧?”

没有想到,我这一问,石师傅停下手里的活,眼里充满兴奋的神采,说:“我的家乡那真叫个美!冬天有冬天的景致,夏天有夏天的风光。冬天那个大雪呀看着就爽,夏天就更甭提了。我家住的那个小村庄,四面有山,到了夏天,那真是天蓝蓝,青山翠绿,河水清清呀!”

我被石师傅的描述带到了意境中,禁不住脱口而问:“石师傅,家乡这样好,不应该出来呀?”

我话一出口,发现石师傅的眼里立即没了光亮,皱着眉,目光中一片迷茫。

此时,我暗嘲自己是一个非常愚蠢的人!不该那样问石师傅。

石师傅再无言语,默不作声干活。

干完活临走,石师傅把那瓶脉动和5个包子,放进他的工具箱里,对我说:“家里还有个瘫痪在床的老婆没吃呢!我来城里打工,给她治病方便。”

说完,石师傅走了。